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将帅不和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九章 将帅不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胡轸早先数次与孙坚交战,几乎全败,唯一能胜的一场,他还没有参与,心中懊恼。

  这一次,董卓令他指挥针对孙坚的歼灭战,他在大军开拔前,为了立威,对众将言道:“此次相国命某领军攻打孙坚,兹事体大,诸位务必听从某的将领,如有耽搁,某将军法处置。”

  然后他就杖了李蒙麾下一名军侯三十军棍,原因是那名军侯不听调遣。

  胡轸更是扬言,即使是诸位将军,也严惩不贷。

  他这一番作为令众将皆有些不快,虽然没有明里上表达出来,有些人却是写在了脸上。

  比如说李蒙。

  麾下军侯被胡轸军法杖责,他这个将军脸上无光,偏偏又只有他一人,心中更是以为胡轸在针对他。

  “这胡文才,也忒可恶,某一定不让你立此大功。”李蒙心中暗道。

  胡轸见李蒙离开时脸色不善,担心李蒙会因为这件事而记恨他,特地到李蒙帐中拜会与他。

  李蒙见胡轸前来,立即换了一副面孔,言他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况且也是他麾下军侯有错在先。

  胡轸安心离去,李蒙却啐了一口,言道:“假惺惺。”

  之后,胡轸率李蒙、华雄、徐宁三将并两万西凉军由梁县开往鲁阳,后又收到探马回报,孙坚知大军欲图鲁阳,已率军出城,欲在半路阻击西凉军。

  当日傍晚,原本胡轸见天色已晚,又离孙坚军尚有一段距离,欲令大军休整,翌日一早再行出发。

  李蒙却进言:“兵贵神速,两军交战,先攻击的一方一定占据优势,将军可连夜出击。”

  胡轸闻言,觉得李蒙说得非常有道理,于是采纳了他的建议,率军连夜赶路,欲夜袭孙坚军。

  而当胡轸赶到孙坚军驻地时,却发现孙坚军对夜袭早有准备,令西凉军不能进,这时李蒙派心腹在军中大喊有伏兵,更令西凉军阵脚大乱,此时正值黑夜,一人逃窜,身边的人便跟着逃窜。

  孙坚原本正在指挥却敌,见西凉军大乱,率军掩杀。

  而在西凉军看来,这一次似乎更加印证了伏兵到来,众军士慌不择路,自相践踏,倒是死了不少。

  胡轸、华雄、徐宁三人控制不住溃势,不得已向后退去,而李蒙早已带着麾下军士早三人一步率军退走了,四军之中,唯有他一军显得军容整齐。

  果然是早有预谋。

  乱军之中,孙坚接着一将,正是西凉军大将华雄,华雄见军心大乱,人心惶惶,觉得这样的逃法,大军损失一定惨重,遂率亲随在后压阵,欲以一己之力将孙坚军阻住。

  此前,他与徐晃几次对战,每每思考不足,武艺倒也精湛了一番。

  那边程普、韩当两将见孙坚与华雄对阵,担心孙坚夜战受伤,一齐向华雄攻去。

  华雄应对不及,被程普一矛戳中腰窝,鲜血直流,在亲随的掩护下向后撤去。

  而孙坚等人则对败退的西凉军穷追不舍,一直追到了梁县,让西凉军连梁城都没能进去,继续先向北退去。

  这一战,西凉军几倍于孙坚军,竟输得如此干脆利落,倒也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而孙坚则趁势占领了梁城,并以此为据点,准备向北用兵。

  而胡轸、李蒙、徐宁三人率军向北撤退,天方亮,众人聚集在一起,却唯独不见华雄,不禁让众人心中猜想,难道华雄已在昨夜殒命,皆扼腕叹息。

  只有徐宁不信,率军返回寻了一段,却仍不见华雄,率军复又向北而去。

  三将商议一番,准备到大谷关驻守,以守住洛阳的南面要道,然后再向南徐徐图孙坚。

  既然主意已定,三人便一边收拢败军,一面往大谷关撤去。此番,西凉军损失惨重,约有一半之多,不过大多是胡轸和华雄的人马。

  在梁县阳人聚以北五里的一条小路上,一员将领捂着腰间的伤口从马上跌落下来,他嘴唇发白,精神恍惚,似乎伤势颇重。

  他挣扎着想要站起身,却被重重的铠甲再次压到地上,他躺在地上不再挣扎,喃喃道:“这便是死的感觉吗?”

  片刻之后,他便失去了意识。

  不一会儿,一骑经过,马上一个大汉跳下马,踢了他两脚,发现他还有呼吸,于是将他抱上了马。

  结果,大汉刚将他抱上马,便心生后悔,言道:“居然是这个家伙?这伤难道是德谋所致?”

  此人便是黄盖苦寻多日未果的祖茂,而马上之人正是被程普所伤的华雄,两人此前也算是敌人,只是如今祖茂算是白身,董卓亦昏迷不醒,倒也不用担心两人打起来。

  这两人的组合,倒也有些奇怪。

  另一边,刘辩率军欲向洛阳进发,却遇上与赵岑、徐休合兵一处的徐荣,被三人阻于鲁阳以北三十里的地方。

  两军发生了一场激战,各有损伤,大体上弘农军占优,然而徐荣等人占住要道,令弘农军前进不得。

  刘辩想要去洛阳,要么绕远路,要么将徐荣等人全数消灭。

  他此时甚至可以看见洛阳城中尚未焚尽的建筑,人虽然在这里,心却已经飘到了洛阳城,那个他逃出来的地方。

  上一次,他狼狈而逃,现在,他要将洛阳城重新从贼人手中夺回来,将董卓破坏的一切都恢复原样,让洛阳城恢复生机。

  而徐荣等人便是他达成这一目标的阻碍。

  “徐公茂,董贼已经将尔等遗弃于此,河南尹处于义军以及寡人的包围之中,河南百姓亦不容你,何苦守在这里?不如早早降了吧。”

  刘辩立于两军阵前,冲对面的徐荣等人喊道。

  他实在不想与徐荣在这么耗下去了。

  然而,对面的徐荣并不理会他的招降,回道:“王上,末将既然效命相国,自然当守在这里。末将只是一介武夫,并不像王上那般懂那些大道理。”

  徐荣言外之意,便是要刘辩不要言语,他的劝降并不管用。

  刘辩见徐荣如此,再次指挥麾下将士向西凉军攻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