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三百零八章 傀儡皇帝刘理

我的书架

第三百零八章 傀儡皇帝刘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如今冀州、兖州风云突变,形势发生了变换。

  吕布击溃李典后,又大破夏侯渊救下了王攸,从而很快便占据了波海郡。鉴于王攸有吸引夏侯渊之功,吕布并未因后者丢了清河国而有所处罚,而是令其驻守在东光城。

  而被吕布击败的夏侯渊、李典两将则是退往河间国,原本河间国已经被弘农国将领文丑攻略半数,两人又将河间国从文丑的手上夺了回来,在此继续曹操制定的固守之策。

  虽然李典、夏侯渊在渤海大败,但陈宫却在兖州风生水起,曹操早先曾在兖州为官,如今吕布杀州郡名士,各郡名门士族大多叛吕附曹,除了山阳、济阴两郡之外,东、陈留两郡也相继被士族占领,归附曹操,使曹操在兖州、冀州的土地连接起来。

  曹操为了表陈宫的功劳,令其为兖州牧,负责兖州诸郡之事,希望其能再接再厉,将兖州全境纳入囊中。

  若吕布吕布麾下兖州牧董云再不找出一些行之有效的办法,恐怕任城、东平、济北三国很快也会沦陷。届时,他不得不退出兖州。

  董云在丢了山阳郡后便传信于吕布,而吕布收到消息时,东郡、陈留两郡也已丢掉。吕布收到董云消息后,恼怒不已,一边恨自己当时杀边让有些欠考虑,一边恨不得马上杀回兖州,杀了陈宫。

  想当初吕布、田豫率大军来袭,他也没让其进入兖州半步,如今兖州却是因为一个士人几乎沦陷,吕布不得不正视起这些文人的影响力。

  “回去告诉崇文,若不可为,可退出兖州,某此时尚难以赶回。”吕布对传信者言道。

  随后,吕布吩咐传令的军士立即出发,他自己则赶到临时的皇宫去见刘理。

  既然曹操因为吕布在兖州名声变坏而占据兖州数郡,他也要将曹操的名声搞臭。

  刘理近日一直都睡不好觉,吕布占据了南皮城后便代替了曹操之前的位置,说是辅佐于他,其实就是认为他还有利用价值,暂时留他一条性命而已。

  只是,曹操在时,虽然有时强势了一些,但刘理的基本生活还能很好的地保障。但自从吕布代替曹操之后,刘理的生活档次下降了许多,他竟然还饿了一顿肚子。这使刘理心中不禁思考吕布是不是要准备杀了他了。

  今日刘理正在发呆,内侍突然向他禀报吕布来了,他刚准备收拾一番,再见吕布。结果吕布却是走了进来,旁人惧于吕布的威势,无人敢上前拦阻。

  刘理恭敬地上前迎接吕布,询问后者今日是为了何事。吕布倒也不客气地讲起了今日所求。

  两相比较之下,吕布倒是更像是皇帝的那一方。

  吕布今日来不是为别的,是为了对付曹操,让刘理写一封控诉曹操的诏书,大致内容便是曹操狼子野心,控制刘理达成私欲,意图谋取天下,同时还对刘理万分苛刻,毫无尊敬可言。

  原本打算无论吕布提出任何事都答应的刘理听完之后,整个人愣在了原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是否应该答应吕布的要求。

  要他构陷曹操,他还真有些犹豫。

  刘理心中还有自己的想法,虽然吕布现在占领了南皮城乃至是波海郡,但他相信吕布并不能一直都占领,他相信曹操或者是刘辩早晚有一日会将吕布击败。

  若那个人是刘辩还好,但那个人若是曹操,他岂不是必死。今日他构陷了曹操,他日曹操还能放过他吗?

  “陛下,不可乎?”吕布见刘理脸色阴晴不定,似乎颇为犹豫,于是提高了声调问道。

  刘理被吕布突然提高的声调吓了一跳,他看向吕布有些冷冽的眼神,突然意识到,虽然他日曹操有可能会攻下南皮城,但今日掌控他生死的却是吕布。

  于是,刘理闭上眼,吞了一口口水,狠狠地下了决心,而后恭敬地对吕布言道:“还需将军给寡人些时间,或者将军可有现成的诏书?”

  早先曹操请刘理下诏书时,都是早已经拟好了诏书让他看一眼盖上印玺,故而他如此问道。

  吕布只是临时起意,事先并未准备诏书,于是便和颜悦色地对刘理言道:“既然如此,那臣晚些再来,希望臣来时,诏书已经拟好。”

  言罢,吕布便又关心了一番刘理的起居,刘理据实相告,吕布闻言大怒,命人详查,结果是麾下一校尉贪了中间的许多银两。

  吕布命人将那名校尉杖责三十,算是给了刘理一个交代。

  可是刘理当日午膳时便发现,自己的伙食要比往日更差了一些。想必是有人因此而记恨上他,以此来报复于他。

  刘理想到此处,不禁怆然恸哭,想他一个诸侯王世子,如今也算是一个皇帝,却只是这般境地,居然被一个管餐食的人欺负,堪称奇耻大辱。

  “辱没先祖矣。”刘理感慨道。其实,刘理曾多次想到了结自己,可是每每将利刃拿在手中,却不敢动手,而后只能默默忍受这种痛苦。

  刘理摇了摇头,开始写诏书,大致参照他早年听闻的讨董檄文内容,他边写边叹气,但又不得不写。

  最后连一旁为其研墨的内侍都看不下去,留下了眼泪,小声啜泣起来。刘理则斥道:“汝如此,想要旁人杀汝乎?”

  刘理身边已经死了三个亲近的侍从了,故而刘理也一直对侍从比较苛刻,好叫他们不要被人看到与自己亲近而遇害。

  刘理虽然对吕布低头,但他也只不过是为了活着而已。

  而远在安平的另一位刘氏宗亲,弘农王刘辩也陷入了两难之中。

  原本他要是不占据清河国,吕布与曹操两相交战,根本不会波及于他,而他占据了清河国,就将两军交战接壤的一半堵住了,现在他倒是成了两者之间的缓冲,处在两者之间,腹背受敌了。

  虽然他派遣赵云镇守清河国,但他还是有些忧心,生怕遇到什么意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