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一百八十章 刘辩的诺言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八十章 刘辩的诺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对于将河南尹加入自己的封地,刘辩嘴上是拒绝的,但是心中还是有些高兴的,毕竟他麾下大将徐荣此时仍为河南尹,如果河南尹真的成为他的封地,这样徐荣和樊稠继续呆在河南尹也就名正言顺了。并且,多一块封地,多一些收益,只是这个地方稍微有些棘手罢了,是本朝故都洛阳的所在地。

  若让刘辩真的拿到这块封地,流言恐怕恐怕不会比今日长安城中少,不知道会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他。

  刘辩最初将两人放在河南尹的最初目的也是为了守卫住门户,且做权宜之计。

  原本刘辩这次回弘农,心中也在盘算着要不要将两将撤回来,毕竟董卓已经死了,朝中及地方需要逐渐恢复秩序,他再将徐荣、樊稠两人放在河南尹也显得极为不合适。

  刘辩望着起身的王允,心中想道:“且随他去吧。”

  王允起身之后,言洛阳作为本朝故都,虽被大火、盗匪破坏,然有朝一日,朝廷仍要回归洛阳,才算对得起历任先皇。故而河南尹乃要害之地,不可作为诸侯王的封地。

  王允甚至言可将黄河以北的河东郡封给刘辩,也算是一块不错的封地。王允这也打着不错的算盘,如今河东郡内,董卓死后剩下的西凉军以及郭太死后剩下的白波军均分布在河东郡内,也是一个充满匪盗的地方。

  王允请刘协将河东郡代替河南尹封给刘辩,也是希望借刘辩之手,除去河东郡剩余的盗匪。

  刘辩闻言,吐了吐舌头,心道:“河东郡也不错,反正也是一郡之地。”

  王允之后,太尉赵谦、司空种拂亦起身赞同王允的观点,认为河南尹乃重中之重,不可成为封地,只有马日磾一个人先是想要站起来劝阻,却又摇了摇头,坐了下去。

  刘协正要再说些什么,王允却又是言道:“陛下,臣等之愿便是早日护陛下回到洛阳,在洛阳重振社稷,且如今长安城中百姓,多半来自洛阳,众人亦欲随陛下一同归去。陛下切不可如此。”

  刘辩此时仍沉浸在方才与王允重归于好的思绪中,此时仍然有些没有缓过劲来,直到众人都纷纷发言完毕,他才缓缓地站起身,言道:“陛下,臣以为此番赏赐有些过重,臣惶恐。”

  刘协却是摆了摆手,言道:“兄长休要言此,从崤山护寡人与百姓西迁,再而功伐河南诸路西凉人马,最后保护皇宫,这些赏赐,寡人还觉得不够。且本次入京,兄长经历诸多磨难,若非寡人受董贼所要挟,兄长本不必经历此事。”

  然后刘协又看了看司徒王允、太尉赵谦、司空种拂三人,言道:“公之心,寡人已知晓,寡人亦有回归洛阳,重振社稷之心。然此时洛阳经历大火、盗匪,宫室大多损毁。据兄长所言,洛阳城中虽已恢复一些人口,却远远不足,街道、建筑更是仍未恢复。

  一切方兴未艾。

  洛阳城重建,出了兄长,不知诸公还有何人选?

  是关东各路自相攻伐之义军,还是董卓余党,还是不肖匪盗。难道公可为之?

  寡人之兄长可为。

  此事无需再议。”

  刘协一席话说得三人哑口无言,要是让关东各路诸侯为之,虽有能力,然众人却担忧其心术不正,要是让朝中的士大夫去,手无兵权,自己能不能在混乱中活下来还是一回事,若是要让吕布、段煨这些西凉降将去,他们更加不放心。

  所以思来想去,貌似还真的只有刘辩合适。一来,弘农国富庶,有钱,二来,弘农军所向披靡,又能镇压宵小,三来,弘农国又紧邻河南尹,四来,弘农王貌似还真没有过一丝想要反叛,取代当今陛下的意图。

  即使王允一直将刘辩视为威胁,也说不出来刘辩想要反叛的端倪,只是刘辩之前所为,太过于深得民心,又加上其麾下弘农军所向披靡,倒显得有些拥兵自重。端倪嘛,王允也找不出来。

  王允、赵谦、种拂三人心中对刘协之言有些认可,但是却又有些犹豫,这时一直不说话的太傅马日磾缓缓起身,躬身对刘协言道:“陛下,老臣本也以为将河南尹赐予弘农王有些不妥,然老臣听陛下之言,又觉得极为可行。

  为今只差一事,那便是弘农王是否愿将洛阳归还,作为朝堂之所?”

  言罢,马日磾看向刘辩,并向后者眨了眨眼睛,示意他赶紧接茬。

  刘辩恍了一下,上前言道:“陛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届时臣愿将河南尹全数让出。”

  有了刘辩的这个保证,王允、赵谦、种拂三人找到了一个台阶,纷纷故作犹豫地思考一番,而后佯装他们似乎也没有其他好办法,再而言道:“既然陛下信任弘农王,那便依陛下之意。”

  于是,刘协揉了揉脑门,对三人言道:“公等皆是忠直之臣,实乃寡人之幸。”

  然后,刘协命众人散去,与刘辩两兄弟在杨瓒的护卫下,似乎准备彻夜交谈。刘辩也让吕布转告张辽等人先回营中,明日再来接他。

  两人在殿中从小聊到大,从洛阳聊到长安,然后刘协突然对刘辩言他想到司隶以外的地方去看看,他听说不同地方有着不同的风貌,有四地方一年四季,有些地方却是从未见到过雪。

  世间如此神奇,他想去看一看,然而他身为天子,却也没这般自由,犹其他还想做一个优秀的皇帝。

  “至少让后世见寡人的故事,能够知如何中兴。”刘协特地引用了刘辩之前的话,颇为自豪地看着刘辩。

  刘辩闻言,想了想,自从他来到这里之后,似乎也只是穿梭于洛阳与长安之间,从没领略过其他地方的风土人情。刘辩想要答应刘协,却又担心所去之处饿殍遍野,并非盛世。

  刘辩叹了一口气,摸着刘协的小脑瓜,言道:“有朝一日,为兄带协儿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