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二百八十章 引狼入室

我的书架

第二百八十章 引狼入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战过后,刘辩命人将颜良尸首收起,准备好生安葬,只是颜良一直保持着立于马上的姿势,身体已经僵硬,众人已经没有办法再将其放平,只好保持着这个姿势寻一个大一些的棺椁埋葬。

  早先一动不动,使主人保持着最后尊严的战马,一直舔舐着颜良的脸颊,不愿离去。无论别人如何生拉硬拽,战马依旧不愿离开颜良,非常倔强。

  待颜良被弘农军埋葬之后,颜良麾下战马竟也仰天长嘶一声,流下了悲伤的泪水,一个踉跄倒在了颜良的墓旁。不多时,战马嘴角流出一丝鲜血,慢慢地没了呼吸,随颜良而去。

  万物皆有灵,刘辩感其对颜良的忠诚,命人在颜良墓旁又挖了一个大坑,将战马葬在颜良身侧,永远地陪伴在颜良身边,并在一旁立了一块石碑,上刻“琅琊颜文恒与忠骥之墓”以表达对其的敬重。

  做完这些后,刘辩又命人将俘获的朱灵带来,对其言道:“朱文博,汝可愿降?”

  早先在阵前时,刘辩便已经注意到了朱灵,身形魁梧,目光坚定,有着一股豪情,更何况朱灵是唯一一个冲上来抢夺颜良尸首的敌将,如何不让人对他加以注意?刘辩听闻朱灵被擒住,便想要将其招揽,对于这样一个人物,刘辩觉得杀了有些可惜。

  朱灵原本以为会被杀掉,没想到却被带到了大帐,面对刘辩的招揽,朱灵却是有些犹豫。按理来说,弘农军将他抓获之后,为他处理伤口,赐予饭食,算是优待。如今弘农王刘辩又命人为其松绑,示以善意,朱灵即便是因为被俘心有怨恨,此时却也发作不出来。

  “某听闻王上已将颜将军安葬,王上所为,实乃仁德之举。”朱灵并未回答刘辩的招揽,而是讲起了刘辩命人安葬颜良一事,言语中表达出了对刘辩的赞美。

  一旁众将听闻朱灵如此言语,皆以为刘辩今日又要再得一将,只有郭嘉、贾诩二人看着朱灵,摇了摇头。

  只听朱灵言道:“王上诚乃仁德之人,只是某亲眷如今俱在幽州,若效命于王上,其必为奸人所害,故某不能投效王上矣。某愿一死。”

  朱灵说的都是实话,他的一部分亲眷居住在在幽州广阳郡蓟县,如果他要是投效了刘辩,必然会被平日里就不和睦得郭图等人进谗言,害了亲眷性命。

  刘辩见朱灵搬出了亲眷,顿时哑口无言,不能反驳,只能叹一口气,命人将朱灵带下去,好生看管。

  待朱灵被带下去后,郭嘉起身对刘辩言道:“王上,臣有一计,可保朱文博家眷。”

  “哦?奉孝有何妙计?寡人倾耳以听。”刘辩登时便被郭嘉的话所吸引,充满拿了好奇。

  只听郭嘉言道:“王上可让人传言,朱文博以委身效命换取王上好生安葬颜文恒,颜文恒乃袁绍心腹爱将,在幽州颇有名望,如此众人皆感慨朱文博义气为重,无人会为难其亲眷矣。”

  简单来说,郭嘉此计便是予朱灵以美名,对于袁绍如此喜好声望得人来说,自然是不会为难朱灵得亲眷,反而会更加厚待。

  刘辩对于郭嘉的计策非常赞同,只是这本来应是他的名声要便宜朱灵了。但他转念一想,他都已经是坐拥凉州十郡、司隶五郡的弘农王了,不在乎这一点点的虚名,心中也就为之泰然。

  果然,在刘辩按照郭嘉的计策放出消息后,袁绍军将领之间对于朱灵大多是理解与褒奖,远在蓟城的袁绍更是差人将朱灵的亲眷由广阳郡送到西河郡,没有任何为难,甚至还专门派了使者到颜良墓前加以祭拜,刘辩也并未为难使者,放其通行。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战事从未停止。

  张辽、杜畿、樊稠三将留忠义校尉陈忠镇守高奴城,先后攻下了上郡奢延、肤施、龟兹三县,牵招连败数阵,退守白土城,原西河太守陈飞于龟兹城一战被张辽一槊挑下城墙,死在了龟兹城下。

  另一边,自从周昂、颜良先后死在中阳县,朱灵又被俘虏,袁绍军在西河郡内的战事陷入了尴尬的境地,没有颜良这名大将,便没了主心骨,淳于琼、季雍两人完全不是赵云、庞德、徐宁三人的对手,先后丢掉了离石、蔺、皋狼、圜阳、圜阴五县,完全失去了西河郡南部的控制权。

  而弘农军则保持了上、西河两郡战事的齐头并进,势头良好。

  直到袁绍军另一员大将文丑由太原郡率军进入西河郡,战事才再一次陷入僵持,但这样给袁绍军带来的后顾便是刘备军并州牧张飞在与徐晃对峙无果的情况下,率军由上党郡出发,兵进太原,想要收复失地。

  文丑陷入了首尾不能顾的尴尬境地。

  更加糟糕的是,原本约定与袁绍联合进攻曹操的吕布突然与曹操联合,将进攻的方向变成了青、徐两州,专注于扩充自己的地盘,与徐州刺史陶谦鏖战数阵,战况焦灼。

  没了吕布的威胁,曹操则调集夏侯惇、夏侯渊、麹义、许褚等将,着手全力对战幽州的袁绍,准备拿下幽州。

  袁绍一下子要面对三家的围攻,一时有些应接不暇,于是向鲜卑柯比能、扶余大将简位居、匈奴呼厨泉三股势力求援,许以重利,使其助战。

  有了柯比能、简位居、呼厨泉三人的援兵,袁绍军的战事便显得从容了一些,只不过三人并不完全听从袁绍调配,纵容麾下劫掠百姓,使并州北部、幽州西部的百姓陷入水深火热的境地。柯比能与呼厨泉甚至将袁绍任命的云中太守蒋琦赶走,占领了云中郡,为祸百姓。

  至此,袁绍方知引狼入室,却因为陷入多方战事而无能为力,心中痛苦不已。

  刘辩闻柯比能、呼厨泉在云中行径,深恶痛绝,恨不得立即兵发云中郡。只是其间尚隔数百里,他只能暂时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给呼厨泉、柯比能一些颜色看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