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一百七十九章 陛下,万万不可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七十九章 陛下,万万不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直至此时,洛林才算明白王允今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件事在做铺垫,先是派其他人去讨伐董卓余党,让弘农军驻扎于此显得多余,再提马超、韩遂之事,让马超、韩遂两人领一些小便宜退走,给弘农军退走作为参考。

  王允的意思很明显,弘农军已经没用了,领了一些赏赐走吧。

  倒也真是直接。

  殿中大部分人都听出了王允言语中得弦外之音,有人自顾自地坐在一旁事不关己,有人佩服他的老谋深算,有人暗怪王允无端生事,还有人将目光看向刘协,看看刘协究竟想要怎么办?

  到底是站在刘辩,还是王允的那一边?

  其实,一切都只是刘协一道旨意的事,下旨告知长安百姓,弘农军留在长安是为了应对河东的威胁,一切便迎刃而解。

  “王司徒,寡人亦听人提起此流言,只是百姓不知弘农军为何留在长安。而王司徒既然知晓,明艳又言此,寡人实不知其中深意,望王司徒明言。”刘协此话一出,已经是在向着刘辩说话了,也是告诉王允,他知道王允的目的,但念在王允素来忠心,便未拆穿。

  王允正要辩解,刘协却没有给他机会,继续言道:“然王司徒所言亦有一定道理,长安城此时不能再现乱局。”

  他说道这里,看了一眼刘辩,刘辩心中会意,对他点了点头,示意他但说无妨。

  事情已经发展到现在,刘辩与董卓斗智斗勇,死里逃生,已经非常疲惫了。刘辩心中也已经不想再在长安待下去了,哪里还能有弘农舒服呢?

  况且唐姬已经怀有身孕,刘辩也想多回去陪一陪唐姬。

  “撤走就撤走吧,反正等孙坚到了,李傕等人决不是对手。”刘辩心道。

  至于王允,刘辩实在提不起兴趣与他争辩,正所谓“宁与明白人打一顿架,不与糊涂人说一句话”,更何况,王允在某种程度上还是他的老丈人。

  刘辩也就纳闷了,世间竟还有这种跟女婿过意不去的人。

  当然,这也能看出王允对于汉室是觉得的忠心,不会徇私。

  刘协征询了刘辩的同意后,继续言道:“兄长此次离开弘农数月,家眷又早一步回了弘农,不如早些回弘农。”

  刘协自然是从刘辩处知道了唐姬怀有身孕这件事,虽然他非常舍不得兄长,但还是知道刘辩也有归家之意。

  若不是董卓余党仍有威胁,或许刘辩早已请辞了。

  刘辩闻言,笑着对刘协回道:“臣谨遵圣谕。”

  刘协也对刘辩笑起来,这绝非那种逢场作戏的做作之举,而是发自内心为彼此高兴,为彼此祝福,旁人不懂矣。

  一直并未言语的太傅马日磾却是在此时站起,犹豫了片刻,对刘协进言道:“陛下,老臣以为让弘农军此时撤走,着实早了一些,不如等战事明了,再做决定不迟。”然后马日磾又看向王允,语气有些不善地言道:“且这朝堂,不能只是一家之言。”

  马日磾不知刘协为何让刘辩回弘农,先是见王允为难刘辩,又见刘协让刘辩回弘农,以为两兄弟间出了嫌隙,故而也是鼓足了勇气,拼了这条老命,为刘辩仗义执言。

  对于马日磾的仗义执言,刘辩心中感怀,眼睛不禁有些酸楚,伏在老头子耳边耳语了一阵,只见马日磾脸色由怒转喜,激动的有些结巴,言道:“原来是王妃有喜了,老朽这里恭喜了。”

  刘辩扶着眼前有些颤颤巍巍的马日磾,笑着对马日磾点头致意,嘴角满是掩不住喜悦。

  一旁的王允此时也像是触电了一般,机械地转过身,问道:“王妃有喜了,是唐妃?还是蝉儿?”

  王允此时完全忘记了他方才还步步为营要用计让弘农军离开长安,完全像是一个老父亲,或者像是一个老外公一般。

  刘辩看着王允得这般模样,总算相信了貂蝉的话,王允早先也是一番温柔的模样,刘辩虽然不想让他失望,但还是据言道:“是唐妃。”

  王允脸上露出了一些失望的神色,向后退了一步,向刘辩拱手道:“如此,老臣恭喜王上了。”

  刘辩亦回礼道:“承司徒大人吉言。其实,司徒大人不必如此,寡人亦会离开长安。”

  王允似乎若有所思,又似乎怅然若失,叹了一口气,言道:“倒是老臣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刘辩复而言道:“司徒大人为国甘愿屈身事贼,乃是大丈夫,若司徒大人为小人,天下岂不无君子乎?只是……”

  “王上之言,老朽已经知晓,老朽此身已七分入土,又岂会作那权臣梦?”王允知道刘辩要说什么,阻止了刘辩的话,继而言道。

  似乎他已经意识到他此时的症结所在。

  而刘辩也没有想到,只是马日磾的一句话,竟然让他与王允之间有了一种嫌隙消散的境况。

  “希望这不是错觉。”刘辩心道。

  随后,众人纷纷向刘辩表示祝贺,只是没人注意到一旁的吕布有些落寞的神色,一介无人可当的高傲的飞将军,竟也会露出这般神色。

  只不过,他并不是因为王允口中的貂蝉,而是早已不知生死的发妻,那个他做梦也会梦到的女人。

  而后,刘协却是突然打断了众人的道贺,言道:“兄长此次入京,护卫皇宫,除贼一战劳苦功高,寡人已经想好了封赏。兄长收复了河南尹,那河南尹便作为封地赐予兄长,望兄长能够善待河南百姓。”

  刘协此言一出,方才还显得有些热络的大殿顿时变得十分冷清,可见刘协的这个封赏大大超出众人的意料。

  河南尹有什么?

  有洛阳,本朝旧都。

  刘辩曾经是什么?

  皇帝,洛阳的皇帝。

  敏感之人,敏感之地,此二者联合起来,让众人不禁生出许多遐想。

  纵然刘辩劳苦功高,然而此举却是万万不可,还没等刘辩自己出言拒绝,王允已然再次站出来,对刘协言道:“陛下,万万不可。”

  果然一切都是错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