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三百一十四章 曹营归附

我的书架

第三百一十四章 曹营归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意外与明天哪一个先到来。

  刘辩率军与田豫激战一日无果,兖州却传来了一个令他震撼的消息。

  张邈将曹操迎进昌邑城后,曹操身边荀彧进言,言怀疑陈宫之死可能是张邈所为,而曹操却因为张邈与其有旧,自认为非常了解张邈,直言张邈不可能做出这种事。但曹操还是听从程昱建议,准备任命张邈为安平相,调离昌邑,只是此事不能太急。

  然而张邈却提前收到消息,心中怨恨,再加上胞弟遗孀陈氏被曹操命人带到府中,决定反叛,暗中密谋诛杀曹操。

  也就是在刘辩进军顿丘的前两日,张邈命人紧闭城门,而后率军趁曹操慰劳部将时率军杀向曹操所在,张邈也在被邀请之列,故而并未引起曹操的怀疑。

  直至张邈率军来到门前,曹操才发现事情有些不妥,幸得众将护卫,以及城外众将接应,才逃出城去。

  但是曹操胞弟曹洪、大将车胄、樊洪,以及谋士荀谌、刘晔等人却是死在了城中,可谓损失惨重。

  张邈更是在曹操临时府中见到胞弟遗孀陈氏后,将陈氏杀死,而后发誓一定要将曹操碎尸万段,可谓恨之极深。

  曹操虽然成功逃出城池,但却是在反攻昌邑的过程中肩部中箭,入肉极深,众将担心曹操安危,护其退到定陶。

  曹操退到定陶后,握着荀彧的手言道:“悔不听先生之言矣,子廉终因某而死,还害了子扬以及先生兄长,某过大矣。”

  言罢,曹操一口鲜血吐出,陷入了昏迷,而后更是全身发热不止,虽然遍寻会医术者,却无人可医。

  而华佗此时却被关羽软禁在濮阳城,即便有人知晓其名,也根本无从相请。

  今日,从定陶传来消息,曹操病故,由其子曹昂继承遗志,荀彧、程昱、曹仁、麹义等人辅佐在身边。

  由于事发太过于突然,刘辩拿起的筷子在空中停了许久,呆呆地看着来人,而后更是将碗筷放在案上,没了胃口。

  曹操的死给他的震撼太大了。

  虽然曹操最近流年不利,但刘辩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代枭雄竟落得这样的结果。

  虽然少去了一个敌手,但不知为何,刘辩却完全开心不起来,突然觉得在邺城时,或许应该与曹操多说那么几句话。

  随后,刘辩下令休战三日,表面上的原因是要与贾诩、郭嘉、赵云等人商议,针对曹操故去新主方力的部署,实则是劲敌故去,刘辩实在提不起什么战意。

  两日之后,定陶的曹昂却是差荀彧为使者前来,言愿意归附一事,只是希望刘辩能够帮其复仇,除掉张邈。

  刘辩收到消息,不能辨别真假,故而与贾诩、郭嘉商议,贾诩认为曹昂可能只是利用刘辩除去张邈而已,并非真正归附,而郭嘉则言道:“文若先生亲至,王上可相信其为人,某以为多半可信矣。”

  刘辩思忖了一番,言道:“以某旧时与荀文若数面之交,奉孝之言倒也不错。”

  于是,刘辩许诺,允许曹昂的归附,使曹昂为兖州刺史,管理兖州事务,荀彧为山阳太守,其余人也各有封赏。

  至于曹昂提出的将夏侯惇、典韦、许褚等人放回济阴这一要求,刘辩暂时并未答应。

  毕竟此三人皆是勇将,得一人便如虎添翼,曹昂新降,刘辩又怎会轻易放其归去。

  若曹昂得到三人后复判,刘辩岂不是给自己制造麻烦吗?

  至于夏侯渊、李典两人,两人先降于曹昂,刘辩依旧使其驻守河间国,并未调拨给曹昂。

  毕竟,刘辩今后的目的是削弱曹昂,而不是使曹昂更强。

  在荀彧归去时,刘辩亦差董横随行,作为他的使者吊唁曹操,并叫董横传话给曹昂,言他与曹操也算是旧识,虽然曾经作为敌手,却也对曹操非常敬佩,对于曹操突然故去表示深切的同情与遗憾,早先曹操欲置他于死一事,也随着曹操故去而作罢,刘辩自己非常看中曹昂,希望曹昂能够从伤痛中走出来,继承曹操的衣钵,显示出他对曹昂的善意。

  虽然只是一些客套之言,但也有一些真挚之语,刘辩对于曹操,还是有一些佩服的。

  三日之后,刘辩再次率军进攻顿丘城,虽然仍旧没能取得任何战果,刘辩却是发现了一些异常。

  两战下来,关羽根本就没出过手。

  这实在是有些太反常了,哪怕是战事焦灼之时,关羽也只是在指挥战斗,刘辩看得非常真切。

  不知关羽到底是不屑于现在参与战斗,还是另有隐情?

  刘辩更倾向于后者,因为关羽作为主将不参与战斗,是完全说不通的,再加上前一阵田豫败给赵云后,关羽也并未出击,为刘备军找回面子,实在是说不过去。

  于是,刘辩再次引军退走,佯装去济阴支援曹昂,暗中却差了一些人到顿丘和濮阳打探消息,想知道关羽早先的伤情究竟是怎回事。

  另一边,张邈听闻曹昂已经归附强大的刘辩,知道曹昂一定会请刘辩为曹操报仇,张邈自知不敌刘辩,心中生出许多怯意,不敢再进攻曹昂,想要寻一个盟友对抗刘辩。

  思来想去,他最终决定投效关羽,结果使者却是被关羽从顿丘骂了出来。

  关羽根本不愿接受张邈这种弑主之人的投效,还言一旦结束与弘农国战事,定然要将兖州数郡完全攻下,若张邈知道羞耻,自己寻个没人的地方自己了结,关羽倒是愿意给张邈一个体面。

  张邈收到消息后大怒,斥道:“关云长欺人太甚,某诚心投效,其却这般言语,休怪某不客气。”

  随后张邈唤来几个心腹将士,对其耳语一番,众人表情凝重地点了点头,各自散去。

  然后张邈又仔细思考了一番,派使者往董云营中而去,想要与董云进行合作,算是投效到吕布阵营中去。

  其实,张邈也没有多少选择了,刘表、袁术、孙策太远,近处只剩下吕布一个选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