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决裂

我的书架

第二百二十四章 决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伯珪之言差矣,某怎会为难于汝?倒是汝几次劫掠物资,使某失信于乌桓矣。如今朝中形势放定,幽州仍有公孙升济盘踞于辽西之地,不宜有外战。”刘虞思考一番,公孙瓒今日来蓟城已出其所料,如今又主动示弱,恐已不能借刘辩之手诛之,故而言此,算是主动让两人的关系有所缓和。

  公孙瓒闻言,笑道:“刘州牧所言是矣,待某归去,便将所劫物资奉还。”

  如此,公孙瓒、刘虞两人算是在场面上握手言和,不管暗地里如何想着对方,表面功夫算是有了。

  刘辩见两人如此,便不管两人心中真实想法如何,接着两人的话言道:“叔父与公孙太守和睦,实乃朝廷之幸也。”

  说完这些,他又顿了顿,脸上表现出一丝纠结的神色,继而言道:“实不相瞒,寡人途经青州时,在东莱遥望辽东,可以看见公孙升济的打造战船,密密麻麻连成一片,当是有渡河西进之心。公孙度不忠不义,寡人这一次到幽州,欲将河东之地从叛臣公孙度手中夺回,不知二位心中作何想法?”

  公孙瓒、刘虞两人闻言皆是陷入了沉默。

  半晌,还是刘虞打开沉默,对刘辩以及马日磾等人拱了拱手,言道:“公孙度谋逆,据辽东之地而自立,某之过矣。某早有心图之,怎奈……”

  刘虞并未将话说完,而是看向了公孙瓒,而后补充了一句“公孙升济在辽东经营甚善,某不善征伐,心有余而力不足矣。”

  公孙瓒见刘虞将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心中已经知道刘虞的言外之意是由于两个人之间的嫌隙而不能征伐公孙度。

  公孙瓒对此心中早已准备好言语,但仍然装作思考了一会儿,才无奈地言道:“早先大伾山一战,某与曹孟德、张孟卓等人追赶吕奉先,却中了徐荣的埋伏,麾下军士损之六七,元气大伤,至今尚未调整至从前状态。”

  公孙瓒的意思也很明了,一来是说他曾经参与讨伐董卓,有所功绩,二来是说他也因此而损失许多人马,同刘虞一般,心有余而力不足。

  未能讨伐公孙度,并非是他与刘虞不合的缘故。

  当然,对于这些开脱之言,刘辩并不以为意,因为刘辩更在乎的是公孙瓒与刘虞对于讨伐公孙度这件事的态度。

  所以,刘辩并未准备接着两人的话说下去,而是沉默地看着两人。

  公孙瓒见刘辩并未言语,紧接着又言道:“不过,王上有心讨伐公孙升济,某愿率麾下人马随王上出征。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公孙瓒心中明白,这个时候一定要表明自己的态度,才能获得更多。

  另一边,刘虞见公孙瓒已经表明了态度,亦言道:“讨伐公孙升济之事,某责无旁贷,愿率军助王上。”

  刘虞旁边的刘和则紧接着起身,对刘虞言道:“父亲,征战之事,孩儿愿替父亲前去。”

  刘虞闻言摇了摇头,笑道:“某为幽州牧,责无旁贷,怎可不亲至?”

  不管刘和怎么说,刘虞都没有改变主意,铁了心要随刘辩一起出征。

  还是一边的马日磾起身劝道:“伯安,广阳仍需汝主持大局,如今弘农王在此,汝无须忧心,西凉军尚不是对手,又何惧公孙升济矣?”

  原本马日磾被刘辩嘱咐说和公孙瓒、刘虞两人,心中也准备了许多说辞,没想到他还没有开口,公孙瓒、刘虞两人就没了争执,他准备的话也没了用武之地,直到现在才找到机会说一句话。

  马日磾所言倒也都是实话,袁绍不日就将抵达幽州,若刘虞不在,其他人又如何能够震慑住袁绍,况且有刘辩、公孙瓒、刘和在,战斗力已经不俗,也不少他刘虞一个。

  刘虞仁善,对战时若是心慈手软,对于战事的迅速结束可没有好处。

  有了马日磾的劝阻之言,刘辩也出言劝刘虞留守蓟城,只需拨一些人马与刘和,随他一起便可。

  另一边的公孙瓒也是劝道:“刘州牧任重,辽东之事,交与某便可。”

  刘虞闻言思考再三,最终听从了刘辩的劝阻,不再执着于随军出征。

  而后公孙瓒也是接着话对刘辩言道:“王上,不如移步右北平,详细商议进军辽东之事。”

  公孙瓒的意思也很明显,就是要将刘辩等人接到自己的地盘,然后许多事也就会向他倾斜,他也不用在这蓟城如坐针毡。

  刘辩没有回答公孙瓒的话,却是陷入了沉思,转而言道:“赴右北平一事,不如改日再谈,今日寡人有些乏了,各位先行回去休息吧。”

  堂中众人对于刘辩的这一番话有些措手不及,更多的则是疑惑,哪有话还没说完就下逐客令的,但众人碍于刘辩的身份,并未有人提出异议,纷纷起身告辞。

  待众人走得差不所时,刘虞、公孙瓒两人也准备起身向刘辩告辞,而刘辩却是转身看向走过来的董横,后者对刘辩言道:“王上,左右仆人已被屏退,子健、仲期两人守在左右。”

  刘辩闻言向董横点了点头,对公孙瓒、刘虞两人言道:“寡人需叔父与公孙太守演一出戏……”

  公孙瓒、刘虞两人对此一头雾水,纷纷疑惑地看着刘辩。

  ……

  翌日一早,刘辩再次召集众人商议用兵公孙度一事,期间刘虞与公孙瓒因为刘和、公孙瓒两人谁为主将一事争吵不休,最后不欢而散,刘虞扬言要将公孙瓒困与蓟城,而公孙瓒则率人硬闯城门,扬长而去。

  似乎刘虞与公孙瓒长期积累起来的隔阂并未因为刘辩的到来而减少,反而正式爆发出来。

  公孙瓒逃出蓟城的第二日,刘虞从各郡抽调人马,三日内共召集五千兵马,刘和则与鲜于辅等人率军往右北平郡进发,直指公孙瓒所在的土垠城。

  各郡对于公孙瓒、刘虞两人决裂的传言甚多,最终传到了辽东郡襄平县公孙度的耳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