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临终托事

我的书架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临终托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于禁听赵云这么一喊,顿时面色铁青,气血向上翻涌,想要回身向赵云杀去。

  但仅仅是一瞬间之后,于禁便想到这只不过是赵云的激将法,使自己冷静下来,以免再做出错误的决定。

  “众将士听令,继续突围。”

  “喏。”

  众将士随于禁血战,最终成功突围,退回涿城,但代价也极为惨重几乎损失了六成的人马。

  于禁到达涿城后,心中想到赵云口中的那句“突围将军”,心中觉得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想他于禁随曹操多年,自董卓治乱时便投到曹操麾下,经过大小战役不计其数,胜多负少,如今却被赵云这般言语,心中愤懑不已。连吃败仗本就让于禁心中压力倍增,想至深处,于禁只觉大脑胀痛,更是一口鲜血吐出,栽倒在地,失去了意识。

  而后于禁虽然恢复清醒,却是浑身乏力,卧床不起,像是患了重病一般。

  随后,于禁命亲身边军士将此事瞒住,又吩咐心腹将领闭城不出,坚守城池,心中只望广阳郡的将领能在没有援军的情况下守住城池。

  然而随着赵云进入广阳郡,广阳郡队伍战事向着对曹军极为不利的方向演变,加上刘辩又差刘虞、刘和父子旧将鲜于辅赶往广阳郡联络当地豪强,引得豪强尽起,有的支援弘农军作战,有的作为城中内应,才十数日,广阳五县只剩昌平一县尚在支持。

  但结果已经很明显了,没有援军支援的情况下,昌平县很难在赵云等人的攻势下得以守住,一切只是时间的问题。

  果然,两日之后,赵云率军攻破昌平城,斩杀守将张成,终结了曹军在广阳郡队伍最后一处据点。

  远在涿城的于禁收到消息后,只能叹一口气,以解心中苦闷,可是当将士离开后,他赶紧从榻上拿起一块布,捂在嘴上,强忍着不让咳嗽的声音传到外面军士耳中。

  只见于禁浑身颤抖了三下,然后卸尽了全身力气,倚靠在榻上,而那块沾着血的布则被他藏了起来。

  而后,于禁命人将麾下心腹将领梁燕唤来。

  待梁燕到达后,于禁将那块带血的布交给梁燕,令后者照往常一般处理,而后于禁又问道:“乐、典两位将军何时到涿县,可有消息?”

  梁燕回道:“乐将军已到涿郡,此时应到故安县了。典将军由波海郡出发,当是晚些,尚未收到消息。”

  于禁闻言,脸上浮现起笑容,言道:“乐文谦两日内可到,真是太好了。待其到时,汝要极力配合,知否?”

  “末将知道。”梁燕恭敬地答道。

  随后梁燕又指着手中的血布,想要询问一下于禁伤势如何,才一开口,便被于禁制止,示意前者不要问了,赶紧去做事。

  梁燕见今日于禁脸色又苍白了一些,心中对于于禁的状态颇为担心,但他还是忍住没问,道了一声“末将告退”,将血布塞进铠甲,退了出去。

  梁燕知道于禁伤势很重,心中十分担忧,准备在乐进与典韦来了之后,劝于禁回冀州修养一段时间。

  一日后,乐进率八千军士赶到涿县,于禁无法出城相迎,命梁燕率军迎接乐进。

  乐进直到到了城内,只有他与梁燕两人时,才从梁燕口中知道于禁病重的消息,叹道:“文则此举真乃大局为重。若赵子龙知晓文则病重,必来攻城,若某早知此事,必然不在途中多逗留,加急行军矣。”

  随后,乐进由梁燕引着去见于禁,于禁起身相迎,乐进赶紧将其扶住,使其坐于榻上,关心起于禁的病情。

  而后于禁也示意乐进坐在榻上,并未谈及病情,而是跟乐进谈起了幽州的战事、弘农军的情况以及涿郡的兵力部署,还跟乐进分析起了弘农军作战的习惯,将两次支援遇伏作为例子,并言道:“切记小心谨慎,莫要以常理度弘农军,其非常有可能再一次使用这个计策。”

  总之,一切都非常详细。

  乐进期间见于禁脸上流出虚汗,知道于禁身体不适,打断于禁的话,示意于禁先休息一下,言道:“文则,此事不急于一时,待恢复一些之后再讲不迟。”

  于禁则斩钉截铁地言道:“文谦,此事不言,某心有不甘。”

  乐进见于禁坚持,也就在一旁认真将话听完。

  只是,此时乐进并未听出于禁话中深意。

  翌日清早,乐进收到消息,赵云引一队人马在城外搦战,乐进担心于禁收到消息后心中担忧,便来到于禁处安抚于禁,言道:“涿城之事,暂时交与某,文则暂且休息。”

  于禁则是笑着言道:“有文谦在此,某无忧矣。”

  乐进见于禁今日脸色比昨日好了一些,说话音调也足了一些,只道于禁病情好转,令于禁放心,便率军出城去了。

  赵云今日来搦战,也是收到曹军援军到来的消息,想要探一探来者虚实。

  乐进率军出城后,赵云见着旗上书着一个“乐”字,猜到敌将便是乐进,言道:“这位可是乐文谦?”

  乐进见赵云识得自己,也是笑道:“正是。某亦听赵将军身手了得,今日不知能否一见?”

  赵云见乐进主动求战,道了一声:“有何不可。”便拍马而出,一骑杀向乐进。

  乐进见状,也提槊拍马迎上,与赵云斗在了一起。

  两人各使本事,斗了三十余回合后分开,已经知道对方深浅。

  乐进知道再斗下去一定会输,感慨赵云武艺。

  赵云则因为今日带兵不多,担心于禁率军绕到身后,与乐进自己包围。他此时并不知于禁病重,否则也不会如此。

  随后,两人今日都没有一战的心思,各自退兵。

  只是当乐进返回城中,去见于禁的时候,却见到于禁安静地躺在榻上,没有任何声响。

  乐进以为于禁正在睡觉,不想打扰,便又退出屋门。

  但当他退出屋门时,脚却不小心踢到了门槛,发出了较大的声响,他讪讪地回头,查看于禁是否因此醒来。

  可是他却见于禁没有任何反应,顿时觉得有些不妥,遂上前查看。

  待他来到于禁身旁,却见于禁胸前没有起伏,一探鼻息,他顿时摔倒在了地上。

  于禁已经没有了呼吸,身体也已经冰凉,方才那股传入手指的冰冷让乐进不禁打了个冷颤。

  于禁死了。

  原来今早的于禁并非病情好转,而是回光返照。

  乐进想到昨日于禁一番嘱咐,想毕也是知道自己已经命不久矣,所以才抓紧一切时间将这些事告诉他。

  乐进眼中闪着泪光,望着于禁,言道:“文则,某一定不负汝所托,守住涿郡。除非某死于此处,否则寸步不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