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三百一十二章 赶上之前的自己

我的书架

第三百一十二章 赶上之前的自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刘辩怎么也没想到,顺利攻下赵国之后,竟然与曹操在魏郡僵持了三个月之久。

  最后进攻邺城一战,便持续了一月之久,直到邺城内已经粮草断绝,依旧在顽强抵抗,等到曹操率军成功突围时,身边仅剩两百余人。

  “王上,就这样放曹孟德走吗?”徐宁看着远去的曹操,心有不甘地言道。

  刘辩则叹了口气,率众将进城,而刘辩身后的贾诩则对徐宁言道:“仲期,王上不杀曹孟德,也是有所考虑,如今夏侯秒才、李曼成在河间被吕奉先逼得紧,又无法与曹孟德联系,已经山穷水尽。

  昨日李曼成派人传来消息,愿意向王上投诚,若此时杀了曹孟德,二人反而会投到吕奉先处。王上为了李曼成、夏侯秒才,而纵曹孟德也。

  依某之言,王上这番放走曹孟德,代价着实有些大。”

  后面这句话,贾诩自然是在徐宁耳边说的,没有叫众人听着,虽然他早已经在刘辩面前表达了这个看法,但他还是知道说话要分场合的。

  徐宁听到贾诩的这番话,心中豁然开朗,惊讶道:“原来还有这等事。只是夏侯秒才、李曼成皆是曹孟德旧将,夏侯更是其表亲,怎知其是否真心来降?”

  “无妨,若其假降,寡人自叫天下皆知其为难时来投,无难时离去的小人行径。”刘辩笑了笑,言道。

  若是夏侯渊、李典真心来降最好,若是虚情假意,正好也可以将曹孟德名声一起搞臭。

  刘辩倒也没有太大损失。

  对于曹孟德,刘辩更加关注东郡的关羽,前些日子,有传言说关羽肩伤复发,昏迷不醒。可随后刘辩正要计划绕过魏郡进军东郡之时,关羽随后立即现身,一副根本没有任何异常的样子,使传言不攻自破。

  于是刘辩暂时放弃了进攻东郡的打算,全心进攻魏郡。

  如今攻下魏郡之后,他要好好考虑一下东郡与关羽的情况。

  凡事一定不会空穴来风,刘辩相信关羽一定是受伤了,但要么是伤的根本不重,要么是伤重痊愈了。

  说实话,在这种一点时候,刘辩相信只是让人砍一刀都会有很大的“破伤风”的风险,有些伤病也是很正常的。

  只是即便关羽有伤,如今田豫已经到了东郡,想要攻打东郡并不容易。

  但他还是准备去探一探虚实。

  殊不知此时的田豫与关羽也在担心刘辩率军杀来。

  此前曹操败退,途径东郡时,田豫与关羽率一军进行堵截,结果却被曹操两百多人突围而出,而这期间,关羽根本就没有出手。

  不是关羽想要放曹操一马,而是关羽也有着自己的苦衷,一旦他出手,他一直努力隐藏的秘密便会暴露在众人面前。

  显然,他并不想这么做。

  自从伤愈之后,关羽便发觉自己的右臂有些麻木,不仅不听使唤,还用不上太大的力气,这对于关羽来说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是一种沉重的打击。

  要知道关羽武艺不凡,名动天下,可如今这样,右手连拿兵刃都有些费力,又如何上阵杀敌,再战沙场。

  关羽能够在普通军士面前保持一种平常姿态,已经非常不易,非常坚强了。

  这个秘密也只有田豫、孙乾、华佗三人知道罢了。

  此时关羽正在府中与田豫、孙乾一起商议如何对付可能即将迎战的弘农军。

  关羽的情况不仅对他自己是一个打击,对于孙乾也是一个打击,孙乾有些低落地言道:“弘农军攻势甚猛,如今幽州已定,鲜卑、匈奴已经败走,不敢来犯,并州大部又为弘农王所控。其兵力源源不断,旧战必难胜矣。然其麾下赵子龙、徐仲期皆良将,又难以速战。唉……”

  “先生何必涨他人士气,灭自己威风矣。”田豫对于孙乾之言感到有些不快,语气有些不善。

  “倒是某的不……”孙乾正要与田豫理论,一旁的关羽缓缓地抬起了右手,制止了孙乾,而后言道:“此乃危急之时,汝二人需同心对外,而不是在这里争论,待弘农王来时,某便在城上与其说话,其见某在此,定然不敢轻易来攻。”

  言罢,关羽又示意二人都坐下,仔细商议一番部署。

  田豫、孙乾两人闻言,各自心中都有些惭愧,老老实实地坐了下来,继续方才的商议。

  两日后,关羽收到消息,弘农王率军往东郡赶来,方向正好是顿丘城,于是关羽与田豫率军赶往顿丘布防。

  两军见着,刘辩远远地看着关羽手持偃月刀,昂首前行,其麾下军士纪律严整,非常整齐,看起来士气颇为高昂。

  看起来关羽的伤果然好了。

  刘辩见状率军后退二十余里,回到繁阳,并未进攻顿丘城,他决定调赵云来到此,暂时停止对东郡的攻略。

  因为关羽毕竟是当世名将,刘辩对于关羽还是非常忌惮的,连贾诩也皱起了眉头,言道:“王上,如今关云长镇守东郡,吕奉先镇守渤海,张翼德镇守太原,三员大将皆在前线,弘农大军恐要停滞于此,难以再进一步。”

  刘辩叹了一口气,言道:“寡人自由计策对付吕奉先,只是这关、张着实令寡人有些忌惮。寡人不是认为麾下将领不如二人,而是与二人对阵,难免死伤,寡人于心不忍矣。”

  刘辩此言一出,众将便也没了其他想法,但心中也憋着一股劲,想要在与关羽对阵中立一些功勋。

  另一边,关羽与田豫到达顿丘城后,见刘辩退走,暂时放下心来。

  田豫负责主持一应军务,执行与关羽早便已经商议好的部署,众人皆言关羽这是为了培养田豫,而只有两人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

  关羽则将自己关在了一间院落中,连一个护卫之人都没有留,只有田豫一人可以出入。

  而关羽则一直在临时布置的校场上挥刀,汗如雨下,虽然一刀一刀非常缓慢、别扭,但关羽依然坚持不懈。

  他只是想通过不断努力,赶上之前的自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