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二百零九章 河间国

我的书架

第二百零九章 河间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刘辩一行人在南皮城一待就是七日,直到渤海郡西侧河间国的河间王刘陔差人到渤海郡来请,刘辩才率众辞别曹操,准备离了渤海郡,往河间国而去。

  其实,渤海郡的事情早已在曹操带麹义来后的第二日便已经结束。曹操详细汇报了渤海郡的情况,刘辩则依照离开洛阳前的商议封赏,鉴于曹操此前黄巾之乱、讨伐董卓、进军袁绍等事的功绩,持节任命曹操为扬武将军、阳信侯、渤海太守,算是对于曹操的表彰。。

  至于许攸口中的程昱、麹义云云,刘辩没有再加以理会,毕竟曹操已经带着麹义来负荆请罪,且这些事根本没有发生,无从辨别真假。

  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刘辩一直没有离开南皮,也是担心马日磾所料成真,毕竟曹操麾下这一帮将领可不是他人可比。

  原本刘辩已经差人联络冀州刺史韩馥,没想到却是河间王这位宗亲先来到渤海。

  说起河间王刘陔,在众多的诸侯王之中算是与刘辩、刘协比较亲近的一支。众人同时可以追溯到章帝六子、河间孝王刘开,刘开的儿子解渎亭侯刘淑为先帝刘宏祖父,所以说,刘辩与刘陔还是比较亲近的。

  所以,对于刘陔的邀请,刘辩不但没有拒绝,反而非常开心,一来,他也想见一见这位河间王,二来,他也可以安全地离开渤海,河间临近渤海,而他这位河间王叔父就在临近渤海的成平县等着刘辩,即使曹操有心,应该也不会选择再动手。

  曹操似乎从刘辩等人这几日的态度中察觉到了什么,一直护送众人到了河间国,才依依不舍地率军离开,言渤海贫瘠,并未招待好众人。

  刘辩、马日磾、赵岐三人自然是感谢曹操招待一番,并嘱咐曹操不要辜负了刘协的一番苦心,刘协对于曹操还是非常重视的,多次在朝中提起曹操。

  曹操不住应声,言一定会儿勤政爱民,立即着手根除渤海郡内的匪盗与黄巾余党,给渤海的百姓提供一个安定的生活环境。

  另外,曹操还拿出一份竹简,请刘辩回到朝廷后呈递给刘协,算是他这个新任扬武将军对刘协表忠心的一个举动。

  刘辩对此并不感到意外,因为他已经在队伍中单独置了一辆马车,专门装这些各州郡官员欲呈给刘协的竹简,不过曹操这个相对于其他人倒是小上一些,想毕应该是言简意赅,不显做作。

  这一路上,还有一些官员想要给刘辩等人送上一些礼品,除了一些食物外,其他皆被刘辩拒绝了,马日磾、赵岐两人也是清流之士,自然也如刘辩一般。

  而曹操除了竹简以外再无他物,让刘辩非常满意。

  随后,刘辩辞别曹操,率众往西而去,那里远远地人头攒动,应该就是河间王刘陔的队伍。

  只是,刘辩今日未见荀彧,未能与之告别,倒是一件憾事。

  待刘辩等人走远后,曹操也率人返回南皮,行了数里,突然一众黑衣骑兵从路旁的树林中钻了出来,吓了众人一跳。典韦拿着双戟护卫在曹操马前,打喊着让众将士拿出兵刃戒备。

  而典韦身后的曹操却淡然一笑,言道:“无碍,非敌也。”

  正当典韦对曹操的话一头雾水时,那一众黑衣骑兵让出了一条路,从中走出一个高大将领,正是曹操麾下大将夏侯惇。

  典韦见到夏侯惇,知道夏侯惇是曹操亲近将领,且两人之间有亲,便收回双戟,言道:“某差一点就杀将过去。”这并不是玩笑话,典韦忠勇,方才若是黑衣骑兵有半点异动,典韦便杀过去了。即使是夏侯惇,在面对典韦的时候也不敢说能够打赢后者,毕竟后者是一个打起来完全不要命的主。

  无与伦比的力气,毫无畏惧的精神,拼命三郎的打法,不管是谁,即便是赢,也都要脱一层皮。

  夏侯惇只是对典韦点了点头,并未言语,便来到曹操面前,拱手言道:“某见公跟在弘农王身边随行,便未出手。”

  一旁的典韦听到夏侯惇的话后,知道夏侯惇说得是什么事,便令左右到四周远些的地方警戒,免得两人的对话被有心人听到。

  曹操并未责怪夏侯惇,而是一骑向前,开始慢慢往南皮的方向前进,一边走,一边言道:“今日有河间王人马随行,且弘农王似有所察觉,不宜行动,故某陪同至此,便是恐汝动手。想必许攸之言,弘农王并未相信。”

  夏侯惇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曹操止住,随后曹操叹了一口气,言道:“事已至此,一切顺其自然吧。某非袁本初也。”

  典韦听两人讲完,扯开嗓子命散开的众人再次集结,众人慢慢跟在曹操身后往南皮城行进。

  另一边,刘辩也终于见到了这位河间王刘陔。

  他只见眼前这位向他打招呼的河间王似乎比他并没有大上多少,马日磾明明跟他讲过刘陔坐在河间王的宝座上已经有十年之久,可刘陔却只有二十出头的模样,即使下吧上的胡须有些长,却也完全不显老,完全不似刘辩最初的设想。

  刘辩本以为是叔父级的人物,没想到却是一个同一辈分的人物。

  这样倒是让刘辩心情放松了一些。

  虽然如今刘辩贵为大将军,坐拥五郡之地,地位显赫,然而他还是对着眼前这个比他矮上一些,身材略有些臃肿的河间王拱了拱手,问候道:“大兄今日来此等候,让某荣幸之至。”

  刘陔见刘辩主动行礼,赶紧扶住刘辩的手,言道:“不可不可,折煞某也。早闻大将军贤名,今日一见,已是满足。”

  言罢,刘陔便拉着刘辩的手,上了他自己马车,命麾下将领往乐成县而去。河间国的治所在乐成,刘陔想要好好招待一番刘辩,自然是要到乐成去。

  刘辩看着刘陔的马车虽然华丽,却是没有越过礼数的地方,倒是让刘辩对于这位兄长的好感多了一分。

  于是,两人慢慢打开了话匣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