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一百五十三章 血染长安(上)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五十三章 血染长安(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内院之外,张恭前来救驾的声音响起,而刘辩却并不相信,一来他与张恭已是水火不容,二来他还怀疑这些黑衣人也是董卓麾下的人马。

  他想及此处,令众将士守好四个进入内院的入口。

  后院一处剩余的黑衣人,原本见头领被抓,奋力想要杀进内院,此时听到张恭的声音也停止了动作,站到了一边,其中一人偷偷一起往前院赶去,与张恭麾下一名心腹暗地里接触,禀报了现在队伍情况。

  看来,这张恭与黑衣人有所勾结。

  张恭收到消息,知道黑衣人头领被抓,心中有些焦急,心中不禁产生了一个想法:

  干脆杀进去,将弘农王全府都杀光。

  这样既能达成此次行动的目的,亦能救人。

  正当张恭要下令派人杀进去之时,一个沧桑的声音从王府内院中传出来:“张将军来了,有救了。”

  这声音张恭认得,正是董卓幕僚蔡邕,他突然想到蔡邕府邸就在弘农王府隔壁,收到消息前来支援也是有可能的。

  这蔡邕正是董卓重视之人,他不能杀,他打定主意先将蔡邕诓骗回府。

  “院中可是蔡将军。”张恭一骑行到内院门口,对着院中喊道。

  蔡邕听到张恭招呼自己,到近前,隔着院门言道:“正是老朽,张将军快些消灭这些刺客,保护王上。”

  张恭笑了笑,言道:“蔡大人,如今本将率八百军士来此,定然保王府无虞,您年事已高,不宜在此,还是先回府吧。”

  蔡邕摇了摇头,不以为意,言道:“不碍事,老朽在内院还算安全,且刺客已数量不多,将军无需担心。”

  张恭见劝阻无果,不想再耽误时间,心道:“老家伙自己寻死,不要怪我。”

  想毕,他便退到本阵,欲下令屠府。

  这边蔡邕没有听出张恭话中之意,刘辩却是听明白了,他对蔡邕言道:“蔡大人,汝且先行回府,他日记得告知陛下,是张公敬杀我。”

  蔡邕闻言不知刘辩话中何意,刘辩却是将方才徐宁与他汇报的话讲与蔡邕,令其大惊失色。

  原来黑衣人的头领竟是西凉军将领李傕的侄子——李利。

  李利那日与徐宁殿中比剑,故而徐宁早有怀疑,如今正式捉拿了后者,终于确定其身份。

  蔡邕知道黑衣人首领是李利,自然也想到张恭定然与其勾结,这八百军士怕不是来救驾,而是来杀刘辩的。

  “如此,老臣更不能去了。”蔡邕心中想到这一环,说道。

  “蔡大人若不离开,谁与天下述今日真相?寡人昭雪皆要仰仗蔡大人了。”刘辩心知今日凶多吉少,故而将希望寄托于蔡邕身上。

  若蔡邕出去能寻一些诸如杨瓒之类的帮手,或许今日还有救。

  否则,难矣。

  蔡邕闻言,心知刘辩之言不无道理,遂跪地而拜,言道:“王上不因老臣侍太师左右而疑臣,臣定不负王上这番信任。臣已派人向京兆尹宣璠请兵,望王上坚持些个。”

  言罢,蔡邕到院门前,对张恭言道:“既然张将军亲至,老朽还是回府好些。”

  张恭听罢,命人让开一条路,叫蔡邕通过,而跟随蔡邕的十几名护院却是被张恭派人拦住,以“其中混有刺客”而全部击杀。

  蔡邕见状瘫坐在地,拾起一块石头欲掷张恭,却被一名军士踹倒。

  “送蔡大人回府。”张恭派两名军士拖着蔡邕回府,将其扔到了蔡府门外。

  蔡琰在门内见到一队官军进过,以为是派去报官的仆人引来的官军,可她现在却见父亲一人被拖回来,而去报官的仆人却没有现身。

  她扶起蔡邕问道:“父亲,怎您一人归来?陈叔他们呢?弘农王府如何?官军为何拖您归来?”

  “根本不是官军,其身披官袍,实为匪类,与刺客是一家。府中护院尽死其手,今日这弘农王府恐无人生还……”蔡邕靠在门内,双目无神,顾自呢喃。

  蔡琰心中也已知晓蔡邕言中之意,对蔡邕言道:“父亲,我若砸开府墙,引弘农王府中人由家中而逃,父亲可惧牵连?”

  蔡邕闭上眼,叹道:“汝且去吧。”

  于是,蔡琰带着府中剩下的一些人到与弘农王府紧邻的府墙边,拿着锤凿等物,欲将厚实的府墙砸开。

  另一边,刘辩对于蔡邕临走前的话,有些无奈,当日引兵押袁隗、袁基出府,百般折辱之人便是宣璠,此人身为董卓一派,又怎会出兵救他。

  这长安城中,有能力并有意愿来救他的,恐怕只有杨瓒了。

  方才张恭的血腥手段,更证实了他的猜想,今日必是一番血战。

  张恭见碍事的蔡邕已经离开,暗自吩咐手下包围了内院,准备一举攻下内院,杀了里面的所有人。

  或许可以留下那日殿中起舞的美人。

  张恭思忖了一番,准备让麾下将士进攻内院。

  而内院中,徐宁上前请示刘辩如何处理李利,刘辩只是做了一个杀的动作,并未言语。

  如今性命不保,还留着李利作甚?

  唐姬也到刘辩身边,言内堂的两位也要出来与刘辩一起杀敌。

  刘辩想了一番,言道:“待敌兵杀入内院之时,其出来不迟。”

  然后刘辩又对身边众人言道:“汝等或随寡人由弘农来,或长安新至,诸位今日与寡人遭此祸,寡人心中有愧。”

  “王上,只要臣在,定不叫敌人过此门。”来宁躬身言道。

  “王上,只要臣在,定不叫敌人过此门。”众军士亦言道。

  刘辩又看向唐姬与貂蝉,言道:“寡人悔带汝二人入长安,与寡人遭此难。”

  “王上,臣妾与王上既为夫妻,自当同甘共苦。”唐姬握着刘辩的手,言道。

  貂蝉亦道:“妾身有幸遇见王上,此生无悔。”

  刘辩握着两只柔夷,正要再说些情话,却见一个婢女跪倒在地,啜泣道:“王上,奴婢有罪,奴婢是太师派来监视王上的。王上恕罪。”

  刘辩闻言,只是苦笑一番,没想到还喜得奸细一个,他让婢女起身,言道:“汝能悔悟,已是难得,若能活过今日,汝且离去吧。”

  内院众志成城,外院豺狼虎豹,还有隔壁不断传来的“咚咚”声。

  随着张恭将手举起,今日血战,即将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