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三百二十章 落灰的锦囊

我的书架

第三百二十章 落灰的锦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郝兄,吕将军将青州之地让与太史子义,却将郝兄打发到兖州来,真是寒了众将士的心呐。”

  这日,张邈拉着郝萌在府中饮酒,酒至三巡,在郝萌耳边讲起了郝萌的遭遇,对吕布此举颇为不满,为郝萌打抱不平。

  郝萌心中虽对由青州牧到兖州一郡太守心有不快,却笑了笑,言道:“兖州为战事焦灼之地,某为吕将军麾下第一战将,自然要到此处为将军分忧。张兄不必多言。”

  张邈今日请郝萌饮酒可不单单只是为了培养感情,而是要挑拨郝萌与吕布的关系,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实在不行,张邈或许也只能杀了郝萌,只是郝萌此来带了许多人马,是一个颇大的麻烦。

  张邈听到郝萌这样说,便不再言语,继续给郝萌倒酒。半晌,他又试探性地问道:“郝兄大义,某敬佩不已,跟随吕将军数年,打下的青州拱手让人,被一个太史子义占了便宜,竟然毫无怨言,某佩服。

  来,某敬郝兄一杯。”

  “啪。”

  张邈话音刚落,郝萌右手重重地拍在案上,吓得他身边满酒的侍女跌倒在地,一脸惊恐地看着郝萌。

  只见郝萌胸中怒火难以压抑,满脸怒气地站了起来,厉声道:“某如何无怨?那太史子义只是弘农王麾下,吕将军投效弘农王也就罢了,竟将一州之地让与其。早知如此,某……某……”

  “如何?”张邈好奇地问道。

  “某便在吕将军被俘之时,应麾下将士之请,代吕将军之位矣。”郝萌借着酒气,将心中的不满全部发泄出来。

  原来早先听闻吕布被俘,众人曾推举郝萌继任,但被董云劝阻,郝萌便暂时打消了这个想法。

  今日想来,郝萌不禁有些后悔。

  张邈闻言,又添油加醋地言道:“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吕将军才调郝兄来此,借马孟起之手,杀郝兄矣。”

  张邈言之凿凿,使郝萌心中也不禁怀疑起吕布的真实目的,为何吕布不差董云、魏越等人来此,却偏偏派他来?

  张邈见郝萌心中已经动摇,继续添油加醋地言道:“吕将军乃当世豪杰,傲气非凡,怎能容能已经被众人推举的郝兄。

  郝兄,当早做打算。”

  郝萌闻言不语,似乎心中仍在盘算,张邈心中知郝萌已经动摇,切不可操之过急,故而打算再请郝萌吃两次酒。

  随后,张邈两次请郝萌,却都被郝萌拒绝,正当他计划杀了郝萌之时,后者却是主动上门,一进门便是:“张兄,如此为之奈何?”让他感到非常意外。

  原来,吕布发现麾下将领陈达与张济有暗中来往,故而将陈达军法处置。

  而这陈达正是当日推举郝萌的主要人物,郝萌收到消息后,以为吕布要清算他们这些人,故而有些惊慌失措,跑来跟数次谈心的张邈请教解决之策。

  张邈闻言,知道机会来了,却又装作一副正义凌然的模样,言道:“郝兄,汝言如何,兄弟便如何。”

  郝萌见状大喜,言道:“某欲举兵,声讨太史子义,张兄可愿与某一同举事?”

  张邈此时心中暗喜,明明是他想挑拨郝萌一起反叛,如今却成了郝萌邀他一起反叛。

  于是,张邈沉吟了片刻,郑重地言道:“好,某便与郝兄一起,为郝兄讨一个公道。不过,我等需有一个强力外援才行。”

  而后,张邈派使者赶往荆州,联络袁术,约定投效袁术。袁术得知张邈、郝萌愿意举兵归附,命郝萌为兖州牧、张邈为青州牧,算是接纳了两人。

  数日之后,郝萌与张邈在山阳郡公然举兵反叛,扬言讨伐太史慈,拿回自己攻下的青州。

  其间吕布两次差人来劝,皆被郝萌骂回。

  于是吕布传书与太史慈,请其不要出兵,而他则亲率大军由徐州赶往兖州,征讨郝萌与张邈。

  太史慈听吕布之言,即便郝萌率军来攻,也闭门不出,使郝萌无功而返。

  后郝萌闻吕布亲至,回师兖州,与张邈布置防守事宜。

  只是尽管两人部署得已经非常得当,吕布到兖州五日,除了曹昂所在的济阴郡、马超所在的东郡和陈留郡外,各郡自梁父山一战吕布独斩千人,言叛其而不降者死后,皆闻风丧胆,举城投降,如今只剩下山阳一郡没有降于吕布。

  而当吕布兵临城下时,再次给了郝萌一个机会,念在郝萌跟随自己多年的份上,若郝萌举城投降,便既往不咎。

  郝萌此时根本不信任吕布,固执地认为吕布将他调到兖州就是为了杀他,又加上张邈从旁挑拨,言吕布只是诈开城门,好取他性命。

  故而郝萌不理会吕布的劝降,率军顽守。

  随后,吕布亲率大军攻城,郝萌率军奋力抵抗,战斗非常激烈,而张邈早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回去收拾细软,率一队人马离开昌邑,往荆州投袁术去了。

  张邈原本也不是真心投靠吕布,只是为了借吕布对抗投效到弘农国的曹昂。后吕布同样投效弘农国,他担心曹昂会对自己不利,故而挑拨郝萌,一起举兵。

  如今只是败了,他要保住性命,将来还有机会东山再起。

  张邈虽然逃走,但郝萌依然顽强抵抗,这些年,郝萌也成长了许多,不再是当年被郭汜报复的那个庸才,虽然吕布麾下第一将说起来非常有水分,但也是一个不错的将领,从给吕布带来许多麻烦的守城来看,便可见一斑。

  但螳臂终究难以抵挡车轮,昌邑城终究还是被吕布攻下,郝萌也被带到了吕布等人面前。

  这一次,郝萌并没有跪拜,昂首立于吕布面前。

  这可能是他在吕布面前最有骨气、最骄傲的一次,可惜却不再是主从。

  吕布问郝萌还有何言,郝萌一脸怒气地质问道:“将军使某来兖州,可是因为将军身在弘农时众人推举某,而借马孟起之手杀了某乎?”

  吕布闻言,先是一怔,而又觉得有些好笑,言道:“众人推举汝,是对汝如今的一种认可。汝成长如此,某心中欣喜矣,且汝并未如此,某如何杀汝?

  某差汝来兖州,可不是为了使汝反叛矣。”

  吕布的这最后一句话显得有些失望。

  郝萌仿佛感受到了吕布言语中的情绪,有些心虚地问道:“若非如此,将军差某来此,究竟为何?”

  吕布听郝萌如此,并未言语,只是不住地摇头,似乎对郝萌非常失望。

  一旁的董云却是来到郝萌身边,言道:“某给将军之锦囊,将军可打开看了?”

  郝萌不知董云为何提起这一环,言道:“并未查看。”

  吕布、董云闻言面面相觑,皆觉得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可奈何。

  不一会儿,吕布命人依郝萌之言将已经落灰的锦囊取来,让郝萌打开。

  只见里面有一小块帛,上面写着一句话,上言:“若发现张孟卓有异心,可杀之,兖州之事全系将军之手。此乃将军所嘱。”

  “将军可是忘了某之嘱咐?”董云在郝萌身边问道。

  而郝萌此时却陷入了无尽的悔恨之中,怔怔地立在原地,不一会儿,似乎心中凝聚的情绪全部爆发出来,瘫坐在地上,哭了起来,完全没有了方才的气势。

  原来,他一直都误解了吕布。

  半晌,他才慢慢从地上爬起,跪在吕布身前,言道:“某未能理解将军之意,又因每日吃酒忘记了崇文的嘱咐,误会了将军,受小人挑唆,背叛将军。某为此,不足以活,烦请将军放过某麾下将士。”

  言罢,郝萌之时在吕布面前不住磕头,表达此时的悔恨。

  如今事已至此,郝萌反叛已成事实,吕布也只能摇了摇头,命董云将郝萌带下去处置。

  兖州之事就此告一段落,没了郝萌、张邈,只剩下弘农军与刘备军在此对峙,大战一触即发。

  ……

  “这个吕奉先,有意思。”身在新安的刘辩收到吕布的消息,了解了事情的始末,这帛书中只是言已经对郝萌进行了处置,却是并未言明如何处置,以及郝萌的生死。

  刘辩故而如此感慨,但他也并不关心郝萌的死活,只要吕布在接下来的战事中尽心竭力便可。

  不过,郝萌究竟是死还是活呢?让人遐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