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二百零五章 汝糊涂

我的书架

第二百零五章 汝糊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既然是误会一场,寡人便心安矣。”

  南皮城中,刘辩听完荀彧的讲述,知道一切都是误会,让董横、徐宁、来宁等人解除了警戒,队伍中又恢复了一些生气。

  刘辩交代了徐宁一番,令其将事情讲与马日磾、赵岐两人,也好让他们安心。

  马日磾、赵岐两人闻言也是各自拍了拍胸脯,舒缓着方才所受的惊吓。方才那个阵势,真的是让两人如临大敌。

  “老夫的心都要被吓停了。”马日磾看到徐宁再次折回,不禁对徐宁抱怨道。

  “马太傅且放宽心,这也是为了队伍的安全。”徐宁随后离了马日磾的马车,向刘辩复命去了。

  马日磾无言以对,又讲头缩回了马车内。徐宁说的没错,这一路,若不是刘辩的警觉及其麾下将士的护卫,恐怕他早已经没了性命。

  说句心里话,马日磾有些后悔揽上这一趟差事,毕竟王允和刘辩才是导致袁绍由太守变成县令的始作俑者。但最该怪的还是袁绍自身,怪他为了掌权,动了令立皇帝的歪心思。

  你自称大将军也罢,你招揽人才、招募军队也罢,你做盟主过一把瘾也罢,然而你动了另立皇帝的心思,付出了行动,还让当今陛下知道了。

  那便是自寻死路。

  刘协并未杀了袁绍,诛其族人,已经是莫大的仁慈。

  “糊涂啊。”马日磾想到当年袁隗故去,以命为袁家挣得了名声,天下英雄皆愿投效袁绍而讨伐董卓,结果,袁绍却动了歪心思,一切化风而去。

  虎牢关一役,先小胜而后大败,袁绍随后退回河内,不思进取。董卓都已经死了,袁绍却没有再一次行动。还有人言袁绍图谋冀州,明显是想要汉室江山更加动乱,从中谋利。

  许攸的这些小动作,多半也与袁绍有关。

  四世三公之美名怕是要毁在袁绍的手上。

  马日磾正在想着袁绍的事,队伍却是停了下来,原来已经到了曹操为众人安排的住所,曹操也再次来到近前,对众人言道:“王上、太傅大人、太仆大人,路途劳碌,辛苦至极,今日先休息一番,某明日再来拜会。”

  随后曹操呈给刘辩一些竹简,言道:“渤海之事,某大致整理了一番,供王上查看。某明日再来具体禀报,今日便不再打扰。”

  言罢,曹操便向刘辩行礼告辞,又与马日磾、赵岐两人简单寒暄了几句,便率领夏侯惇等将先行回去了。

  刘辩等人虽然经历了几场大战,但麾下人手依然充足,护卫之事并不用曹操操心。

  另外,曹操方才听完荀彧的汇报,他也不敢再派人护卫在刘辩等人的住所周围,以免再次引起误会。曹操并未与刘辩等人解释这件事,毕竟荀彧已经解释清楚,他再这样做,也是多此一举。

  待曹操以及其麾下将士离开后,刘辩命董横安排好护卫工作,又与马日磾、赵岐两人交代一番,让两人没事最好少出门,以免遇到危险。

  刘辩心中总是隐隐感觉这件事并没有荀彧说的那么简单。

  麹义的那个眼神绝非有些怨恨而已,刘辩多少感觉到了一丝杀意。另外,投效曹操的原袁绍麾下文臣、武将绝非麹义一人。如果有麹义一个例子出现,那便还有其他人像麹义一般。

  当然,这些担心刘辩并未与马日磾、赵岐两人讲,他讲了只是给两人徒增一些烦恼罢了。

  “马太傅、赵太仆,这些是曹孟德提供的一些关于南皮城情况的一些统计,两位先看一看,寡人先去休息一番。”刘辩为了给两人找一些事做,怕两人闲不住出去走动,所以讲曹操提供的竹简都交给了两人。

  当然,他自己看着这些竹简的数量也有些头痛,索性交与两人,然后再听两人的总结便可以了。

  也可以说,刘辩是为了偷懒。

  随后,刘辩离了马日磾和赵岐,又命董横安排好值卫,便到屋内倒头便睡。

  他方才一直保持着高警觉的状态,现在却是有些劳累,着实需要休息一番。

  不一会儿,他便进入了梦乡,来宁则亲自守在他的门外,护卫着他。

  目前,弘农国卫士将领一共有三人,分别为董横、徐宁、来宁,其中董横负责统帅卫士,徐宁、来宁两人则负责刘辩的专门护卫,两人轮流休息,一直保证刘辩身边有人护卫。

  当然,这主要是在刘辩休息、并无太多卫士环绕的时候。

  这一边,刘辩已经进入了梦乡。

  另一边,曹操一脸怒意地回到府中,在堂内来回踱步了半晌,命人将程昱、麹义、淳于琼等人唤来。

  夏侯惇、典韦、曹仁、曹洪、于禁等将不知曹操何意?面面相觑。曹洪离荀彧比较近,想要问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荀彧则装作没有听到一样,在一边低着头,没有言语。

  曹洪见荀彧这样,也就不再询问。

  只有一旁的陈宫看着曹操、荀彧两人进来之后的表现,似乎若有所思,猜到了一些什么。

  不一会儿,程昱、麹义、淳于琼等人赶到,还有曹操并未让人去叫的刘晔也赶了过来,毕竟皇帝使者到渤海,可是一件大事。众人看到曹操脸上的怒意,反应不一,刘晔、淳于琼一脸疑惑,麹义则有一丝惊慌,程昱却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

  曹操见他叫的几个人都已经到了,扫视了众人一眼,言道:“今日可有人瞒着某,欲对弘农王不利?”

  曹操一言令堂内众人皆倒吸了一口凉气,“欲对弘农王不利”可是一个不小的罪名,曹操当面对众人言此,一定不是空穴来风。

  于是,众人你瞧着我,我瞧着你,相互打量起来,最终,众人的视线都落在了一头冷汗的麹义身上。麹义犹豫了一番,最终跪在了地上,言道:“大人,一切皆是某之错,某糊涂。昔日袁本初有恩于某,某便动了心思,差点犯下大错。”

  “大人,麹将军也……”程昱见麹义主动承认,准备为麹义开脱一番,却听曹操吼道:“住嘴,秒才今日多带了些人手巡查,是否出自汝之言?”

  “某只是为了更好地保护使者罢了。”程昱解释道。

  “仲德,汝糊涂。如此倒是让弘农王怀疑某了。”曹操叹了一口气,言道。

  “某愿亲自向弘农王致歉。”程昱拱了拱手,言道。

  一旁的荀彧听着曹操与程昱的话,心中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