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一百八十九章 狼子野心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八十九章 狼子野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难道李子穆、段忠明未与汝等交战?”刘辩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那名西凉军侯。

  “这……”那西凉军侯似乎有所隐瞒,口中断断续续,似乎心中在想着什么说辞。

  徐晃见状,将手中大刀抵住西凉军侯的喉咙,斥道:“快说。”

  言罢,徐晃作势手中一动,那西凉军侯被吓得双腿发软,却又不敢乱动,赶忙小声言道:“那内应便是李子穆。”生怕喉咙活动太大,被徐晃手中大刀伤到。

  刘辩听到这话,心中更是不可思议,这李肃才与吕布合伙诛杀董卓,如今怎么又和李傕等人扯上了关系?

  只听那军侯又道:“初战几阵,我军胜少败多,李、张两位将军商议向凉州撤退。贾从事言退回凉州路途遥远,必无活路,不如力拼李、段,聚兵杀往长安,为太师报仇。若能成功,则奉天子以正天下,若不能,再退不迟。

  正在此时,李子穆传来书信,言杀太师皆吕奉先、王允两人所为,与其无关。不如众人一道率军杀入长安,一可为太师报仇,二则有高官厚禄相待。何乐而不为?

  李将军正愁一时无法击破汉军,遂与李子穆联合,趁夜袭击段忠明大营,只段煨数人向北逃窜。

  后正巧郭将军率败军来此,李将军闻王上仍有援军,遂连夜出发,赶往长安。”

  刘辩听着那西凉军侯的话,越听越心惊,心道:“李肃果然狼子野心,根本不应该放过他。”

  若真是如此,李傕等人已经出发一天一夜,此时早已在几十里之外,最迟还有两日便可抵达长安,他想要追上西凉军,并不是一件易事。

  况且麾下将士连续两日赶路、战斗,体力已经有很大的消耗,若是遇见西凉军伏兵,很可能一时无法取胜。

  刘辩身旁的王邑、范先两人此时脸色也不是很好,王邑早先劝谏刘辩不要攻城,若是刘辩采纳了他的谏言,估计发现西凉军目的时,西凉军早已经包围了长安城,一切都晚了。

  范先此时发现之前给出的全是错误的情报,心知自己胡诌军情之事已经暴露,赶紧跪下,言道:“王上,末将未能探得准确军情,末将有罪。”

  王邑原本想为范先开脱几句,可张了张嘴,又将嘴闭上,没有言语。

  刘辩没有理会范先,而是交过之前随范先一同前来解县打探军情的将士,询问起来,便有人吃不住刘辩言语间的威严,将那日遇到张绣战败,众人只是在解县外围转悠了一阵,便向安邑城禀报虚假糅杂的军情。

  随后刘辩又挑了一命军士,亦是如此说此。

  刘辩此时脸上并无任何表情,只是静静地看着范先,让后者心中恐惧万分,似乎已经察觉到了刘辩此时的用意。范先又看了看没有任何表示的王邑,甚至他都没有骂自己一句,心中原本还存在的一点侥幸都没有了。

  于是,范先心下一横,突然从地上站起,从腰间拔出大刀,冲刘辩刺去。

  而刘辩似乎早有准备,向后闪了一步,让范先扑了个空,此时徐宁已经仗剑杀到,一剑挑开范先复向刘辩砍去的大刀,而后手腕翻转,刺向范先咽喉,将其一击毙命。

  从范先拔刀,到徐宁将其击杀,也就两个回合时间,众人尚未反应过来,这场谋逆便被终结。

  王邑此时心中异常震撼,心道:“早闻弘农王麾下有数位骁将,之前攻城便见高伯平、徐公明两人骁勇,不曾想,一身边护卫,剑术竟如此了的。”

  另一边的西凉军侯咽了一口口水,心有余悸,庆幸方才自己没有一时冲动挣脱束缚杀向刘辩,否则也是一样下场。

  不过,这名军侯明显高看自己了,他能否挣脱徐晃束缚,还是未知数。

  范先一事并未引起太多波澜,毕竟范先有错在先,又持刀砍向弘农王,没有人为他惋惜。

  刘辩与众人商议,李肃邀请李傕等人进攻长安,必然是有所依仗,恐怕长安城即使有吕布镇守,也不一定能够守住。

  于是,刘辩决定率弘农军连夜出发,留王邑整顿河东郡人马,随后跟上,剿灭李傕麾下西凉军。

  王邑当即应承下来,他也知道此事刻不容缓,正好河东郡北部的白波军残党杨奉、韩暹、李乐、胡才等人多次联络于他,表示原降。此时正好可以借助他们的力量。

  一切商议完毕,刘辩差吴羽前去联络秦琦,命其率船舸先回弘农,因为秦琦逆流而上必赶不上众人,众人可在左冯翊寻船渡河。

  于是,刘辩率领弘农军立即出发。

  大军追赶了一夜,连西凉军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只是遇到了两处扎营的痕迹,似乎证明了李傕等人的目的正是长安。西凉军似乎想要集中力量进攻长安,所以并未留下任何伏兵干扰弘农军,让行军变得颇为顺利。

  翌日一早,西凉大军仍然遥遥无期,然而刘辩麾下将士早已人困马乏。于是,刘辩命令将士休息半日,而梁宇则自告奋勇,愿向前为先锋,再探一段路。

  刘辩依允,梁宇率军而去。

  停下来之后,刘辩便开始心神不宁,开始担心长安之后的形势,若真叫李傕、郭汜、李肃等人将长安城攻下来,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董卓已死,朝堂好不容易清明一些,王允虽然有时虽然会不理睬其他人的想法,但他最起码是终于大汉,一切为了朝廷。

  但李傕、李肃等人就不一样了,他们各怀目的,行事必然也不同,恐怕他们不能成为董卓,但也差不了多少。

  而他多半是不能在到达长安城之前截住西凉军了。

  这时,马礼突然来寻他,似有要事。

  “王上,臣以为我军可能不能在西凉军之前赶赴蒲坂渡河,若西凉军渡河前将其余船只毁坏,我等将不能渡河。

  故此,臣以为我军应向西北行进入郃阳,由郃阳渡河,若西凉军大意,或许我等尚可追上。”马礼指着地图上的两处渡口,对刘辩言道。

  若想最快赶到长安,一直向西北由蒲坂进入左冯翊最快,然若真如马礼所言,众人即使到了蒲坂也无船可渡,往南虽临近华阴却有河却无渡口,故而不如直接前往郃阳。

  马礼之言不无道理,但刘辩还是先等梁宇回来,再做决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