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二百三十四章 至死未休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三十四章 至死未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升济兄,乌桓援兵已到,今日汝必败,何不快快受降?”公孙瓒抢了一匹辽东将领的战马,只几个趔趄间就将战马降得服服帖帖,此时正与公孙度斗在一起,劝起了后者。

  公孙瓒怎么也没想到,解了战事之危的正是他早先口中大骂的乌桓骑兵。

  公孙康、柳毅带走一部分辽东军,公孙瓒等人的压力就小了不少,也终于再次活动开筋骨,汉军与辽东军之间再次形成了某种平衡。

  公孙度对此也有些无奈,心中期盼着长子赶紧解决完乌桓,好来支援自己。

  但是,公孙康未来,刘辩却是率领麾下将士杀了过来,所到之处,畅通无阻。

  刘辩一军尚未来到近前,公孙度就已经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公孙度麾下并无良将可单独匹敌赵云、太史慈、韩康等将,更何况刘辩身边还有几将护在身侧。

  公孙度对刘辩这一边的策略原本就是先行拖延,解决完公孙瓒再慢慢图谋,没想到刘辩却是趁着这一会儿功夫杀了过来。

  眼见刘辩越来越近,公孙度如临大敌,舍了公孙瓒,赶紧指挥麾下将士严阵以待,正面迎战刘辩一军。

  刘辩阵中,他早已经下了取公孙度项上人头的命令,除了来宁、董横一直护在刘辩左右,其余将领如赵云、徐宁、太史慈、韩康四人皆一马当先,奋勇向前。

  尤其是徐宁,自辽东之战打响以来,赵云、太史慈、韩康三将皆有所建树,反倒是他一直跟在刘辩身侧,没有太多功绩,如今展开拳脚,他自然是要抢在其他人前头,也将公孙度看成了自己的猎物,目光冷冽地向公孙度冲去。

  徐宁第一个杀至公孙度身边,与后者斗在一起。徐宁剑法经过名家王越点拨,一招一式行云流水,其间又隐藏着诸多后手。

  徐宁一剑刺向公孙度面门,公孙度举槊格挡,徐宁复又剑尖下转上挑,刺向公孙度的咽喉,引得后者迅速躲闪。同样一剑,公孙度格挡,徐宁却又一剑右扫,劈向公孙度持槊的左手。又是同样一剑,徐宁复又一剑向下,刺向公孙度坐下战马的右眼,让公孙度颇为惊恼。

  公孙度见徐宁招式太过于变换莫测,立即向后退去,重新与徐宁拉开距离,徐宁再次跟上,紧追不舍,公孙度却是仗着兵刃长于徐宁,招式很辣,不让徐宁成功近身。

  两人也因此僵持了一会儿。

  但公孙度毕竟技逊一筹,这种势头未能保持长久,只二十余回合,又被徐宁欺到身边,陷入了徐宁精妙剑法之中。

  不远处,柳毅随公孙康一起抵御乌桓骑兵,由于公孙康之前杀伐果断的举动,乌桓骑兵的攻势已经被止住,双方陷入了人肉搏战。

  不过,辽东军相对于乌桓来说,士气要更加高昂一些,用不了多久,乌桓骑兵变会被公孙康率领的辽东军击溃。

  柳毅见到公孙康这般模样,心中满是欣慰,暗叹公孙度选择公孙康做继承人是真的选对了人,辽东若能挺过这一段艰难的时候,一定可以在公孙度、公孙康父子的带领下走得更远。

  柳毅又趁着战斗的空隙,看了看不远处战斗的公孙恭,虽然是一员大将,但却没有野心,在为人处事上也要逊色不少。

  想及于此,柳毅不禁摇了摇头。

  正是这一摇头,柳毅看到了被徐宁逼得缓缓后退的公孙度,旁边众将想要去救,却被赵云、太史慈、公孙瓒等人拦住,根本无法救援。

  “公子,将军被汉军大将围攻,需要救援。”柳毅见公孙度拉远距离,却又再次被徐宁欺近,立即向阵前的公孙康进行汇报。

  公孙康闻言观察了一下局势,对柳毅言道:“柳将军,汝先领一队人马去救援父亲,某击溃这些乌桓人,立即与柳将军会和。”

  柳毅知道公孙康此时是这一侧辽东军的主心骨,若公孙康离开,士气定然会有所下降,遂答了一声“喏”便立即率一队人马支援公孙度。

  早在柳毅赶到之前,公孙恭便已经率军去救援父亲公孙度,却被太史慈拦住。

  太史慈肩上未愈,只能一只手用力,倒没能立刻将公孙恭击溃,暂时斗了一个平手。

  柳毅率军上前,却又被韩康率军拦住,柳毅越是着急,越不能通过韩康的阻拦,还被韩康伤了左臂,若不是麾下拼死相救,柳毅这一条左臂就已经应声落地。

  不过及时柳毅侥幸冲过了韩康的阻拦,前面还有赵云在阻拦,周围还有他的苦主,侥幸胜了他的严纲。

  柳毅见状,心中悲愤,怒吼一声,再次向韩康冲去,却是一将从后杀来,接住韩康,正是击溃阎柔率领的乌桓骑兵后赶来的公孙康。

  “将军速引兵去救父亲,某来缠住这厮。”公孙康见柳毅不是韩康对手,便差柳毅率军去救父亲,他则缠住韩康,为众人打开一条路。

  待柳毅远去后,公孙康也向后撤离,舍了韩康,一来他关心公孙度安危,二来他也不是韩康对手。

  然而正当公孙康赶往父亲公孙度处时,却听到公孙度一声惨叫,被徐宁一剑刺中左胸,似乎伤势颇重。

  辽东众将见主将公孙度受伤,拼死向公孙度冲去,将公孙度救下,由柳毅、公孙恭率军殿后,其余人则带着公孙度向后向东退去,如此一来,辽东大军也没了士气,被汉军杀退。

  刘辩、公孙瓒、刘和三人率军对公孙度一行人紧追不舍,其间公孙瓒更是一槊结果了辽东军殿后的柳毅,柳毅本就已受伤,根本无法抵挡公孙瓒势大力沉的一击。

  “二公子速走。”这是柳毅临终前的最后一句话,他虽然更看重公孙康,但他对公孙度一家赤胆忠心,至死未休。

  面对刘辩等人的紧追不舍,公孙康并未有进入襄平城的机会,一直向东,逃向辽东郡东侧的西安平县。

  刘辩等人率军追了十里,复又引兵回到襄平,将襄平城团团围住,准备先拿下这座公孙度经营多年的治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