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二百四十九章 云长的心意

我的书架

第二百四十九章 云长的心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上,臣有事求见。”刘辩门外,贾诩拱手垂立,想要就今日刘辩与张飞所言之事提出自己的意见。

  刘辩命来宁将门打开,请贾诩进到屋内:“文和先生请进。”刘辩心中知道贾诩来意,却也不点破,他正好也要听一听贾诩的意见。

  贾诩走到屋内,先是关心了一下刘辩的身体,虽然刘辩有一定诈病的可能,但即便如此,贾诩也会装作刘辩是真的生病了,这便是贾诩聪明的地方。待得到刘辩无碍的答复后,贾诩才说出此来的目的。

  “臣知王上与孝献帝陛下手足情深,然如今天下局势纷乱,王上坐拥关中五郡之地,举足轻重,此次进洛阳,陛下定然不会轻易放网上离开,可谓九死一生。臣以为,王上先回弘农会更好一些。”贾诩对于现今的局势看得倒也非常透彻,坐拥五郡之地的刘辩是各方拉拢与忌惮的对象,张飞在刘辩回汉土的第一时间赶到,如今又随行监视,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刘辩又何尝不知道此中隐患,只是刘协的突然离开对他的打击着实有些大。另外,他心中还有着很多愧疚。

  他叹了一口气,对贾诩言道:“先生之意,寡人知矣。然……”

  说到这里,刘辩又叹了一口气,没有继续说下去,反而陷入沉思,似乎在做着内心的挣扎。

  贾诩见状,又拱手道:“王上,朝廷早有削弱弘农之意,凉州、并州皆有将士屯兵于弘农国左近,之所以未能如愿,皆国中众臣心中相信王上依然活着,同仇敌忾。如今王上归来,众臣必然鞠躬尽瘁。若王上有何闪失,世子年幼,众臣没了主心骨,人心不一,国之不国。”

  刘辩闻此,扬了扬手,言道:“寡人知矣,一切就交与先生。”

  贾诩听到刘辩松口,如释重负,慢慢退了出去,自去安排一应事宜。

  这一边弘农众臣暗自安排回弘农,另一边张飞虽然并未离开西安阳,但他的使者却早已赶往洛阳,让刘备第一时间知晓刘辩从鲜卑归来一事。此事事关重大,张飞还是可以分得清轻重缓急的。

  刘辩抵达西安阳的第七日,大军已经休整完毕,刘辩率领麾下军士出发,一路向南,赶往洛阳。

  张飞则已保护刘辩为由,率军随行,紧紧跟在刘辩一行人身后。名为护送,实为监督。

  另一边身在安邑城的徐晃得到刘辩回来的消息,喜极而泣,他曾与张辽率军北上,深入鲜卑二十里未能见到刘辩,最终在匈奴、鲜卑夹击之下退兵,懊恼不已。如今刘辩现身,徐晃一面差人往弘农城传递消息,一面将郡中事务交与赵俨,自己则率一军北上,准备接应刘辩。

  现今天下形势大变,他可不放心刘辩一行人的安全,尤其他有得知了并州牧张飞调兵遣将的异动,更要早些做出反应。

  刘辩一行人经由五原县郡进入西河郡,值得一提的是西河郡南侧就是弘农国属的河东郡,待众人到了西河郡南部的离石县时,前面一队人马守在离石县外,似乎是在等着众人。

  只见为首一人身材高大,面若重枣,手中一杆偃月刀,正是当今朝中骠骑将军、司隶校尉关羽。若不是刘辩仍然挂着大将军之命,恐怕关羽便是当今的大将军。

  弘农国众人见关羽也到了,不禁露出了一丝难色,张飞、关羽两人是刘备麾下最骁勇的两员将领,如今两人皆在,可见朝廷对刘辩的“重视”程度。

  关羽初闻刘辩返回时还有些不信,如今见到真人,心中五味杂陈,当初若不是他执意追赶于夫罗,众人也不会中了匈奴、鲜卑部众的埋伏。当初与他一同回来求援的原杨勋麾下将士也全数死于途中,只有他一人负伤而归。

  他因伤势过重,未能一同再赴鲜卑,实为一大遗憾。

  如今再见故人,关羽心中有些愧疚,更因为来前简雍、司马懿两人的交代,更觉无颜面对刘辩。

  但刘辩已经来到这里,一切终究还是要面对。

  “王上。”简简单单一句问候,却夹杂着众多感情。

  刘辩瞧着表情有些异样的关羽,心中不知该说些什么,当年担心后者安危,一直追到鲜卑境内,后再将援军的寄托都放在后者身上,结果这一等就是两年。时过境迁,他所做的一切努力都随着刘协去世而终结,大汉已不是他离开时那般模样。

  “关将军。”刘辩心中的许多话也都蕴含在这一声问候声,他心中有些责怪关羽,却又知道这并不是关羽的错。

  “今日且在离石休息一晚,明日再赶路。”关羽语气中并没有询问,而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邀请刘辩入城。

  刘辩嘱咐韩康、祖茂、段煨、魏琛四将一番,令其率大军守在城外,其中魏琛因为私自带兵离开五原郡被张飞免官,被刘辩带在身边。

  吩咐完后,刘辩便带着赵云、太史慈、华雄、徐宁、来宁、杨勋、贾诩等人以及五百军士随关羽入城。

  关羽又在一行人中见到杨勋这位旧人,简单打了一个招呼,便没有再言其他。

  一场接风晚宴之后,众人各自回到住处,倒也相安无事。

  只是入夜十分,刘辩院内突然潜入一个人影,被来宁发现,惊醒了众人。

  刘辩见来人是关羽,便屏退众人,只留赵云、太史慈、徐宁、来宁几个,询问关羽来意。

  关羽犹豫半晌,言道:“王上,兄长并无迫害王上之意,只是某些人不能容王上。某此次前来正是为了带王上去洛阳,然洛阳万万去不得。王上身陷鲜卑,某之过也。今放王上由西门离去,以后概不相欠。某言至于此,再会。”

  言罢,关羽便不理众人,径自离去。

  关羽趁夜如此,刘辩自然不觉的他是无的放矢,当即命众人收拾行李,一起往西门去。到得西门,果然无一名军士,众人遂从西门出,与城外将士汇合,往南而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