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一百六十三章 狡猾的老家伙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六十三章 狡猾的老家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荀攸便组织人马,由皇甫嵩、皇甫元父子为将,率领弘农、华阴、湖三县五千精锐,奔赴长安城。

  而弘农军才出了进入京兆尹不久,便被由河东郡赶来的西凉军拦住,不能前进。

  双方只在相遇时交战过一次,弘农军小败,而后荀攸便命各营将士坚守不出,不论西凉军何人在营外搦战,言语多么粗鄙,皆不可出营应战。

  至此,弘农军已经原地停留了一日。

  “父亲、先生,大军已一日未动。如此下去,恐难以及时抵达长安。且敌将言语,颇为污秽不堪,某愿率军出击。”中军帐中,皇甫元显得有些焦急,此时多耽搁一日,刘辩便要多一分危险。而且,营外的李傕嘴上损起皇甫嵩来,可谓毫不客气。

  “坚守,昨日听那李傕之言,听闻王上杀了李利,敌军此行来势汹汹,必为报仇而来。飞熊军为西凉军精锐,若贸然应战,我军难胜,必然损失惨重。待其心稍燥,文远送王妃至弘农归来,方可一战而胜之。

  我等率残军至长安于王上无用。”荀攸耐心地安抚皇甫元,让他不要贸然行动。

  一旁的皇甫嵩听皇甫元讲起李傕的话,倒是显得非常有涵养,面带笑意,淡定地拿起手中的逐渐,看了起来。

  荀攸说的没错,西凉军士气正旺,昨日一战已是趁其立足未稳,仍然未能取胜,如今形势,应避其锋芒,令其急躁。

  皇甫元见两位主事之人皆一副淡定的模样,索性也回到营中歇息,不去理会门外搦战的李傕。

  李傕自己在营外骂了一阵,见弘农军中无人理会,便不再自讨没趣,骂骂咧咧地回去了。

  皇甫元在营中歇息了一会儿,突然发现今日没有见到冯爽、冯恢两兄弟,让军士去寻,军士却回报,昨日两兄弟被皇甫嵩叫走之后,便没有再回来。

  皇甫元听着麾下的回报,坐在帐中满是笑意,尔后他让军士退下,又躺了回去。

  “狡猾的老家伙。”

  他小声地嘀咕道。

  当然,这句话他是不敢在皇甫嵩身边讲的。

  ……

  此时,长安城中,王允正在宫中为刘协、刘辩两兄弟转告董卓的话。

  “陛下,王上,太师命老臣至宫中,言其事先并不知张、李两将之事。”

  尔后,他又指着王允言道:“董将军也是为了陛下的安全,才不让陛下出宫。

  一切皆是误会。

  太师言若陛下、王上罢兵,太师愿不计前嫌,放王上出城。”

  “太师可否言某麾下将士是否亦放出城?”

  “未言。”

  “太师可否言陛下若何?”

  “未言。”

  “司徒大人为太师传话,若太师翻而不认,只言一切都是司徒大人自作主张,又如何?”

  “王上,老臣只管传话,顺便拜访陛下,老臣见陛下未受伤,便已心安。信与不信,一切皆由陛下与王上做主。”

  刘辩与王允之间的对话似乎没有什么营养,似乎就像唱戏一般一唱一和,而刘协则再一边看着两人,而没有言语。

  随后,刘协屏退左右,对王允言道:“左右已去,王司徒与兄长便不要再这般言语了,寡人都听累了。”

  王允闻言,尴尬地笑了笑,言道:“陛下,王上,如今太师命董旻将宫外围住,又命吕布率军在城中巡逻,城外亦有队伍驻扎。

  另外,据说弘农军已经被李傕率军拦截。”

  言罢,王允意味深长地看了刘辩一眼,他想要从刘辩看出一些吃惊的表情,而后者却一脸平静。

  刘辩缓缓转过头,问道:“益州可有消息?”

  “似乎刘家两兄弟被张鲁挡住了归路,恐怕益州不会再有援军了。王上,不如多期待一番幽州。”王允叹了一口气,将他收集到的消息如实对刘辩言道,尔后又对刘协笑了笑。

  “非也,益州大军应在路上了。刘益州曾多次上书与寡人,言年老思亲,欲令三子归益州。如今两位大兄为张太守所阻,刘益州定然要打着勤王之名,救援两位大兄。

  更何况,刘季玉仍在宫中。”刘协听完王允之言,似乎有着不一样的想法,他似乎也明白了刘焉三个儿子为何有一人留在这里的原因。

  “难道兄长故意为之?”刘协心中突然想道。

  刘协想到这里,心中第一次开始觉得刘辩有一些可怕,刘辩才来到长安城两个多月,便可以让杨瓒、韩融、刘范、刘诞、刘和、刘璋等人一起密谋,若是时间久了以后,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刘协看着刘辩,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王允看到刘协的模样,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刘焉会出兵,他佯装不知,只是为了诱导刘协注意刘辩,让刘协意识到刘辩的危险,心中要有一根弦,时刻保持警惕。

  王允此时目的达到,心中欢喜。

  而刘辩在一旁将王允、刘协两人的表情看在眼里,摇了摇头,心道:“狡猾的老家伙。”

  然后,刘辩对刘协拱手道:“陛下,刘益州出兵并非为了其子,而是为了陛下。刘益州便如臣、洛阳时的何、郑等人一般,皆是为了陛下。

  王上应相信臣等,若方才之言,叫刘益州听去,当是寒了勤王将士之心。”

  刘辩这话虽然是说给刘协,但眼睛却是瞧着王允,让王允心中咯噔一下,知道这话也是说给他的。

  王允复又言道:“如今殿中只有我们三人,王上这是怀疑陛下不成?”

  当王允说完这一番话后,他立即便有些后悔,他似乎有些太刻意了,太刻意针对刘辩。

  此时刘协也是明白过来,他明白刘辩做这些也是为了他,他为方才对刘辩的怀疑感到羞愧。另外,他也察觉到王允似乎与刘辩之间有些嫌隙。

  于是,他对两人言道:“王司徒、兄长皆是为了寡人,休要再言这些。”

  两人齐声答道:“喏。”

  然而两人心中究竟如何想,刘协就不得而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