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淳于琼的筹码

我的书架

第二百八十五章 淳于琼的筹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高干并未等到淳于琼所说的援军,张辽便已经率五千弘农军赶到了善无城下,开始了猛烈的攻城战。

  一直到倒下时,高干连援军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心中十分凄楚。

  麾下部将拼命在张辽补刀前将其救走,高干才留的一条性命,但他的一条腿已经废了,这辈子可能再也无法跨马扬刀,征战沙场了。

  在回广阳的路上,高干心中暗暗发誓,一定不会放过淳于琼这个见死不救的家伙。虽然淳于琼乃是从洛阳时便跟随袁绍的旧将,可他高干是袁绍的外甥,他自信袁绍一定会站在他这一边,替他收拾淳于琼。

  而远在雁门郡的淳于琼在收到高干兵败负伤赶回广阳郡的消息后,心中也有些心虚,他原本只是想晾高干一段时间,等高干得到一些教训,损失一些兵马后再派援军,可他却没想到高干如此的不堪一击,如此轻易就丢了城池。

  淳于琼担心高干再一次在袁绍面前搬弄是非,使袁绍不仅仅是责难他一番,而是派人害他性命,毕竟高干是袁绍的外甥,比他与袁绍更加亲近。

  要说他淳于琼是袁绍旧将,高干也是在渤海时便跟随在袁绍身边了。

  更何况袁绍连勾结鲜卑、匈奴将刘辩困在莫贺城,最终导致天下大乱这种事都能干出来,淳于琼有理由相信袁绍会对他下手。

  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淳于琼知道也是因为他曾经被袁绍派去鲜卑境内,与步度根、于夫罗一起行动。

  想及与此,淳于琼也开始为自己寻找后路,以免死在袁绍手里而不自知。

  如今刘辩在西侧定襄郡,曹操、刘备两军在南部太原郡。淳于琼作为曾经参与围困刘辩的一员,是断然不会投靠到刘辩那一方的。

  而南侧太原郡的曹操、刘备两军战况激烈,正是较劲的时候,若在这个时,哪一方有了淳于琼的帮助,那便拥有了雁门郡的同时,还占据了太原郡战场的主动权。

  这正是淳于琼可以作为谈判的筹码。

  于是淳于琼瞒着季雍、蒋琦两将,将两将派往西部的武州城提防弘农军,他则派心腹到洛阳、南皮联系刘备与曹操,看一看哪一方给的好处更吸引人,待价而沽。

  而淳于琼的反叛,对于袁绍来说是致命的。若是如此,幽州便丧失了西边的屏障。

  袁绍自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在高干返回广阳郡将情况禀报袁绍甚至添油加醋地一顿乱说之后,袁绍的反应是第一时间派人到雁门郡安抚淳于琼,顺便联络季雍、蒋琦两将提防淳于琼有异动,让高干异常诧异,完全不能理解。

  袁绍只得将原委讲与高干,并许诺一旦局势稳定,便调淳于琼回幽州,然后再还高干一个公道,才安抚住高干。

  但在袁绍心中,如今的高干已经远没有淳于琼重要。至于处置淳于琼,还要后者不要有异心才好。

  而袁绍对此充满了深深的担忧,更何况淳于琼还知道着他的秘密。

  若是刘备或者曹操知道这个秘密后,一定会利用这个秘密来攻击他,那他也将众叛亲离,再无翻身的余地。

  但即袁绍派遣的使者荀谌赶到阴馆城时,淳于琼已经先后送走了刘备与曹操的使者,淳于琼甚至都没有听荀谌说了些什么,便对荀谌言道:“某未能及时支援元才,确有不妥。另某无不满之意,本初多虑矣。只是如今太原之军随时可至雁门,某也有莫大苦衷,劳烦先生回去替某美言几句。”

  荀谌闻言不动声色,笑着言道:“将军之意,某已知晓。此番回到广阳,定然如实向袁将军禀报,非将军之错矣。”

  言罢,荀谌饮了一杯美酒,看向了淳于琼摆在一旁的一件白玉雕,目不转睛。

  这白玉雕乃是淳于琼在一城中大户家得到,如今见荀谌盯着不放,心中冷笑:“原来荀友若也不过如此。”但淳于琼还是将白玉雕递给荀谌,言道:“既然先生喜欢,便送与先生了。”

  荀谌闻言,赶紧接过了白玉雕,生怕淳于琼反悔一般,而后露出了喜悦的神色。

  随后荀谌又与淳于琼闲谈了一会儿,便起身告辞,准备回到广阳。

  淳于琼留荀谌在城中小住几日,后者却是看了看手中的白玉雕,言道:“既然拿了将军的物品,自然不能耽搁。”

  淳于琼见状心中冷笑,却还是和颜悦色地将荀谌送出府去,做好表面功夫。

  待荀谌出城后,淳于琼唤来心腹将领,命其整顿兵马,大军准备兵进太原,进攻于禁、乐进、李典三将。

  刘备差人封淳于琼为平北将军、幽州牧、雁门王,并送来印信,使淳于琼心满意足,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而后淳于琼又差人请蒋琦来阴馆城商议军情,实则是淳于琼忌惮蒋琦的实力,想要将蒋琦诱杀掉,以防后患。而对于季雍,淳于琼根本没有将其放在眼里。若不是季雍,颜良又怎会死在西河郡。

  待安排完这一些后,淳于琼望着外面阴沉的天气,脑中预演着将要发生的事。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他可不想发生任何意外。原本他担心荀谌会看出些端倪,但没想后者也是一个贪婪的家伙。

  但淳于琼绝对没有想到,他口中的贪婪家伙,此时正在赶往武州城的路上。

  荀谌早已经看出了淳于琼的异样,方才看向白玉雕,也只不过是让淳于琼放松警惕的幌子。

  荀谌不知道蒋琦、季雍两人是否也与淳于琼同流合污,但他也要去探查一番。若是,大不了再演一场戏,若不是,也好率军奔赴阴馆城,阻止淳于琼。

  荀谌离开得早,又以最快速度赶赴武州城,终于在淳于琼部下之前赶到了五州城。

  当荀谌将自己发现的不妥之处告诉蒋琦、季雍两将后,两将根本就不相信荀谌的话,甚至还在为淳于琼开脱。

  荀谌苦口婆心地讲了许久,才引起了两人的一些重视。

  正巧麾下禀报淳于琼的使者赶到,荀谌对蒋琦言道:“将军不妨问问此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