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护羌校尉杨瓒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六章 护羌校尉杨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刘辩一行人离开弘农城已有两日,随同护卫的虎烈校尉、华阴令皇甫元也早已被他遣回华阴,他身边只剩下张辽、高顺、徐宁三人率领的三千军士和董横、来宁两人率领的两百卫士。

  有马礼这位向导,他自然不用担心迷路。

  更何况这条路他走过两次,一次护送刘协西迁,一次被西凉军仓皇追赶。

  熟得很。

  待队伍进入郑县,过了冢领山之后,迎面突然出现一只军队,令在前面领路的高顺着实紧张了一会儿。

  原以为才入京兆尹便遇到西凉军围攻,没想到来人却是护羌校尉杨瓒,并非董卓一派。

  高顺不禁拍了拍胸口,一个人小声嘀咕道:“差一点杀错了人。”

  杨瓒在高顺的引领下只身来到刘辩的车驾旁,躬身向刘辩问安。

  “此次陛下命某亲自护送王上入长安,请王上放心,某一定拼尽性命保王上周全。王上此次在洛阳用兵,战果非常,令某敬佩。”

  这杨瓒的言语听起来便不是董卓一路,似乎还颇有性情,只是这性情刘辩在他被废时可没看到。

  当然,这些只是刘辩心中一些小小的心理活动,他对于杨瓒还是非常欣赏的。

  毕竟当时董卓的大军就在洛阳内外,反对便是死路一条。

  刘辩心中可以理解。

  况且,若是想要除去董卓,这杨瓒以及他麾下的这些军士也都是一大助力。

  刘辩并未让唐姬将帘掀开,只是隔着帘子,言道:“一切有劳杨将军了。寡人此次进京,杨将军还是不要与寡人走得太近了,以免惹祸上身。董贼虽不一定会对寡人动手,但一定不会放过与寡人有交际之人。”

  言毕,刘辩便不再言语,下了逐客令。

  杨瓒听完刘辩的话,怔了一下,一番错愕之后,向刘辩拱手道:“王上,某非贪生怕死之徒。”

  杨瓒知道刘辩心意,却也表明了态度,或许董卓方引西凉军到洛阳时,他的确是被董卓麾下的大军骇住了。

  但是,当他见过了董卓太多的暴行之后,他心中已经不再畏惧。

  他见刘辩再无言语,便躬身告退,引军在前,与高顺一同为弘农军引路。

  “高将军,听闻卢尚书在弘农讲学,此事是真?”杨瓒引军在前,行了一段路,一路畅通无阻,便放下心来,与高顺闲聊起来。

  杨瓒早先曾受恩于卢植,早先听到卢植在弘农的消息,便问起了卢植的近况。

  高顺早先曾与董横打听过去请卢植的始末,知道一些,便将情况与杨瓒讲了。

  早先董横去请卢植,因为一些事耽搁,去的晚了一些,正好撞见袁绍去请卢植的使者逢纪。

  逢纪言袁绍素来仰慕卢植德高望重,欲请其到怀县为义军军师,协助其除去董卓。

  董横言袁绍河内义军只屯兵,不见攻贼之举,根本乌合之众,而刘辩不仅击溃弘农国内西凉军,更欲进攻河南尹的西凉军,重新夺回洛阳。况卢植年老,不宜征战,刘辩敬卢植为当世大儒,欲请其赴弘农讲学,培养人才,教化百姓。

  卢植早先因董卓而离开朝堂,确已无为官之心,对于讲学之事颇为向往。

  逢纪见卢植心向弘农,又掏出袁绍亲笔信,上书:愿卢公助我,共扶社稷。

  董横闻言,阴阳怪气地言道:“究竟是扶社稷,还是做权臣,其心未可知……”

  逢纪闻言怒斥董横:“汝是何人?汝可知袁本初四世三公,如今大将军为大义聚义军,岂汝一匹夫妄议?”

  “我乃弘农王麾下卫士令,汝是谁?袁本初又是谁?大将军从何而来?他四世三公,是大汉的三公,亦是他先人为三公,与他何干?与汝何干?一个只知凭名声收拢人才,却不图进攻之人麾下的文士,竟敢在爷爷面前大放厥词。”

  董横一言差点没把逢纪气吐血,抄起手边的一卷竹简就要丢董横,可当他看到董横手中的大斧之后,还是放弃了这一个想法。

  他一个自认修养还不错的饱学之士,竟然被气成这般模样,也是少见。

  卢植见两人这般模样,起身为两人调停。

  卢植既担心董横一斧结果了逢纪,也担心院外袁绍的人马围攻董横。

  面对卢植的调停,逢纪只是哼了一声,没有言语。

  而董横则没有再理会逢纪,递上了刘辩与皇甫嵩的书信。

  卢植瞧见皇甫嵩熟悉的字迹,一时眼中竟有一些泪水不自觉地留了下来。

  当年围剿黄巾军已到最后阶段,先帝派小黄门左丰到前线视察军情,卢植因为未拿钱财孝敬左丰而被后者记恨,后者回洛阳后在先帝面前诬陷卢植不思进军,怠慢军情,恐与贼人串通。

  于是卢植被从前线上押解回京,还是皇甫嵩仗义执言,上书求情,卢植才被放还。

  当然,卢植、皇甫嵩两人同朝为官多年,可不仅仅就这些交情。

  卢植看到皇甫嵩信中只是与他叙旧情,表示对其离开洛阳后生活的关切,并未言任何让他去弘农之事。

  然而这更令卢植眼眶红肿。

  尔后,他又打开刘辩的信,上面虽只有一句话,却言辞恳切,亦念旧情。

  尤其上面的一滴眼泪,更让卢植心中浮现刘辩经历一番磨难后,写此信时的心情。

  “讲学而已,讲学而已……”

  卢植在看完皇甫嵩、刘辩的两封信后,便一直在嘀咕着这句话,半晌,他才抬起头,对逢纪言道:“元图,汝回去与本初言,老夫无力再议军情,此后只想讲学,做些一些学问留与后人。”

  逢纪闻言,向卢植拱拱手,便率人离开了。

  卢植一番准备之后,便与董横一道回了弘农城。

  “没想到这中间还有这番故事。”杨瓒在听完高顺的讲述之后,不禁心声感叹。

  卢植能在晚年寻一处做学问,也真是人生的一大幸事。

  尔后,高顺又向杨瓒问了一些长安城内的情况,杨瓒摇了摇头,言道:“长安,乱成一锅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