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接战

我的书架

第二百二十五章 接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父亲,今日右北平传来消息,刘虞与公孙瓒正式撕破脸皮,双方几将交战。”公孙度正在府中休息,其长子公孙康却是十万火急地跑了进来,将今日听到的消息禀报给公孙度。

  公孙度闻言在榻上休息依旧,连眼睛都没有睁,淡淡地对公孙康言道:“刘伯安与公孙伯珪两人素来不合,一山不容二虎,何况公孙瓒还是一头狮子,撕破脸皮只是早晚的事。”

  公孙康见父亲脸上任何表情,似乎对此一点也不感到震惊,也没有因此而产生任其他何想法的意思,公孙康自己之所以十万火急地赶来,是想劝公孙度趁此机会向西用兵,将辽西之地也收入囊中。

  故而公孙康继续言道:“父亲,如今两虎相争,正是我们渔翁得利的好时候,何不……”

  “老虎即使受伤了,也还是老虎,如今形势尚不明朗,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得好。如今高句丽陈兵在侧,一切还是小心谨慎为好。”公孙度早已经猜到了公孙康的用意,并未等其讲话说完,便将其打断,更是翻了个身继续睡下,不再理会公孙康。

  公孙康已经清楚了父亲的用意,知道再说下去父亲会生气,便不再言语,道了一声安退了出去。

  刘虞与公孙瓒相争的消息在辽东似乎并未引起太大的风浪,一来口口相传的消息尚未到达辽东,大部分人尚不知晓,二来知情的一些人也并未对此过于重视,知当做这是刘虞、公孙瓒两人的互相争斗,甚至还有像公孙度心腹大臣刘毅这些人一样在嘲笑刘和只带几千人就想攻下公孙瓒。

  “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刘毅不禁嘲讽道。

  辽东众人谁也没有想到,两天后,刘和、公孙瓒的大军就来到了辽东郡无虑县,不过按照公孙度自己的划分,他将辽东郡分为辽西、中辽两郡,此处应该是辽西郡无虑县。

  刘虞与公孙瓒并未真正发生争执,虽然两人当时说的话大部分都是心中对于对方的不满,但实际上两人只是按照刘辩的话演的一场戏,在两人的“本色出演”下,还真的就唬住了在场的许多官员,连太傅马日磾、太仆赵岐两人都被骗过了。

  当夜马日磾、赵岐两人甚至还在刘辩处商议了半夜的对策,最终还是愁眉不展地回去了。

  刘辩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谁教他们两个那日早早地便离开了。

  刘辩这一次亦随军出征,只不过这一次战事的主将是公孙瓒,副将是刘和,刘辩负责押后,负责整个队伍的粮草供应,刘虞调了一千军士与刘辩一起押送粮草,不过这些军士的战斗力看起来并不强,大部分都是从来没上过战场、没剿过匪的新兵,似乎也只适合押运粮草这些活计。

  刘辩之所以没有作为主将,他也要看一看公孙瓒这名白马将军的战斗力,毕竟这个人也算是一个有名的战将,麾下亦是精兵强将,战斗力不俗。

  只不过刘备、关羽、张飞、田豫、赵云等人如今俱不在其麾下,这个战斗力可能要打一些折扣。

  不过在公孙度军并未做好准备的前提下,公孙瓒率麾下严纲、田楷、公孙范三员大将连战连捷,一日便将公孙度治下的无虑、辽阳两县拿下,直逼襄平。其中辽阳县原本属于玄菟郡,后来却是被公孙度差人占领。

  公孙瓒率军接近辽阳时,襄平的公孙度才算真正了解了刘虞与公孙瓒这一出闹剧的真正目的原来是他自己,赶紧抽调人手,亲自支援辽阳,结果尚未赶到辽阳,辽阳城便已经被公孙瓒攻下。

  最终,公孙度与汉军在辽水隔岸对峙。

  于是,与公孙瓒一同出征的刘和沿辽水往南,准备从辽水下游渡辽水,准备从侧面进攻公孙度,使公孙瓒能够顺利渡辽水,对公孙度两相夹击。

  结果,刘和才一到达辽水下游的辽队县,便被早已埋伏在此的辽队守将阳仪率军攻打,五千人竟被阳仪的三千人打得落慌而逃,十停折了六停,最终被围困在辽队县的一处无名山上,只有十余骑走脱赶回辽阳大营禀报。

  公孙瓒原本想派麾下田楷前往救援,但刘辩担心公孙瓒与刘虞之间的嫌隙使众人救援不利,导致刘和最终身死,便讲粮草押运一事交与公孙瓒,他自己则亲自率领董横、徐宁、来宁、赵云、韩康等将以及两百禁军、一百六十一弘农国卫士、一千新兵前往辽队救援,试图在敌人攻破刘和阵线前将其救出。

  其中,赵云与韩康两人各令骑兵两百先行出发,前往辽队,刘辩麾下目前只有五百骑兵,赵云、韩康两人各带走两百,剩下的则由徐宁率领,往来传递消息。

  剩下的五百步兵与两百禁军则由董横带领,作为主要的作战部队。来宁则率领剩下的弘农国卫士护在刘辩身侧,这一路上,弘农国卫士为了护卫刘辩,已经牺牲了近四十人。

  作为先锋的赵云、韩康两人只赶了三个时辰的路,便接近了刘和固守的山丘,只不过阳仪似乎已经与刘和大战多阵,如今双方俱在休整,赵云、韩康两人也没有率军出现双方的视线中。

  两人准备在双方下一次战斗时从侧翼进攻阳仪的队伍,以解救刘和。

  好在两人没有等太久,阳仪便再次对刘和发起冲击,赵云、韩康两人随即率军杀到,从西侧向阳仪的队伍发起进攻,两人就如同两把利剑一般杀入敌阵,而麾下的大部分军士却还被挡在阵线之外,骑兵最厉害的地方在于机动性与冲锋的伤害,如今因为作战经验不足,停滞下来,不断有人倒下。

  于是韩康复又杀回,引导军士游走在敌军周围,时而远离,时而冲锋,搅得敌军有些应接不暇。

  另一边,赵云只率二十余骑在敌军内部冲杀,然其枪法娴熟,武艺高强,所过之处,敌军尽皆翻倒,更是有阳仪麾下心腹校尉章成、韩玉两将被赵云十合内戳于马下。

  赵云宛如杀神一般,让敌军望而却步,不敢应战。

  此时正在山上指挥战斗的刘和看见赵云、韩康两人将敌军搅得鸡犬不宁,心中为之大振,也鼓舞着麾下军士开始反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