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一百一十章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章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甫义真,你我二人在西凉共事多年,也算是旧识,何苦频频为难于我?难道想像他一般下场吗?”

  洛水畔,董卓率领的西凉军与皇甫嵩率领的弘农军相互对峙,董卓提着一把宝刀,正是曹操送的那一把,立于阵前。

  他指着皇甫嵩身边浑身多处受伤,已成一个血人一般的将领警告着皇甫嵩。

  这名将领便是率麾下越骑追赶西凉军以及弘农叛军的梁宇。

  梁宇率一众骑兵,脚程极快,在西凉军离开枯枞山十里处追上了敌人。

  董卓见追来的是弘农国可以与西凉铁骑匹敌的精锐骑兵,猜到后续部队一定还很远,便陈兵迎战,想要将这一支精锐击败,减少弘农国的实力。

  他亲自在中军为饵,引梁宇来攻,又命王方从左、张恭、张谨从右,夹攻梁宇,将其围在垓心。

  梁宇见张恭、张谨二人,怒从心来,与两人斗在一起,待发现被围时,周围已经水泄不通。

  于是,他率人几次突围,西凉军在董卓的指挥下,他往哪边冲,西凉军哪里人就多。

  他冲了几阵都没能冲出去。

  张恭、张谨两人复又缠上他,张恭一刀砍中他的左肩,张谨一槊刺中他右腿,在两人的夹攻之下,他身上不多时便布满了伤口。

  若不是皇甫嵩及时赶到,率军冲杀一阵,将梁宇救出,他已经身首异处。

  董卓眼见要将梁宇一军吃净,却见皇甫嵩这个老对头率军出现,救下了梁宇。

  索性影响不大,梁宇麾下越骑只剩百余骑,往后也翻不起什么太大的波浪。

  只是,皇甫嵩从当年在凉州便与他不对付,上一次在洛阳,若不是皇甫元说情,皇甫嵩早已经没了性命。

  说实话,他现在有一些后悔放过皇甫嵩了。

  “董仲颖,老夫何时为难与汝,当年在凉州,老夫认为应当追击叛军,汝认为不应当。老夫率军追击,连战连捷,此事各凭本事,各有判断,何来为难一说?

  当年先帝命汝为并州牧,将麾下军士留在凉州。那可是我朝第四位州牧,且是第一位非刘姓州牧。汝不愿舍弃兵马,推诿不去,抗王命在先,老夫据实上报,何来为难一说?

  汝率军入京,祸国殃民,老夫仗义执言,何来为难一说?

  今此,汝在洛阳偷掘先帝陵墓,焚烧宫室,屠杀百姓,又叫傕、汜四处劫掠。又欲进长安行残暴之事,老夫岂能放汝离开。

  若这便是为难,老夫便要为难于你,至死方休。”

  皇甫嵩字字珠玑,像一颗颗钉子一般钉在董卓心上。

  面对皇甫嵩的正义之言,董卓无法反驳,只是在阵前狂笑,言道:“老匹夫,你能奈我何?哈哈哈……真后悔当时在洛阳放过了你。”

  皇甫嵩闻言,怒火中烧,然而他不能就此冲上前去,而是要拖住董卓,等刘辩或者高顺的队伍赶来。

  否则,他这一支队伍拼光也不能拦住董卓。

  “当年在凉州,你我二人究竟谁势大,到底是谁放过了谁?”他也笑了一阵,戏谑地对董卓言道。

  董卓闻言,似乎发现了皇甫嵩的意图,不在与后者多言,而是指挥麾下将士向皇甫嵩冲杀过去,想要将皇甫嵩和梁宇一同歼灭于此。

  皇甫嵩见西凉军袭来,对麾下将士言道:“弘农国的将士们,同我诛杀董贼。”

  “喏。”

  梁宇也一并应声,随着一同向西凉军掩杀过去。

  两军斗得火热,由于西凉军人数占优,弘农军慢慢出现了劣势,被西凉军团团围住。

  皇甫嵩见状,索性不进行突围,命军士原地结阵,与西凉军周旋。

  他不愧为百战之将,经验丰富,又深谙兵法,麾下军士的损失相较于梁宇初时,要少上许多。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两军将士皆有些疲累,正当西凉军想要一鼓作气将皇甫嵩等人结果之时,一阵马蹄声由东方传来。

  这不可能是西凉军援军,只能是弘农国的援军到了。

  为首一将一双鹰目闪着寒光,提槊冲入西凉军阵中,杀到皇甫元、梁宇身边。

  待他看到梁宇已经杀得意识模糊的模样,着实有些心疼,一杆长槊复又引着众人杀了出去。

  不一会儿,刘辩亦率大军赶到,与西凉军杀在一起。

  “董贼,逆贼,国贼。”虽然自穿越而来,这是刘辩第一次见到董卓,但他还是一眼便认出了后者。

  一来,董卓狰狞的面孔在刘辩的记忆中分外清晰,二来,董卓头戴金冠、身材臃肿的模样太过于显眼。

  另一边的董卓见刘辩竟然亲自率军杀来,心中暗道刘辩竟然如此有勇气,不似当初北邙山下那个啜泣的一国之君。

  “王上亦是来取本相性命的吗?可惜啊,可惜……”董卓见刘辩怒目圆瞪的模样,心中初有些惊讶,尔后便成了唏嘘。

  因为,他听到身后亦传来了马蹄声。

  “因为本相的奉先来了。”

  董卓回头看向身后,果然一员手持方天画戟的骁将骑马赶来,正是他的义子吕布。

  另一边的刘辩见到吕布,心中“咯噔”了一下,原本以为兵力已经占优,定能结果了董卓,虽然已经想到长安定会来人接应,没想到竟然是吕布亲自赶来。

  “看来长安的流言并不是真的,应当是有人故意散布的。”荀攸知道刘辩心中所想,对他言道。

  有了吕布一军的加入,西凉军士气重新高涨起来,张辽、皇甫嵩两人同时迎上吕布,而后者攻守自如,可见其武艺不凡。

  张辽、皇甫嵩两人迎上吕布,而吕布麾下成廉、魏越两人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弘农军中肆虐,结果却被张辽麾下两人接住,斗在了一起,竟也不分胜负。

  这两人正是张辽从樊稠麾下飞熊军中要来得来的那两人,一个唤做程秋,一个唤做马银。

  这样一来,西凉军、弘农军倒暂时斗了一个旗鼓相当。

  董卓见两军斗得旗鼓相当,心中有些急躁,催促吕布不要留手,以免再有弘农军援兵到来。

  “奉先,早些结束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