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二百一十六章 不会是朋友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一十六章 不会是朋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庭院中,刘辩正握着一把步槊舞得兴起,步槊与来宁手中大刀交接,倒也发出极重的撞击声,这也多亏刘辩这一年多来不间断的练习,也算是有了一身的肌肉。

  突然,徐宁从院外进来,对正在连槊的刘辩拱了拱手,言道:“王上,袁本初在门外求见。”

  刘辩闻言略微错愕了一番,然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将兵刃交与来宁,接过赵云递来的擦脸巾擦了擦汗,对徐宁吩咐道:“仲期,先带袁本初进来稍坐一会儿,寡人洗漱完再见他。”

  言罢,刘辩便反身回了屋内。

  刘辩几乎每日都要晨练,故而屋内早已准备好一切。

  刘辩洗漱完毕,重新换上一身新衣,一身贵气。待他见袁绍之时,时间已经过去了许久。

  “袁县令次来,不知所为何事?”刘辩来到袁绍所在,尚未进门便见袁绍端着手中的茶水坐在原地愣神,似乎心事很重。刘辩尚未进门,声音便已经传入袁绍耳中。

  袁绍早先曾时刘辩舅父何进麾下心腹,自然识得刘辩的声音,虽然上一次相见已经有了一段时间,但刘辩的声线终归不会有太大变化,袁绍自然识得。

  袁绍此次来寻弘农王,并非为了寻衅滋事,而是为了了解许攸之事,虽然心中因旧事对刘辩愤恨不已,但他还是知道如何管理自己的言语神态。

  于是,袁绍放下茶碗,起身行礼,言道:“见过王上,某此次来见王上,是为了许子远遇袭身死一事。某心中有诸多疑惑,还望王上赐教。”

  既然刘辩直入主题,袁绍也就不再藏着掖着,直截了当地问了起来。

  刘辩闻言,莞尔一笑。他早已猜到袁绍此行的来意,见果然如此,倒也佩服袁绍此刻的直爽,让他心中袁绍犹豫不决的形象稍稍有了一些改观。

  他向袁绍点了点头,然后走到屋子最里面稍高出地面一些的台上的案后,坐了下来,思忖了一番,同样言道:“寡人心中亦有些疑惑,望袁县令一一解答。”

  “某若知晓,定不隐瞒。”袁绍拱手答道。

  然后刘辩让袁绍坐下,对其言道:“不知许子远联络州郡官吏,沿途安排刺客、山匪、黄巾余党攻击天子使者,此事,袁县令可知晓?”

  其实,刘辩这一路上所遇到的山匪、黄巾余党不一定与许攸有关,更多的是见刘辩一行人随行所带物资众多,又低估了刘辩一行人的战斗力,起了贪念,故而想要夺为己用。

  但刘辩还是将这些事与刺客算在了一起,也是为了给袁绍一个下马威。

  袁绍虽然已经说过一定知无不言,但他此时自然不会承认事先知晓许攸所做的事,更何况刘辩所说的还要更加严重,联络黄巾余党,如果承认,那不又是叛乱了吗?

  “某不知也。”袁绍喝了一口茶,斩钉截铁地言道,没有丝毫的犹豫。

  刘辩知道袁绍定然不会承认,便也没有再次追问。

  然后,袁绍又问了一些关于许攸出事前后的一些细节,刘辩倒是比袁绍坦然了许多,包括许攸在渤海跟他说的话也都如实相告。

  袁绍闻言,也是陷入了沉思。

  袁绍与刘辩一样,脑海中也有着许多疑问,也有着许多值得怀疑的人。

  但是,袁绍基本上已经排除了刘辩的嫌疑,刘辩要杀许攸也不用如此,何况将许攸押送至洛阳,刘辩应该还存在着对付他的一层用意。

  所以,刘辩不会杀许攸。

  袁绍想及此处,又陷入了沉思,既然不是刘辩,又会是哪一个呢?

  难道这将会是一个没有结果的悬案?

  另一边,刘辩在仔细打量着袁绍,想通过袁绍的一举一动看出袁绍究竟是来试探他,还是真的来查找线索的。

  其实,关于许攸的死,后续事宜交与韩馥便好,刘辩并不用管太多,但是若袁绍是来试探他,那这件事便与袁绍有关,是一个彻底解决袁绍这个隐患的机会。

  但刘辩观察了了许久,似乎这件事并非袁绍所为,袁绍打探了很多细节,对细节也提出了许多猜想,更像是与刘辩交流、商讨。

  而不是试探。

  两个人心中似乎都排除了对方的嫌疑,但并不会让两人放下各自的芥蒂,两人之间终究还是有抹不开的前事。

  或许,刘辩与袁绍这辈子也不会成为朋友。

  何况袁绍比刘辩要大了近二十岁。

  “多谢王上赐教,某这便告辞,不再叨扰。”半晌,袁绍在刘辩这里再也得不到有用的信息,在刘辩命人给袁绍斟满茶水时,袁绍起身请辞。

  说实话,若不是为了许攸,袁绍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待,他怕他忍不住对刘辩的怒意。

  刘辩又何尝不是如此?能够与一个麾下谋士多次安排行刺之人平和地交谈,这已是多大的忍性。

  刘辩见袁绍请辞,便也没有多留,言道:“袁县令慢走。”连送也没送,这已经表明了刘辩对于袁绍的真实态度。

  随后,董横与韩康奉命送袁绍出府,徐宁昨夜守了一夜,早被刘辩吩咐去休息了。

  原本队伍的护卫工作由董横主持,董横、徐宁两人轮流率人守卫,如今赵云、韩康两人新到,倒也被刘辩委以重任,至于封赏职位一事,赵云被任命为弘农国虎威校尉,韩康被任命为弘农国宣威校尉,皆有封赏。

  赵云、韩康两人皆有武艺,又有灭黄巾余党姜成之功,倒也名副其实。

  即使没有任何功绩,刘辩也不会吝惜一两个官职而错失人才。

  当然,贾诩一事除外,刘辩也有着自己的坚持。

  这一边刚送走袁绍,刘辩正在吃早膳,韩馥却又差人来请,要请刘辩等人到府上,以便汇报冀州政事。

  一切事情当以正事要紧。

  太傅马日磾、太仆赵岐两人早已准备妥当,刘辩便让两人先行前往,待他用完早膳之后,再行前往。

  随后,马日磾、赵岐两人便随来人离开,正好两人有些熟识之人,可以先去闲谈一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