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两百零一章 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我的书架

第两百零一章 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因为董横、董云兄弟许久未见的缘故,刘辩故意让队伍在濮阳多呆几日,以让董横能够与兄长多一些时间相处。

  毕竟现在双方已经不再是敌对阵营,刘辩这样做也是无可厚非。

  马日磾、赵岐两人多次请求早日出发,言关东州郡众多,若按现在的速度,何时才能回归洛阳。

  刘辩知其所言有理,然又知两人真实缘由并非如此,故而一再推脱,并言道:“百姓恶吕奉先,因其曾为董贼旧部,百姓恶我等,因我等与吕奉先并行。公等匆然离去,不如静心思考,如何解决东郡新疾?如此,小则为东郡安定,大则为社稷谋福,何故因百姓一时相恶而匆然离去?”

  刘辩这一段话倒是说得大义凛然,但他自己心中也没底,根本没有什么办法来解决眼前的问题。他这么说,也不过是为了能够多待几日罢了。

  马日磾闻言没有言语,赵岐倒是颇有感悟,言道:“王上仁德,臣自愧不如,然臣有心,却无解决之策,如之奈何?”

  赵岐言中之意,便是向刘辩请教有何办法,然而这话都是刘辩临时想出来的,他又哪有时间在心中琢磨出一个办法,故而言道:“民生之事,赵太仆且在心中琢磨琢磨。”

  言罢,刘辩便合上双眼,开始在闭目养神,旁边两人知道他这是下了逐客令,遂相继告辞离去,只是赵岐走的时候一脸沉思。

  翌日一早,刘辩晨练完毕后想要去街上转一转,却见到赵岐早已在街上,身边还围拢了一圈百姓,像是对百姓们解释着什么。

  刘辩只听到赵岐说了些类似于“吕布手刃董贼”、“其心已正”、“定会保境安民”一类的话。

  刘辩远远地听了一会儿后,满含笑意地离开了,赵岐所采用的虽然是最笨的方法,但确实最实用的方法,真正地贴近百姓,与百姓交流,最直观地知道他们在想什么,解决他们的问题。

  “有赵太仆,东郡之疾可医也。”刘辩心道。

  或许赵岐在地方更加能够让他展开自己的抱负。

  又一日后,赵岐来见刘辩,言其所为,但坦言成效却似乎不大。

  刘辩则安慰道:“公已在百姓心中埋下种子,待他日吕奉先行善政,久而久之,自会开花结果。”

  刘辩这也不是空穴来风地安慰赵岐,他已经听董横回报,百姓对于众人的态度已经有了一定的改观,至少已经慢慢在变化。所以,刘辩还是有一些根据的。

  正在此时,来宁突然跑了进来,禀报道:“王上,有百姓请求见您。”

  “哦?”刘辩抬了抬眉毛,心中有一些疑问,跟着来宁走了出去,赵岐亦好奇地跟了出去。

  来者是一个老者领着一家老小,手里端着一个篮子,篮子里面有一些蔬果,还有几个鸡蛋。

  老者见到刘辩,突然跪在地上,言道:“王上,小民早先到洛阳省亲,却被西凉军裹挟至长安,若无王上的粥米果腹,恐早死于西行途中。

  小民此次随东行队伍到长安,几经辗转,终于回到家乡,听闻陛下至此,特来拜见。

  乡野小地,一些果蔬,以及几个鸡蛋,请王上莫要嫌弃,请王上收下。”

  刘辩闻言,感慨老者经历波折的同时,也赶紧将老者扶起来,然后接过老者的篮子,拍着老者的手,言道:“老丈一片热忱心意,寡人岂敢推却。”

  然后他让徐宁去将篮中的果蔬、鸡蛋方回府中,然后取一些自己吃的食物、水果,并一些钱财放在篮中给老者带回去。

  刘辩方才看到老者身后的小孩子两眼直勾勾地盯着篮子里的果蔬,虽然非常想吃,但小手紧紧攥紧,忍住了,想毕老者家中并不富裕,这篮中之物已经是老者家中用来卖钱过活的东西。

  故而,刘辩既要领老者的情,也要照顾一下老者,礼尚往来,人之常情。

  不一会儿,徐宁将装得满满的篮子带了回来,刘辩看到里面装了许多水果,还有一只烧鸡,下面还可以看到一些钱币。

  他接过篮子,亲自送在老者手上,言道:“来,寡人领了老丈的心意,老丈可不要推却寡人的心意,望老丈福寿安康。”

  老者原本想要推辞,听了刘辩的话,用手接住了篮子,眼中不断流下眼泪,连忙道谢,说着“王上仁德”一类的话。

  说实话,刘辩有些担心老者激动地晕过去,赶忙安抚,让老者身后的儿子、儿媳将篮子接过去,继而言道:“老丈,如今朝内安定,只余各地一些黄巾余党尚存。

  朝廷任命吕奉先为东郡太守,便是倚重其武勇善战。

  想必待吕奉先将黄巾余党消灭干净,东郡便会愈加安定。”

  老者闻言,连连称是。

  不一会儿,刘辩又与老者一家寒暄了一会儿,了解了一些东郡现在的情况,而后亲自将老者一家送走,又回了府中。

  刘辩听到老者家的儿媳对小孩子言道:“只许吃一点,其他的拿去卖,可以换好多粮食,够吃几个月的。”

  刘辩摇了摇头,没有理会,心中感慨这便是百姓现在的真实生活,不知何时才不用如此,不求人人富足,只愿人人皆可温饱。

  刘辩原本以为老者的出现只是一个单一事件,结果老者离开之后的几日,又有许多百姓找上门来,大部分人都是与老者原因相同。当然,大部分人都是假的,他们甚至从来没去过洛阳。

  刘辩思忖了一番,并未拆穿众人,而是如法炮制,将他对老者说的话,又再一次对其他人说了一遍,他也想借着这个机会让百姓与吕布之间的关系缓和一番。

  所以也就继续如此。

  只是刘辩这样,着实有些累。

  后来,吕布在董云的提醒下,也给刘辩带来了一些果蔬、钱币,他也是知道刘辩这样也是为了帮他。

  赵岐更是在马日磾面前言道:“王上这两日,效果胜过某数月之功。”

  马日磾笑了笑,心道:“不管如何做,最终还要看吕布如何为政。”

  最后,刘辩竟然再次主动提出离开濮阳,奔赴下一站,他实在是有些太累了。

  因为直到刘辩出城之后,仍有一些百姓围再他身边。

  刘辩心中不禁思忖道:“如此行事,恐难以长久,以利安抚百姓不如以仁政德行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