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一百七十二章 王允的道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七十二章 王允的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未央宫正殿宣室。

  “今日见兄长无恙,寡人心安矣。”刘协今日一到殿上,便见到刘辩在,似乎身体无恙,心中喜悦。

  “谢陛下关心,臣无碍,只是过于疲乏,期间又无人告知,故而一觉睡了两日,未能前来,望陛下恕罪。”刘辩躬身见礼,言自己并无大碍,目光亦时不时地看着王允。

  刘协正仔细琢磨刘辩的话,觉得有些不对,王允却突然起身,打断了他的思路,言道:“陛下,此次诛灭贼人,弘农王保卫皇宫,功不可没,如何有罪,老臣为弘农王请赏。”

  此前几位功臣都已经进行了赏赐,杨瓒为卫尉,负责宫中以及宫门的守卫,为九卿之一。刘诞为汉中太守,乃是一方要员。吕布为奋武将军,领京兆尹,假节,仪同三司,进封温侯,他亲自杀了董卓,封赏不小。董承为北军中侯,监管北军五校,其女儿亦被送入宫中。另外,连曾经将刀放在刘协脖颈上的李肃也终于成了左中郎将,不是杂牌无前缀的中郎将。其他众人亦有封赏。

  倒是王允不禁辞谢了所有封赏,还将董卓活着时为他请的温侯让给了吕布,但刘协仍让他录尚书事,总朝政。

  另外还有一人,便是在此次战事中一直有些犹豫的段煨,他虽然在董卓死后救投降了朝廷,但是由于其并未像董承一般护卫宫城,只被授予蓝田令一职。

  朝堂之上,刘协听王允提起封赏一事,立即来了性质,只是刘辩已是弘农王,不知道还能加封一些什么。

  于是,刘协问道:“不知王公有何见解?”

  王允想了片刻,言道:“弘农王劳苦功高,可为大将军。”

  刘辩闻言,辞道:“陛下,臣已有封地,享陛下恩泽,大将军一职,臣受之有愧。现今董卓已死,天下无大战事,为大将军,有些不妥。”

  鉴于王允提出的封赏,刘辩本着有坑的原则,表示了拒绝,他可担心一旦成了大将军之后,被派去各地平叛,他可不想还没到二十岁就战死沙场,尤其在这个形势下。

  其实,王允还真就这么想的,不管是西凉的马腾、韩遂,还是董卓余党,至少董卓余党李傕、郭汜这些曾经在各地劫掠的西凉军将士,他可不想放过这些人。

  正好可以借刘辩之手消灭董卓余党,还能削弱刘辩的实力。

  于是,他继续言道;“弘农王何言无战事?董卓余党盘踞于京兆、河内两地,尚需将领前往剿灭。”

  果然,老狐狸还是露出了马脚。

  刘辩并未理会王允,他不想与王允纠缠下去,对刘协言道;“陛下,臣以为董卓余党,并非皆是大奸大恶之徒,其中有些人亦是受董卓蛊惑、威慑,如段忠明在华阴时,发展农商,与百姓秋毫无范。臣以为,陛下可施恩威招降其间尚人心未泯之人,其若杀不愿降者,亦算有功。若陛下仍不信任其,将其安排到距凉州偏远之地为一县令,其远离声望之地,又能有何作为?

  如此,可免刀戈。”

  王允却对这种做法不是很认同,言道;“陛下,李傕、郭汜等人虽奉董卓之命行事,然其亦犯下滔天之罪,不可不惩,况昨日已退回牛辅请降之信,郿县董卓族人亦被杀害,其怎可诚心投降,王命不可反复,望陛下不要招揽董卓余党。”

  靠。

  原来都已经把请的信退回去了。

  那还谁说什么呀。

  刘辩稍微有些无奈,揉了揉脸,让自己清醒一些,他本来想只是惩罚李傕、郭汜两人,现在他也无可奈何了。

  刘协听完刘辩的话,本来有些动摇,然后王允的那一句“王命不可反复”让他还是打定了主意,继续按照王允的想法进行。

  其实这件事百官中不乏有和刘辩意见一致之人,但王允此时已经不是特别在乎其他人的观点,颇有一些倨傲,言语也不似之前那般柔和。

  于是,这件事便这样定了下来。

  刘辩突然发现今日的朝会被他带偏了。

  原本是讨论给他封赏之事,结果却成了议事。

  刘协担心王允与刘辩伤了和气,言道:“今日商议为兄长赏赐之事,如何又讨论到旧事之上?兄长,不论想要何赏赐,寡人一定满足。”

  刘协如此,到也是十分爽快。

  刘辩一时也没有想好要些什么赏赐,他突然想起了今日入宫的目的,言道:“王上,某愿不要赏赐,望陛下开恩,放了蔡大人。”

  “可是蔡中郎将?”刘协问道。

  “正是,蔡大人学问渊博,见多识广,亦是忠孝之人,且李利、张恭行刺臣时,蔡大人率府中护卫相救,其护卫皆殒命于臣府上。如此之人,定不是奸恶之人。臣以为蔡大人罪不至死,愿以功换蔡大人一命。

  望陛下准许。”刘辩将早已想好的话说出来,十分真挚。

  这时,马日磾也起身言道:“陛下,伯喈旷世奇才,又对本朝故事知之甚详,可留其著史。”

  “寡人准……”

  刘协正准备同意,王允却道:“陛下不可,董卓乃为祸社稷之国贼,蔡伯喈不声讨国贼,却因一丝提携之恩惠,为之痛惜。难道董卓不该死乎?如此行为,不可令他人效仿,当严惩不贷。

  先武帝不杀司马迁,其谤言传至后世,现国势不稳,切不可留蔡伯喈书谤陛下之言,连我等亦一起为后世所恶。”

  王允言辞恳切,让人动容,他一切皆是为了社稷,只是已经有些失了仁慈。

  “司徒大人,以铜为鉴,可正衣冠,以人为鉴,可明得失,以古为鉴,可知兴替。国势不稳,我等便齐心协力让其稳。我等身为臣子,当尽心竭力辅佐陛下,而不是未尽其力却思身后事,况陛下仁德,汉室可兴。

  蔡大人乃人才,且未变节,感怀提携之恩,人之常情。应留其有用之身。

  至于身后事,则由后人评说。

  司徒大人?”刘辩对于王允之言,自然不敢苟同。

  他突然发现自己今天似乎一直都在与王允作对,心中亦是非常无奈,他亦不希望王允晚节不保。

  然而,王允却仍是倔强地言道:“陛下,臣仍然认为,蔡伯喈当严惩,以儆效尤。”

  王允,亦有他自己的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