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战略意义

我的书架

第二百二十九章 战略意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公孙康在辽水东岸的大营被赵云、徐宁、韩康三人率领的汉军袭击,公孙康还尚未搞清楚情况,营中便已经火光四起,麾下将士衣甲不整地四散逃窜,让公孙康以为汉军的数量要有数千人。

  梁统是公孙康的一员心腹将领,也是他率先组织身边将士抵挡袭来的汉军,但是他并未坚持太久,一回合便被徐宁用剑刺中,倒在了乱军之中。

  梁统麾下军侯见抵挡不住,又见众军士四散逃窜,不理军令,知道已经守不住,赶紧去禀报公孙康。

  公孙康听到麾下禀报,并不相信汉军真的有那么大的数量,心中倒是觉得可能只是一支趁夜偷偷渡河的小股部队。

  于是唤过左近亲卫,一面差人向北去寻营北的张桓、梁援两个领军校尉,一面收拢溃散军士,往南去阻挡汉军。

  逃窜的军士见到公孙康迎面而来,顿时有了主心骨,纷纷调转方向,在公孙康富有煽动性的言语鼓舞下,随公孙康一起向汉军杀去。

  但是,他们似乎忘记了被赵云、徐宁、韩康三人支配的恐惧。

  三人一马当先,施展开来,在辽东军营中如入无人之境,已经连续击败辽东军数名将领。

  眼见逃走的辽东军又再次杀回来,中间还簇拥着一个青年银甲将,三人虽然不认得公孙康,却也识得这一定是个要紧的人物,便向着公孙康杀去。

  公孙康率军赶到,见汉军四散开来似乎有只有几百人,心中并未在意,指挥着麾下军士散开,准备将汉军团团围住,意欲将汉军全数消灭于此,不叫一个人走脱。

  在赵云三人向他这边杀来时,他并未太过在意,不紧不慢地指挥着麾下军士挡住汉军,甚至连刀都没有从刀鞘中拔出来。

  “啊……”

  “啊。”

  在公孙康指挥时,他身前不远的一名军士被赵云、韩康两人用枪挑起,直直地砸向公孙康,吓得后者失声惊叫,立即向后跳去。

  幸好公孙康反应及时,向后跳了两步,捡回了一条性命。在方才他站的地方,两支银枪正好将枪头扎在那里,而银枪的主人正是赵云和韩康两人。

  然而还未等公孙康庆幸捡了一条性命,一柄长剑便向他袭来,正是赵云、韩康两人身后的徐宁。赵云、韩康两人一击未成,被公孙康身边亲卫缠住,徐宁则趁机向公孙康袭来,根本不给公孙康喘息的机会。

  公孙康拔出腰间大刀敌住长剑,边打边退,在他身后,张桓、梁援两将已经率本部人马赶到,正向着公孙康、徐宁两人所处的位置赶来。

  梁援是早先那位被徐宁一剑刺倒的梁统的兄弟,他知道兄弟被杀,立即率军赶来,见到徐宁这个拿剑的,更是怒不可遏。

  “小贼,杀我兄长,今日便要了你的性命。”

  人未至,狠话却已经传到了徐宁的耳中,正在徐宁抬眼循着声音来处看向梁援时,公孙康趁着麾下军士向徐宁围来的时候趁势向后退去,逃开了徐宁的追杀。

  另一边的梁援、张桓两人也拍马赶到,正要一起围攻徐宁,却是两把银枪杀到,正是赵云、韩康两人率军解决了公孙康的亲卫,赶来支援徐宁。

  赵云接上梁援,韩康接上张桓,几个回合之后,纷纷占据了优势。

  这边梁援的兵刃是一把大锤,抡起来虽然虎虎生风,在赵云眼中却是动作缓慢,被赵云逼得不断后退,有些焦急。

  “你躲开,某要杀了那个使剑的,为大兄报仇。”

  赵云见梁援的目标是徐宁,又见徐宁向这边走来,便收了枪,往别处杀去,将梁援留给徐宁。

  今日是他第一次见徐宁使剑,虽然只是寥寥数招,徐宁的剑法着实让他吃了一惊,故而他对徐宁对战梁援并不赶到担心。

  身后,徐宁与梁援已经斗在了一起,梁援见到徐宁,怒从中来,使出十二分力气,相比于对战赵云时,要更加厉害一些,一砸一锤间仿佛要将徐宁砸个稀巴烂,让一众原本与梁援一同对阵徐宁的军士纷纷后退,有一个倒霉蛋因为撤退路线真好在梁援挥锤的路上,直接被轰到胸口,只听到数声清脆的断裂声,那人瞬间倒飞了出去,吐了一口鲜血,栽倒在地上,多半是没了性命。

  这边徐宁失了先机,只是游走在梁援身边,手中长剑并不与梁援的大锤相接。

  “躲来躲去,算什么男人。”

  梁援一时间打不到徐宁,手上力气将尽,后续势头有些不济,只道再这样下去一定没办法杀了徐宁,于是便在言语上激徐宁。

  徐宁对于梁援的话完全不以为意,依旧在一旁游走,待梁援一锤砸出,突然手腕一痛,不知何时被徐宁一剑刺中,梁援甚至都没看清徐宁的动作,手中大锤便脱手而出,因为惯性向与韩康对阵的张桓脚跟砸去。

  张桓被砸个正着,脚上吃痛,被韩康一枪刺倒。

  另一边,梁援则被徐宁用长剑抵住喉咙,不能动弹。

  从始至终,徐宁只出了两剑,一剑刺中梁援手腕,一剑抵住梁援喉咙,将其制服。

  “动手,某不愿受此辱。”

  梁援为兄报仇不成,却被徐宁两剑制住,心中又惊又恼,作势向徐宁剑刃上撞去。

  徐宁见状收剑,将剑横过来,用剑身拍向梁援后脑,让后者直接昏了过去,倒在地上。

  不远处的公孙康在张桓死时便已经缓缓向后退去,此时又见梁援落败,派去杀敌的军士又被赵云率汉军杀退,不敢再战,率着剩余的亲卫向北逃走。

  张桓、梁援两人麾下军士见主将落败,主帅又遁走,逃的逃,降的降,很快便丧失了抵抗之力。

  赵云、韩康、徐宁三人率汉军追击了一阵,又杀了数百敌人,方才回身打扫战场。

  三人以八百人袭击公孙康近四千人,杀敌近两千,俘虏三百,自身损失一百余人,可谓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为汉军取得了一场具有战略意义的胜利,让汉军有了一个可以安全渡河的地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