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一百五十八章 长安乱(下)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五十八章 长安乱(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厨城门。

  当吕布发现高顺不在弘农军营中时,高顺早已进入了长安城。

  长安城十二门之一的厨城门是北侧三门之一,位于横门与洛城门之间。

  今日早些时候,大司农韩融听闻刘辩遇刺,特地前往府中探望他,顺便还带了一个人,厨城门司马韩靖。

  韩靖是韩融的侄子,深得韩融喜爱,刘辩早在弘农时,便听韩融提起过。

  韩融今日带韩靖来,便是令两人相见,由于今日各城门加强守卫,原本应休息的韩靖也收到了前去守卫的任务。韩靖言,若刘辩有办法逃至厨城门,其愿舍了这一条性命,助刘辩出城。

  怎料刘辩却说出一个更大的计划来。

  “寡人与三千弘农将士若离了长安,孰能救陛下?”刘辩对两人言道。

  韩融与韩靖皆沉默不言,刘辩继而言道:“汝既敢送寡人出城,可愿替寡人联络寡人在城外的军士?其已赶来长安。”

  韩靖思忖了一番,下定主意,跪在刘辩身前,言道:“某定不负王上所托。”

  于是,刘辩在韩靖耳边耳语一阵,后者便与韩融一到退去。

  韩靖径直赶到城门后,差心腹之人持刘辩信物出城联络张辽、高顺为首的弘农军,将佯进霸城门,实则由厨城门入长安的计划告知弘农军众将。而韩融离开后并未直接回府,而是去了一趟刘诞府上,也是为了转达刘辩的话。

  子时前,韩靖会和刘范、刘诞、刘和一起兵不血刃地夺下了出厨城门,放高顺及麾下秦琦等两百名弘农军入城,一同守备厨城门。而此时的吕布正在因为张辽营中异动赶往霸城门。

  待张辽赶到,与高顺会合,两人率近三千弘农军杀向弘农王府,当两人与弘农王府附近驻扎的郝萌交上手,霸城门上的吕布才后知后觉,差魏越引军去查看情况,待郝萌派来禀报的军士来到霸城门,将一切如实禀报,吕布才如梦方醒,率军前去支援。

  这一边,郝萌不是高顺、张辽两人的对手,被两人杀退,刘辩与徐宁等人率军杀出,与张辽、高顺合兵一处,众人数月未见,心中欢喜。

  然后,刘辩命张辽引八百军士护唐姬、貂蝉等家眷连夜回弘农,而他则准备率领高顺及剩下的弘农军士杀向宫中,控制禁军,保护刘协。他这些军士想要占领有吕布守卫的长安城并不容易,但占领皇宫还是有机会的。待刘协不再受董卓要挟,看董卓还能否继续这种蛮横与无道。

  “时不我待,汝尽快出发。”刘辩对张辽吩咐道,而后又在张辽身边耳语几句,让原本还有些话要说的张辽没有再言语。

  然后他又看向唐姬、貂蝉两人,对两人言道:“爱妃平安归去,寡人方能心无旁骛。寡人本欲徐徐图贼,怎乃贼人突然发难,汉室社稷全在今日,危难之时,寡人不能陪伴左右,心中愧于汝二人。汝且先出城去,寡人去宫中救陛下。”

  言罢,他擦了擦唐姬脸上的眼泪,笑道:“勿要哭泣,寡人不在时,府中一切还要仰仗爱妃,要有一番主事人之样。”

  唐姬擦了擦眼泪,对刘辩言道:“臣妾在城外等王上。”

  而貂蝉似乎察觉到了些什么,一直拉着刘辩的手不愿松开,还是唐姬拉开貂蝉,对张辽言道;“张将军,我们出城吧。”

  “王上,保重。”张辽于是辞别刘辩,率八百人护着刘辩的亲眷往厨城门赶去,正好与接应韩融及府中亲眷的韩靖一行人相遇,结伴而行。

  刘辩正欲率军出发,却是见到杨俊、马礼两人仍留在原地,未随张辽而去。

  问之。

  其言道:“某为王上臣,既知王上之意,又岂能弃主而去?”

  于是,刘辩对众将言道:“今日寡人决定入宫救陛下,便已然出不去这长安城,汝等是否愿随寡人杀贼,诛了董贼的黄粱美梦?”

  “我等愿誓死追随王上!”

  “出发。”

  于是,刘辩率领弘农城的热血儿郎,直奔未央宫而去,韩融早先告诉他,刘协一直被董璜控制在未央宫。

  另一边,吕布半路听人禀报一路敌军士往厨城门而去,认为刘辩是要逃跑,亲自率军追了过去,然而尚未赶到厨城门,又听魏越差人禀报,刘辩正在杀往宫中。

  于是,吕布命宣璠追赶逃往厨城门处的敌人,他则率董云往刘辩处赶去。

  宣璠追上张辽等人时,张辽已经出了城门,随即张辽又引兵杀回,与刘范、刘诞、刘和、韩靖杀了宣璠一阵,令宣璠不敢追赶,后众人一起护着家眷一路往东。

  途中,唐姬叫住张辽,询问他为何不等刘辩逃出长安后,再赶路。

  张辽此时才跪在地上,道出实情,刘辩进攻救刘协,根本就没有时间逃出长安城,此次事发突然,没有大军,根本无法完全掌控长安城,故而刘辩才出此下策。

  刘诞、韩融亦知此事,向唐姬解释道,众人皆一脸哀叹。

  “张将军,汝糊涂,弘农国若无弘农王,何以为国?速随我一同回长安救王上。”唐姬叹了一口气,言道。

  张辽却跪在地上不愿站起,言道:“臣临走时,王上对臣言,若王上故于长安,臣护幼主平安归于弘农,弘农国便还在。”

  众人闻言,不解其意,而一旁的唐姬只觉得胸中一阵翻江倒海,有些干呕,这也是她这两日经常出现的状况。

  直到此时,唐姬才恍然大悟,知道了刘辩那一番话的意思。

  原来,刘辩将什么都看在眼里,刘辩原来每时每刻都在关注着她,从来没有忽视。

  他让一切可能会受牵连的人都离开长安,他一个人率领弘农子弟留在长安,承担着一切。

  唐姬一阵头晕,差一点栽倒在地,幸好有貂蝉在后面扶住。

  半晌,唐姬才开口言道:“张将军,回弘农,以免敌人追上。不能让王上与将士们的血白流。”

  而长安城中,刘辩率领高顺、徐宁、来宁、董横、秦琦、程秋等将,向宫门发起了进攻。

  “董贼派刺客暗杀寡人,又令董璜囚困陛下。寡人今日只为救陛下,杀董璜为首的贼人,若尔等忠于汉室,那便散开,让寡人入宫。”

  今夜,长安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