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又一员虎将

我的书架

第二百二十六章 又一员虎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无名山一战,最终由阳仪在赵云、韩康与刘和的内外夹击之下战败而收场,赵云、韩康两人率四百人救援,却杀敌千余,可谓一场大胜。

  但联系起刘和麾下损失的近三千军士,这场大胜也着实提升不起太多的士气。

  阳仪倒是足够机警,当机立断,在全军覆没之前退回了辽队城。

  待刘辩率领余下军士赶到战场时,刘和、赵云、韩康等人已经快要打扫完战场。

  刘和、刘辩两人相见,刘和脸上的表情显得尤为尴尬,他之所以带兵往下游来,也是因为前两阵公孙瓒表现十分抢眼,他却寸功未力,憋着劲想要比公孙瓒先一步渡过辽水,立一大功,为父亲刘虞争一些气。

  没想到却是被辽队的阳仪埋伏个正着,辽水东岸也已经被公孙康带人驻守,寸步难行。

  若不是刘辩麾下赵云、韩康两将来得及时,他今日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刘辩见刘和有些尴尬的表情,简单地安慰了几句这位大兄,然后便召集众将,开始商讨后续事宜。

  因为众人已经攻打到敌人的地盘上,敌人可不会等着让众人休息与调整。

  如今辽队县的形势是,阳仪退守辽队城,辽水对岸有公孙康率军驻守,众人此来并未携带攻城器械,也错过了最佳渡河时机。

  “王上,臣以为辽队城乃是燃眉之急,倘若我军率先应对公孙康,必然会受到阳仪的攻击。我军虽未携带攻城器械,然辽东居民世为汉民,王上执陛下之意而来,辽东之地定然会有豪杰揭竿而起,助王上而敌公孙升济矣。”

  马礼主张先拿下辽水西岸的辽队城,再图辽水对岸的襄平。

  刘辩赞同马礼的观点,这阳仪镇守的辽队城若不拿下,对众人始终都是一个威胁,虽然刘辩并不担心阳仪能对众人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却也烦其率军像牛皮糖一样黏上众人。

  所以,这辽队城一定要拿下。

  至于马礼所说有豪杰群起相助,那似乎太看运气。公孙度毕竟在辽东经营了两年之久,刘辩并不对此抱有希望。

  事实上,还真有一位当世豪杰正在辽队城中。此人名叫太史慈,字子义,东莱郡黄县人,早年曾为郡中小吏,因青州刺史焦和与东莱太守杨众有隙,两人各执一词,是非曲直不能分,皆起草奏章差人送去洛阳,青州刺史焦和的奏章要快一些,先到洛阳者,自然占据优势。

  时太史慈二十一岁,被杨众选为使者,太史慈星夜兼程,早焦和使者一步到达公车门外,藏刀于衣中,将焦和的奏章骗来毁坏,哄骗焦和使者一同逃走,自己却又半夜折回,将杨众的奏章递上。

  待焦和知晓后,此事因为杨众奏章早到,已有定论,不复再查。

  焦和因为此事被责罚,心中记恨太史慈,太史慈不敢待在郡中,为免于祸患,逃到辽东避难,如今正居于辽队县中。

  此时,阳仪正在太史慈居所门外,准备拜见太史慈。

  阳仪早先经历一场败仗,见识了赵云、韩康两人的战斗力,尤其是赵云在己阵中左冲右突,所过之处无人可当,自觉麾下没有人是两人的对手。

  于是,阳仪想到了居于城中的太史慈。

  阳仪曾见过太史慈出手,虽然是对付地痞流氓,却也能窥得一二,故而阳仪想请太史慈助阵,对付赵云、韩康两人,甚至是后续的刘辩、公孙瓒等人。

  此次汉军出其不意杀到辽东,着实让辽东众人措手不及,即使到现在,还有一部分军士从安市、汶两县陆续赶来。

  阳仪接到的命令就是守卫辽队城,不要让汉军从辽水下游渡河,原本阳仪并不觉得这是一件有多么困难的事,如今他却是有些头痛。

  不过自从太史慈避居于此之后,阳仪曾多次以公孙度的名义征辟太史慈,后者却是数次以各种借口婉拒,似乎根本没有仕于公孙度的意思。若不是阳仪对于太史慈非常敬重,这太史慈也早就遭了公孙度的毒手。

  这一次,阳仪也是没有任何把握。

  想着,阳仪便推开了太史慈家中的院门。

  “今日某路过于此,心中惦念,便过来瞧一瞧,子义兄别来无恙。”阳仪在尚未进入院中时便已经对院中喊道,装作一副真的只是路过的样子。

  太史慈正在家中摆弄新制的木椅,听见门开的声音,而后又未见阳仪,却闻其声,知道是阳仪又来招揽他了。这阳仪其实对他还不错,只是太史慈有些不喜欢公孙度的为人。

  这一次,太史慈早闻阳仪出兵去对战攻来的汉军,如今这么快就回来,恐怕是吃了败仗,请他出山的。

  太史慈起身招呼阳仪进屋,阳仪却是摆摆手,对太史慈言道:“子义兄,不瞒你说,这一次,为兄非以公孙大人名义而来,汝可要帮帮兄长。”

  然后,阳仪便将围困刘和却遇赵云、韩康两人的经历讲与太史慈,表达了想要请太史慈出山对付赵云、韩康两人。

  太史慈闻言,心中听阳仪讲起两人武艺已经有些蠢蠢欲动,但他还是对阳仪劝道:“兄长,若辽队百姓知天子之师前来,必竞相前迎。辽东虽处东北一隅,深处渤海之外,然某亦听闻弘农王贤名。

  如今弘农王持天子之意,率王者之师,将士一心,公孙升济必不能敌也。辽东之地,受公孙升济压迫者众多,皆翘首以盼,民心所向,公孙升济亦不能长久。

  闻兄之言,某或可与一人匹敌,然弘农王麾下将领定不止此二人,兄长不如献城而降,保全性命,效命汉室。”

  太史慈之言倒也真挚,只是阳仪身为公孙度心腹,深受其恩,如今又守辽队要地,怎可轻易言降。

  故阳仪言道:“某受恩日久,如若阵前投降,岂不让天下人耻笑?”

  于是,阳仪不再劝说太史慈,将带来的一些酒菜放在太史慈面前,便转身告辞。

  “兄长且慢。”

  阳仪身后,太史慈拿起酒坛大口饮了一口,然后叫住阳仪,起身回到屋中,再出来时,太史慈的手上已经多了一把长戟与一副强弓,这是他的惯用兵刃。

  太史慈手上兵刃,配上一身青色铠甲,再加上他七尺七寸的魁梧身材,缀以精神的须髯,活脱脱一员骁勇的虎将。

  “且随兄长去看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