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安邑之战(上)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八十六章 安邑之战(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安邑城此时的守将正是郭汜与李暹,而那名西凉军士进了安邑城后便直接去营中见了李暹,将其在弘农军营中听到的、见到的消息全部向李暹进行了禀报。

  李暹早已收到弘农军来到河东的消息,方才与郭汜一起商议完对策,他乍一听到弘农军后续还有八千援军,后背登时留下了冷汗,不禁吞咽了一下口水,再一次问道:“真的是亲耳听到吗?”

  “正是小的进弘农王营帐时,亲耳所听。”那名军士斩钉截铁地言道。

  “汝且下去休息。”李暹将军士打发去休息后,直接出了府,去寻郭汜,将这一切全数告知后者,后者亦是惊出一身冷汗。

  郭汜等人早先知道朝廷派李肃、段煨、孙坚前来河东讨伐众人,而弘农军却回了弘农,引得西凉军众将皆以为这是刘辩的疑兵之计。

  今日弘农军到来,正好印证了众人的猜想,于是郭汜、李暹两人便将这八千援兵当成了孙坚的人马,心有些骇然,这也是西凉军众人此时并不知晓孙坚已经陨落的缘故。

  孙坚可是多次战胜西凉军的苦主,曾先后击败胡轸、李傕、王方、华雄等人,另外孙坚麾下几将也都勇武不凡。

  郭汜思量着李暹的话,仔细思考着每一个细节,复又言道:“弘农王本言攻下安邑城之后才放其离开,今未攻城,却放其离开,应该故意为之。恐援兵是真,八千数目是假。”

  李暹对于郭汜之言深以为然,却又言道:“不管援兵数量多少,当差人至解县知会叔父,看是否能派些援手来。”

  “善。”郭汜点了点头,便将此事交与李暹。

  随后,李暹回到府中,将所有的事吩咐下去,在屋中踱步,思考着目前的战事,心中非常烦乱。

  另一边,刘辩却早已进入了梦乡,睡得很好。

  有高顺、徐晃两名大将在身边,又怎么能睡不好呢?

  当然,还有城内消息已经传来的缘故。

  翌日一早,刘辩早早起床,率大军开拔,一行近三千人浩浩荡荡地来到安邑城外,准备攻城。

  郭汜率领百余骑出了城门,在安邑城外八百米处站定,似乎在等着刘辩上前搭话。刘辩见状,亲率来宁、徐宁并一百卫士上前,来到郭汜身旁十步远。

  郭汜见刘辩亲至,拱手言道:“王上,可是来讨伐末将?”

  “若汝下马受缚,随寡人回长安,也可少些兵戈。”刘辩并未直接回答郭汜的问题,但似乎也表明了来意。

  对,就是来讨伐你的。

  郭汜又道:“若末将随王上至长安,可有活路?”

  “汝至河内败于韩浩,西逃河东之际,纵兵劫掠百姓,是也不是?若是则难活,然寡人可保汝麾下将士活。”刘辩并没有打算骗郭汜,原本他在长安劝进言时,也没打算放过李傕、郭汜两人。

  郭汜闻言,沉默不语,半晌,叹道:“末将追随太师多年,如此行事,亦皆奉太师之命。太师故去,我等本上书请降,想朝廷念及早先战羌之功,允我等一条性命。然朝廷驳回我等请求,当是逼我等谋逆,末将自是不能随王上回长安,今日且有一战。”

  言罢,郭汜便调转马头,引兵回到城内,刘辩身边兵少,自是不能追击,也退了回去。

  郭汜回到城内,对身边的李暹耳语道:“汝叔父可有消息?”

  李暹则告诉一路援军已经在来安邑的路上,让郭汜很是满意,不枉他拖了一阵时间。

  不过,是拖延时间,还是寻一条出路,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不一会儿,安邑城的攻城战便已展开,高顺、张辽两人为先锋,率弘农军及太阳令卫援麾下人马近两千人为先锋,向南侧城墙发起了进攻,由于是渡河作战,弘农军并未携带太多辎重,攻城器械都是卫援提供的,故而只能靠着盾牌掩护,一点一点向城墙靠近。

  郭汜、李暹两人皆站在南城墙上指挥战斗,命麾下弓箭手对已经进入射程的弘农军士兵发起攻击。

  “放箭。向敌人的空隙,向拿着登城梯的敌人放箭。”李暹声嘶力竭地在横墙上喊着,确保每一个军士都能听到他的命令。

  由于没有云梯车,弘农军只能抬着类似于普通梯子的登城梯向横墙奔跑,这样需要盾步兵与抬梯兵之间的相护配合。

  不断有军士倒地,让刘辩有些心疼。

  但这些并不能阻挡弘农军前进。

  “还不够,都给老子瞄准点。”郭汜看着弘农军越来越近,对身边的将士喊道。

  随着军士不断倒下,弘农军也渐渐到达城墙边,将登城梯架起,向城上发起冲击,而守军自然也将檑木、滚石丢在攻城军士的身上,阻挡着弘农军的攻城。

  郭汜早先与杜畿交战,也是学到了一些守城精髓,命人将油倒下,然后用火引燃,将弘农军的登城梯烧掉。

  高顺见状,捡起地上的一个盾牌,不顾火焰,向上冲去,期间还挡住了一块掉下来的檑木,终于在火势大起来之前登上了城墙。

  似乎城上的守军也被他这种行为吓到了,竟然没有人向他射出箭矢,直到他登上了城墙才反应过来,纷纷向他围拢。

  高顺则端起长枪,开始与城墙上的守军拼杀,张辽见状,命身后跟上来的两个云梯都架在高顺所在的地方,率先带人上去支援高顺。

  城上高顺见守军要继续如法炮制,将两个云梯引燃,他用力向身边一名军士撞去,借力将端着油的军士撞到,撒了满地。

  这时,高顺身后一名西凉军军侯见高顺此时身形不稳,欲一刀砍向高顺咽喉,高顺已然有些反应不及。

  然而那名军侯却身形一滞,已被将兵刃换成长刀的张辽一刀结果,高顺见张辽登上城墙,两人便一左一右,分别杀向两边,为身后的将士开拓一片空间。

  刘辩在城下看着攻城的画面,暗自为将士揪心。

  正在这时,城墙边缘突然飘出一个红色绸缎,刘辩对身后梁宇言道:“出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