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二百四十八章 翼德的小算盘

我的书架

第二百四十八章 翼德的小算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汉章武二年七月十一日,刘辩率领麾下将士再一次踏上了汉土,由五原郡西安阳县进入并州,并在西安阳城暂时休整。

  如今刘辩麾下也只剩下一千八百余人,其中还有一百余名鲜卑百姓。

  刘辩还在这里遇到了曾经的并州刺史杨勋,如今只是西安阳的一介县令。刘协在时,曾命杨勋数次进入鲜卑寻找刘辩,皆无功而返。及至刘备登基后,任命建武中郎将张飞为并州牧,杨勋也随之失势。后朝廷传言刘辩已为鲜卑所杀,杨勋不信,辞去朝中官职,在旧部魏琛麾下为一县令,只为了能有朝一日可以看见刘辩还朝。

  相比于两年之前,杨勋竟然已经显得有些老态,双鬓已经有了些许青丝,这绝不是杨勋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模样。

  杨勋见着刘辩,显得分外激动,整个人颤颤巍巍,脸上肌肉不住抖动,直勾勾地盯着刘辩,直到最终确认了刘辩的身份,才激动地走到刘辩身前,跪倒在地,双手放在空中无处安放,张着嘴想要问安,却说不出任何言语。

  刘辩受困鲜卑、刘协崩殂的这些日子里,杨勋心中有着无尽的自责,倘若他在刘辩追赶关羽与于夫罗时率军跟随,刘辩或许也不会被困在鲜卑,刘辩不会被困在鲜卑,刘协或许也不会因病崩殂,原本已经安定的大汉也不会向如今这般再次陷入乱局。

  半晌,杨勋才颤抖地说出一句:“王上,真……真的是您吗?”

  刘辩握住杨勋悬在空中的手,笑道:“杨刺史,正是寡人。”

  杨勋在得到刘辩肯定的回答之后,登时再也忍受不住,嘴张得老大,哭了出来,就将久久不愿起身。

  “陛下……陛下已经……”

  “寡人已经知晓,唉……”

  刘辩安慰着杨勋,并将他扶起,一起往城内走去,杨勋哭着哭着,嘴角又咧了开来,为见到刘辩而感到心中愉悦。

  弘农王果然还活着。

  杨勋感觉他的等待值了。

  众人随后入城,刘辩又从杨勋口中知道了许多朝中之事,也证实了刘协身边亲近的小黄门、宫中侍候的宫女的确有很多死于非命。刘协死后,简雍、司马懿拿出一封诏书,使司隶校尉刘备为继任者,登基为帝。朝中大臣多有质疑者,除太傅马日磾外,尽皆或贬或免。若不是杨勋主动辞官,也定然是这个结果。

  刘辩进入汉土,也不用过于着急赶路,正好让麾下将士好好休息一番。但他也差贾穆先行回弘农,告知弘农众臣他回来的消息。

  城中一些百姓听闻是传言已死的弘农王回来了,竞相到刘辩住处外围观,想要一睹为快。

  刘辩回来的消息也随之由五原郡向周边传开,被许多有心人听到。

  刘辩抵达西安阳城的第三日,并州牧张飞率五千大军赶到西安阳,在城外求见刘辩。

  只见张飞所带来的将士尽皆新甲良马,应是军中精锐,可谓是费尽心思。张飞更是将头盔抱在腰间,一脸傲慢。

  当今陛下乃是他的结拜大哥,已与往日不同,更何况早先张飞也没有太将这个半大点的诸侯王放在眼里,今日张飞来此,明着是为了拜见刘辩,实际上是来打探消息,以及了解刘辩此次归来的目的与打算。

  因为早有传言,言刘协临终前曾留下遗诏,要传位于刘辩,而这封传说中的遗诏,却始终没有找到。可以说,刘辩的存在,始终是对刘备的威胁。虽然刘备生性仁德,可他的两个兄弟以及身边的人却不这样想。张飞此次便是来看一看刘辩是否觊觎皇位,若是,张飞便准备将这个威胁阻断在西安阳。

  并州牧张飞求见,刘辩自然不能避而不见,遂请张飞入城,而张飞则不理城门军士的阻拦,长矛戳翻两人后,率军入城,与赶来的赵云等人对峙在一起。

  刘辩闻声将赵云等人拉开,示意众将稍安勿躁,邀请张飞入府。

  张飞令众将士守候在外,随刘辩走了进去。他走在刘辩身后,感慨着刘辩这两年来的变化,不止是身高高了一截,身材也壮硕了许多,猜想着刘辩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张州牧果然治军有方,麾下将士一看便是能征善战的精锐,寡人观之,即便是步度根、轲比能合兵一处也不是汝之对手。”刘辩一边引着张飞,一边对其麾下的将士赞不绝口。

  刘辩说得倒也是真心话,张飞麾下这些士兵从装备上来看,便是刘备着重打造的一支精锐之师。

  只不过,如此精锐守在并州,并未出现在鲜卑,想毕刘备也不不希望他再次出现吧。

  不知是心中有鬼,还是张飞聪慧,也听出了刘辩的话中之意,莞尔回道:“某麾下将士虽然精锐,却不如王上麾下弘农军身经百战,一直停留在并州,也是在积蓄力量,早日可以赴鲜卑,尊孝献帝遗愿,将王上从鲜卑救出。”

  刘辩听张飞提到刘协,心中勾起以往的回忆,情绪稍显低落,不再言语。

  倒是张飞试探性地问了一句:“王上如今归来,有何打算?大哥……陛下心中亦挂念王上,定然希望早日见到王上。且孝献帝葬于洛阳,崩殂前仍高喊“兄长”,唉……”

  其实不用张飞说,刘辩也打算先去一趟洛阳,正如张飞所言,他要祭拜刘协一番,走之前没能好好陪一陪刘协,现在回来了,他想要与刘协好好说一说话。

  另外张飞最后的话,着实让刘辩有些控制不住,眼泪有些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半晌,刘辩叹了一口气,言道:“寡人确实有回洛阳之意。协儿英年早逝,寡人心痛不已,心痛不已。”

  言罢,刘辩捂着自己的胸口,十分痛苦,几乎晕厥过去。而后他有些抱歉地对张飞言道:“张州牧,寡人有些不适,今日不能招待了。”

  张飞见刘辩如此,起身关心了几句,便起身告辞了。不过张飞也只是离开刘辩住所,在刘辩动身之前,不会离开西安阳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