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二百三十九章 最后的坚持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三十九章 最后的坚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将军,高句丽的队伍似乎战意不高,只是一味防守,倒像我们是人数多的一方。”严纲看着面前铠甲有些破烂、盾牌有着锈蚀的高句丽队伍,对身边的公孙瓒感慨着。

  公孙瓒闻言,也颇为同意地点了点头,高句丽一军根本不像是来助战的,更像是来凑数的。自从开战以来,优居以及伊夷模率领的军队便一直保持着盾阵的姿态挡在公孙瓒身前,既不主动进攻,也不后退。

  说得好听一点,这是讲究战术方法,说难听一点,这是消极怠战。

  公孙瓒组织人马对盾阵发起试探性的攻击,攻是没攻进去,倒是撞下了不少锈。虽然如此,公孙瓒却还是有一些顾忌。

  公孙瓒以为对方是对自己麾下人马数量较多有些顾忌,于是便差走一部分人马支援姚平。结果,优居以及伊夷模率领的人马依然纹丝未动。

  两军就这样互相对峙了一会儿。

  连远处的公孙康都感慨,这高句丽军是不是有些过于谨慎了。

  眼见刘辩那一边已经将简位居击溃,公孙瓒也下定决心,命剩下的将士全力进攻,一定要冲破盾阵。

  结果,公孙瓒大军袭来,高句丽军的一些盾牌竟然吃不住劲,或裂,或凹,根本不堪一击。公孙瓒见状有些懊恼,早知道如此,早先根本就不派人试探性进攻,还让他自己在一旁犹豫了好一阵。

  优居与伊夷模见公孙瓒攻了过来,又早收到简位居败走的消息,便假装敌不过公孙瓒,禁军向东撤走。原本高句丽军就没有真正支援公孙康的打算,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于是,原本浩浩荡荡地辽东、扶余、高句丽联军就只剩下公孙康麾下的辽东军。

  公孙康此时也傻了眼,没想到请来的援军这么的不禁打,这才开战多久,就已经没了人影,白花了他那么多钱粮。

  但战斗仍在继续,公孙康没有时间思考太多,这一次轮到了汉军来包夹辽东军。

  原本赵云的骁勇配合姚平的指挥就已经让公孙康有些头大,如今面对汉军的三面包夹,辽东军更是险象环生,梁成、耿颐两将先后战死,使得士气大跌。

  不多时,公孙康便绝望的发现,他今日败局已定。

  他想到了早先简位居的那一段话:“若败,将军与我主互为姻亲,可至扶余为家。”

  一旁的公孙纯亦劝道:“大兄,今日已抵挡不住,不如趁合围之势尚未形成,由东向扶余去矣。”

  公孙康望着如水般用来的汉军,眼神有些恍惚,明明之前是自己兵多,为何最终却成这般结果,他心中有些不甘。

  不,是非常不甘。

  他怒吼一声,又立即恢复了冷静,指挥着将士开始向东撤走。

  兵败如山倒,公孙康这一撤,阵线立即便垮了下来,汉军犹如碾压一般,将辽东军击溃,公孙康领着两百骑,成功向东撤去。

  剩下的辽东军士大多选择了投降,任何选择抵抗的军士躲进了西安平城,却很快又被汉军攻破城池,没了藏身之所。

  公孙康虽然逃走,辽东却已经没了他的容身之所,虽然东面与乐浪郡临近处还有一座番汗城,却因为疏于经营,根本就没有抵抗之力。

  逃往扶余是公孙康此时最好的选择。

  然而,正在逃往路上的公孙康却见到了让他有些愤怒的一副画面,方才不敌公孙瓒而仓皇逃窜的高句丽军队,此时正在西安平东侧的村中抢掠,有数处民房皆被引燃,火光冲天。

  公孙康此时才知高句丽的支援根本就是虚情假意,根本就没想帮助他。

  另外,公孙度、公孙康父子在辽东的两年虽然打压豪族,对辽东百姓却还算亲善,虽然叛乱于汉室,为政却还算清明。

  虽然已经不再是辽东的主人,公孙康此时见了高句丽军队所为,仍旧愤恨不已。

  辽东之地,岂容他国抢掠。

  公孙康如今孤家寡人,竟然有些看透了往日追逐的权势。

  过往云烟,无复追求。

  公孙康看了看身边众将士,皆是一脸的愤怒,欲除之而后快。

  “众将听令,辽东之地,乃我等家乡,今高句丽之众滋扰乡民,我等若见之不顾,岂非人哉。愿随某杀敌者,皆某弟兄。”

  言罢,公孙康一马当先,向仍在劫掠的高句丽部众杀去。虽然高句丽军有三千余人,公孙康麾下只有两百余人,差距非常悬殊,但众人同仇敌忾,一往无前。

  守在村外的优居原本正要与公孙康打招呼,结果却见其率军气势汹汹地杀来,以为公孙康发现了自己并未正真支援他,赶紧引兵抵挡。

  “我等敌白马将军不住,只能退走,将军何故为此?何不休兵,与某一同回国内城?”优居与公孙康接战,仍然假装自己刚才已经尽力,只怪公孙瓒太厉害。

  公孙康不理优居诡辩之言,怒斥道:“汝等背信在先,如今又劫掠乡民,我公孙男儿尚在,岂能与汝休兵?”

  优居闻言,不再言语,指挥着麾下将士将公孙康一行人围困在中间,不叫一人走脱。

  高句丽军铠甲早已破旧,正需要些新的,公孙康一行人身上的铠甲已经被优居视作囊中之物。

  公孙康及其麾下二百骑虽然被围困,却依然奋勇,在内冲杀。公孙康更是早已经杀红了眼,将方才败于汉军的怒气全数倾泻出来,优居麾下军士竟不能近其身。

  不一会儿,公孙康手中长槊竟然从中折断,于是他弃了长槊,拔出腰间长刀继续战斗,欲将高句丽军全数杀退。

  另一边,原本已经入城的刘辩收到西安平东面有火光的消息,担忧百姓收到战争牵连,率军赶来。

  待刘辩到时,公孙康麾下原本的两百人只剩下十余人,刘辩观察形势,竟是公孙康与优居内斗,一时并未上前支援,只是命人保护百姓。

  一老者上前对刘辩言道:“将军,高句丽劫掠乡里,那青年将军为救我等而战,将军为何不去救援?”

  刘辩这才知道原委,差赵云、太史慈、韩康三将上前攻击优居麾下高句丽部众。

  优居不敌,率军败走。赵云、太史慈、韩康三人却是紧追不舍,不久遇见伊夷模一军,又胜了一场,三人依刘辩“即便追到高句丽,也要将其杀得不敢再踏足汉土”一言,依旧紧追不舍,令优居、伊夷模两人苦不堪言。

  另一边,待刘辩发现公孙康时,后者已经身中数刀,倒在了一堆敌军尸首之上。

  公孙纯拖着受伤的腿,抱着公孙康的头,失声痛哭,一旁的十余名将士亦低头抽泣。

  公孙康虽与其父行叛逆之举,刘辩却也对此时的,公孙康表示赞赏。

  无论如何,绝不容许他国兵将在家乡的土地上劫掠。

  “汝等若降,可留有性命,公孙升济家亲眷,某亦可在陛下面前进些善言。”言罢,刘辩便让人牵过十六匹马,让剩余的辽东军一起回西安平,又留董横在此与百姓一同打扫战场。

  公孙纯拜谢刘辩心意,抱起公孙度的尸首,放在一匹马上,一瘸一拐地向西安平的方向行去。

  其余十五人也慢慢跟在公孙纯身后。

  然而这十六人中,又有五人因伤过重永远倒在了回西安平的路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