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河南之议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八十二章 河南之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刘辩回到弘农国已经有两日,长安城的诏书也终于到达弘农,刘辩的封地又多了一大块,河南尹正式纳入他的囊中,河南有二十一县,比弘农国早先的九个县多了一倍还多。

  只是王允、赵谦、种拂三个老臣对此特别上心,诏书可是清清楚楚写了“赐河南二十一县之地,重建东都,以备朝廷东归”这些话,时时刻刻提醒刘辩,这河南尹早晚还是要收回去的。

  “王上,臣还要去梁县去寻孙将军,留不得。”刘辩客气地想要留前来宣读诏书的小黄门在弘农待上几日,小黄门却是赶紧推辞。

  刘辩知道他是要去寻孙坚,便知不能贻误战机,不再留他。

  待小黄门收了刘辩的好处离开后,刘辩身后的徐宁不禁吐槽道:“这封地还是要收回去的呀?”

  华歆赶紧向门外看了两眼,确定离开的小黄门没有听到,对徐宁言道:“仲期休要胡言,这要是让天使听去,岂不是让陛下对王上心生嫌隙。”

  徐宁被华歆这么一说,赶紧噤声,不再言语。

  荀攸却是笑了起来,言道:“子鱼,休要再唬仲期。”

  然后他又对徐宁言道:“诏书中言明重建东都,而重建之事,劳民伤财,今陛下及王上皆仁德,岂愿看百姓方离战火,又陷劳役,故而此事短时不可成。

  且陛下拿回河南,再赏赐者岂会少于河南?”

  徐宁闻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心道这似乎也不是一件坏事。

  一旁的来宁、张辽两人倒是没有任何表情,他们似乎对刘辩的封地有多大似乎比更没有那么大兴趣,面色平淡如水。

  若是董横在,三人倒是一道不错的风景线。

  荀攸讲完这些之后,眼神看向华歆、皇甫嵩两人,犹豫了一番,对刘辩言道:“王上,如今河南尹已成王上封地,洛阳乃是河南、弘农居中之地,且有八关相护,是否移驾洛阳?”

  荀攸此言一出,堂内死寂一片,似乎所有人都止住了呼吸,等着刘辩的回答,连张辽、来宁两人也已经察觉到气氛有些异常,吞咽起了口水。

  刘辩将诏书卷起来收好,转身认真地言道:“陛下所说回归东都之事,确是真挚之言,故洛阳仍是天子之地。寡人若长居于洛阳,恐受天下人指摘。”

  荀攸心中已知刘辩之意,道了一句:“臣知晓了。”便退了回去,心道:“王上并未被利益冲昏头脑,某可安心。”

  皇甫嵩、华歆两人亦各有心思,皇甫嵩是汉室老臣,对于刘辩的言语非常开心,而华歆却陷入了沉思,心道:“王上留在弘农,对长安诸县的掌控便要弱一些,且长安诸县县令,并非王上任命,多有人与关东人马勾结,若河南出事,不能及时处置。”

  荀攸似乎看出了华歆的心事,对刘辩言道:“王上,此前河内太守张杨,屡次出兵进入河南,恐河南诸县,有人与其互通。然有一人可与张杨互通,便可有另一人与袁绍互通,应小心才是。”

  刘辩闻言,心中深以为然,他又看到华歆也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知道此事也比较棘手,故而向华歆问道:“子鱼先生,不知可有良策?”

  华歆听刘辩相问,便将心中所想对刘辩言道:“王上,如今徐公茂屯于洛阳,樊子密屯于荥阳,而洛阳与荥阳之间又有偃师、巩、成皋三县,可令元仪、季才、公肃分别为三处县令,以保洛阳与荥阳畅通。”

  刘辩看着身边的马礼、杨俊两人,点了点头,这都是在危难时都能留在他身边的人。

  至于华歆口中的“公肃”是何人,他有些一头雾水。

  他想遍了麾下的文臣武将,也没能成功对上号。

  华歆见刘辩看了看马礼与杨俊而后又陷入迷茫之后,知道刘辩不知道第三个人是谁,虽然那人已经在自己身边帮忙,却是刘辩去长安之后的事,尴尬地刘辩言道:“王上可还记得攻打华阴时的那个书生?后来卢尚书来弘农讲学,被伯平举荐到这里……”

  听到华歆的话,那个奉段煨之命到湖城请和,最终言“众将固守城池,王上未必能攻下华阴”的那位,贾诩之子贾穆,好像是个硬骨头,刘辩倒还算欣赏。只是后者似乎一直谨记刘辩那句“今日寡人不杀汝,若华阴城中再见汝,定杀无赦”,即便在这弘农城中依然不敢见刘辩。

  “贾公肃倒是个血性之人,既然子鱼先生信任于其,寡人便信任先生。”刘辩可是知道贾穆之父贾诩此时仍在河东郡,仍是董卓余党的一员,故而说出了“信任”这一个词。

  华歆听到刘辩之言,知道话中之意,言道:“公肃之父虽在河东西凉军军中,然其德行能力,臣信之。”

  刘辩见华歆如此说,便也不再言语,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华歆的这一个提议,至于接下来的事便由荀攸、华歆、徐荣等人具体去办。

  随后刘辩又嘱咐了一句,一定要给妥善处置原来的县令,绩优者可以提拔到弘农为官。

  华歆也是回了一句:“王上仁德。”脸色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

  然后刘辩看着马礼、杨俊两人,对两人做着嘱咐,杨俊有大才,又足够勇敢,其才能足以为一太守,这县令对于杨俊也只能算是小试牛刀。而对于马礼,刘辩已经看到了成长,马礼足以为一个谋士,只是如今董卓身死,董卓麾下余党又将面对孙坚、段煨、李肃三人的围剿,翻不起什么波浪。

  这天下终究是要归于平静。

  而天下归于平静,谋士便少了扰动风云的战场。

  刘辩让马礼去做县令,觉得有些可惜,只得对马礼、杨俊两人言道:“且展汝才。”

  不一会儿,刘辩差人去唤的贾穆终于蹑手蹑脚地进了堂内,他一见到刘辩,便跪在他身边,言道:“臣贾公肃谢王上信任。”

  刘辩见贾穆此举有些浮夸,赶紧去扶,却又听贾穆言道:“王上,此次大军围剿河东西凉军,西凉军必败。家父曾劝李傕等人请降,只是朝廷未许。王上可否救家父一条性命,臣必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刘辩心中叹了一口气,心道:“怪不得,原来是为了其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