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故技重施

我的书架

第二百五十五章 故技重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某愿往。”

  面对贾诩的询问,赵云、韩康、皇甫元三将皆起身表示愿往,其忠勇倒是不用犹疑。

  贾诩听闻三将如此言语,继而又道:“此次仍需只许败,不许胜。”

  刘辩心中虽然有些奇怪,但想到贾诩昨日的一番安排,心想他这样一定有他的道理,便没有多言。然后刘辩看向贾诩,后者似乎在等着他钦点将领,于是刘辩复又看向三将,最终落在韩康身上,对其言道:“子健,汝可愿往?”

  韩康昨夜如此行事,也算是轻车熟路,犹豫了一番,回道:“某愿往。”

  如此一来,再次引诱韩遂的将领便已经定了下来,刘辩又点赵云率五千军士北上,收复漆县,待时机成熟,反攻进入北地郡。

  而后,刘辩简单又吩咐了众将几句,便令其各自回去准备。

  赵云、韩康两人领了军令,很快便各自出发,不多时,刘辩也率领余下的军士向西进发。

  而正当援军赶往汧县之时,徐荣这里却遇到了麻烦。早先,作为主将的徐荣,在斗将的过程中不敌马超,被后者一枪刺中左肩,整个肩膀都没了知觉。

  如今马超天天在城下搦战,徐荣听着西凉军士的骂阵声,心中气愤难当,却又不能表现出来,索性选择了忽视。

  而马超几番大战之后,麾下所剩军士也不足以将城池攻陷,马超心中对于徐荣守城多少有些顾忌,有些后悔没有一枪将徐荣戳死。

  否则一定可以顺利拿下城池。

  而后马超听闻韩遂率领的领一路大军已经赶到岐山,心中不甘于落后。

  终于在两日骂阵不成后,马超下达了攻城的军令,对汧县发起了进攻,力图一举将城池拿下。

  这一战便是整整一日,汧城军民同仇敌忾,一起在城墙抵挡西凉军,令西凉军功亏一篑。

  然而在落日的余晖下,徐荣看着两军将士以及汧城青壮七扭八歪地躺在城墙上,周遭满是散落的兵刃以及风干了的血渍,心中升起一丝悲壮,原本他还想着率军撤走,可是他现在看来,如果撤走,根本对不起这些牺牲了的将士与百姓。

  ……

  樊稠、华雄、徐宁三将率军沿渭水西进,曾在渭水畔遇到一只西凉军巡逻兵,除此以外并未遇到任何阻拦,顺利到达渭水、汧水交界处,而后樊稠率三千军士继续往西赶往陈仓,徐宁、华雄两人则沿汧水北上,赶往汧县。

  那一小队巡逻兵其实是韩遂麾下派出查探弘农军动向的探马,没成想却被徐宁、华雄、樊稠三人撞见,韩遂担心三将已经心生警觉,便命伏兵将三人的队伍放过去,继续等着后续队伍。

  而徐宁差回去向刘辩禀报这一情况的小队却是被韩遂全数消灭,算是扳回了一城。韩遂没在前队中看见刘辩,自然知道刘辩一定是在清点岐山西凉大营的物资,耽搁了些时间,跟在后续队伍赶来。

  韩遂虽然心中清楚可以埋伏到刘辩,可他一想到损失的粮草物资就有些头痛,才有一点的好心情立即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韩遂甚至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收拾刘辩一番。

  徐宁、樊稠、华雄三人离开没多久,便又有一队人马赶来,越有千余人,为首一人正是前些日率军偷袭韩遂岐山大营,引韩遂率军杀出导致其丢了大营的韩康。

  韩遂看到韩康心中恨得牙痒痒,恨不得立即杀出,将韩康砍翻在乱军之中,但韩遂又没见着刘辩,不甘心就这样杀出去。

  眼见韩康越来越近,已经来到近前,韩遂终于忍不住怒意,一声令下,两侧伏兵尽出,准备将韩康围在中心,想要在后军赶来之前将韩康消灭。

  韩康心中对于西凉伏兵早有准备,虽然两侧伏兵尽出,仍然冷静地命麾下将士摆开阵势,奋力向后突围,正好趁着西凉军阵线薄弱之时杀了出去。

  然而杀出后的韩康并未率军极速逃窜,而是边打边退,引着西凉军缓缓往东而去,像极了那夜袭击西凉军营时的作态。韩康麾下将士尽皆参与了那夜的战事,对于韩康此举心领神会,盼望着己方再次将西凉军合围,歼灭西凉军。

  而追击的韩遂也不是傻子,很快就意识到这个场面有些似曾相识,识破了韩康的目的,迅速叫停了追击部队,并向后退去,以免再中弘农军的埋伏。

  而韩康见西凉军未再跟来,也没有停留,快速向东撤退,直奔岐山大营。

  他的任务已经结束,接下来的任务便是为弘农军守好岐山,以免韩遂麾下的西凉军再驻扎于此,也是为了若弘农军前线战败,能够迅速在岐山再次组织好防线。

  此处乃军事要地,需要有稳重的将领驻守。

  韩康向东往岐山之行并未遇到刘辩,因为刘辩已经趁着韩遂追赶韩康时,绕过西凉军往陈仓方向赶去。

  韩遂以为韩康故技重施,仍然像之前那般有援军,其实韩康根本没有援军,正是利用了韩遂担心再次上当的心态,再次骗过了韩遂。

  刘辩等人绕过韩遂之后,并未直接赶往陈仓,而是在去往陈仓的路上寻了一处地点埋伏,等着韩遂。

  韩遂因为埋伏一事已经暴露,故而决定不再埋伏刘辩,准备向北拿下渝麋,再率军夹击汧县,与马超会和。

  然而大军才行不到三里,就遇到了刘辩率领的伏兵,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韩遂麾下将士本来就已经损失不少,如今又被弘农军消耗大半。

  韩遂率军趁弘农军合围尚未完成杀出,但他看向身后,却是少了许多人马,程银、杨秋两人也不见了踪影。

  韩遂心中悲愤,岐山之战他已经损失了侯选、梁兴两将,如今又没了杨秋、程银,他心有不甘,欲再次杀回,与刘辩拼命,却是被张横、李堪两人死死拦住,向北逃窜。

  韩遂这一战损失惨重,麾下仅余近两千将士,整整比从北地郡入弘农国时少了九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