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默夏瑜 > 第28章 血性男人

我的书架

第28章 血性男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滚一边去!”

峰哥愤怒起来,连夏莉莉也甩一边去,一拳轰向陈默面门,嘴里还大叫:“臭小子,你找死!”

他虽然远不如雷蛇以前厉害,可现在好歹也是花城黑色地带的一号人物,今天若不狠狠收拾陈默,他脸没法搁。

啪。

谁也想不到,随着一声重响,最后竟然是陈默后发先至,一脚踹得陈峰啪甩在地上,像个蛤蟆一样。

因为疼痛,陈峰一时之间连声音也发不出来,额头冷汗瞬间涌了出来。

全场惊呆,大家的表情就好像被雷劈了一样。

一个在场人人皆知的窝囊废,居然毫不留情把峰哥给揍了,这比看见UFO还让人吃惊!

“太...太....”

夏艳艳又惊又恐,脑海一片空白,已经想不出任何词汇来形容姐夫现在的模样了。

雄狮!

对,夏艳艳此时又看见了当晚暴揍王东的姐夫,他就像一头大草原的雄狮,牙齿的唾液让人胆寒,眼神正在发出兽王的寒芒。

青叔也瘸着腿激动地站了起来,以他的眼光,自然看得出陈默的身手,自己巅峰时期,恐怕也不过如此!

只是连他也看不出来,陈默现在连一半的实力也还没使出来。

“滚吧,非要动手的话,你们绝对会后悔!”

陈默语气平静,可一字一句仿佛都爆发出千钧之力。

他忍耐太久了!

刚刚夏艳艳还扇了他一个耳光,夏莉莉这些不良学生还肆无忌惮羞辱了他。

他能忍,可是一旦发泄出来,连他也不知道自己做到什么程度。

就如堵久了的潮水一旦爆发,必然水漫金山!

“杀了他!”

随着峰哥气急败坏地一声令下,一群地痞拿着各式各样的东西就一拥而上。

夏艳艳是吓坏了,她虽然也经历了不少打架斗殴,但都是基于她是优势一方,从来没像现在这样被一群人围着,而她的生死命运,就掌握在了站在她面前的男人身上。

她真有点担心陈默今天会死在这里,更担心没了他保护,自己也会被夏莉莉羞辱。

那贱人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轰!

便在她思绪一片混乱时,陈默抬脚就踢飞了一个地痞,他的身体一下撞倒了一大片。

不过,陈默的对手实在太多了,他可以举手抬足瞬间放倒几个,可背后还是有人跳了起来,用木凳朝着他背门就轰了下去。

啪!

陈默中招了。

与其说他被揍了,倒不如说他坚硬的身体撞碎了人家的木凳。

现在的他,根本连真实力还没拿出来,受点伤不过做做样子,免得太惊世骇俗罢了。

“强!太...太强了!”

周围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惊骇得灵魂都好像出窍了一样。

“嗬——”

陈默咆哮了,明明还没有动作,仅仅转过身来,就吓得那些打架为生的地痞身体颤颤。

嗙!

又是一拳,陈默又放倒了一个。

混战不知持续了多久,夏艳艳亲眼看着姐夫双拳放倒了十几个人,当然作为代价,他身体上的伤也越来越多。

“地势太狭窄了,否则他肯定不至于挨了那么多下!”

作为资深的高手,雷蛇此时退到了一边,给出点评,就连他也想不到,这一直隐忍的男子竟然强大如斯!

“呀——!”

陈默又是一声咆哮,军人的血性已经完全被唤起了,一拳将最后一个敌人放倒。

烧烤小店里,刚刚还站着十几个嚣张的地痞,可现在,只有一片鬼哭狼嚎。

堂堂天狼派的一个小分堂,居然被一个男人团灭了!

“滚!”

陈默又是抬起一脚,将躺在地上的峰哥踢了出去。

其他人还能站起来的赶紧撒腿就跑,站不起来的拼了命也要往外爬,不分男女。

场面要多壮观有多壮观。

那些躲在角落看戏的众人,才发现自己全身都是冷汗,看着那黑发飞扬的夏家女婿,敬畏如神明。

“姐夫,你太棒了!”

夏艳艳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激动得冲过来抱住陈默,趁势还对着落花流水一般的夏莉莉大声嘲讽:“死贱人,以为有陈峰罩着了不起?那种垃圾你拿回去吧,本小姐不要!”

夏莉莉紧咬嘴唇,眼神阴翳无比,还是跟着陈峰等人走了,心想着今天的账迟早也会找你们算!

“走开!”

陈默冷淡推开夏艳艳,一个人拖着伤躯走出了烧烤店,临末才和青叔眼神交汇。

一切都在不言当中,那便是军人的交流方式。

如果青叔不是军人,如果他的遭遇不是和自己相似,陈默也不确定自己今天会不会出手帮他。

不过既然都动手了,他也没什么可后悔的。

“喂,姐夫,等等我!”

夏艳艳赶紧追了出去,今天虽然有些曲折和意外,可总算达到了她预期的效果。

不仅夏莉莉受了重挫,连陈峰也被陈默打成死狗一样,看夏莉莉那死贱人,以后还有什么可嘚瑟的?

“说吧,你为什么要在夏瑜房间装窃听器?”

两人走在路上,陈默也没管夏艳艳对自己的态度有所改观,稍显冷淡地逼问。

“姐夫,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是被迫的!”夏艳艳噘噘嘴:“我是被夏莉莉逼得走投无路,才想着帮夏超做事,获取金钱资助和得到他庇护的。”

陈默看了看夏艳艳的眼睛,觉得她不像说谎。

“夏莉莉不仅抢走了陈峰,还不知用了什么迷魂手段,让陈峰送了她一辆奥迪,夏超说只要我有办法把夏瑜弄出夏家,他就送我一辆保时捷,所以我才打算窃听夏瑜姐姐有什么秘密,拿在手中当把柄的!”

“那你窃听到了吗?”

陈默对着她一笑,笑容冰冷且诡异,让夏艳艳不由得一颤。

“哪有啊?姐夫这个你得信我,那窃听器我一开始以为故障了,后来才知道,夏瑜姐姐在房间里根本就不说话,简直白装了!”

听见她的话,陈默不屑一笑,一个人的房间,夏瑜难不成还自言自语?

“姐夫,你信我,我真是身不由己的!而且我真没打算害夏瑜姐姐!”

夏艳艳以为陈默不信他的话,又摇晃他手臂。

“放开!”

陈默还是毫不留情甩开她。

夏艳艳喜欢用自己年轻的身体作为筹码,更以为这招百试百灵,可惜陈默对夏瑜以外的女人,根本是毫无兴趣。

“你说让我信你?你以为我不知道,那天晚上在约会吧,你把一块冰交给了王东,想让他上我老婆...”

“啊?姐夫你怎么知道的?”

夏艳艳的脸色唰地惨白,那晚陈默带着夏瑜离开了,她以为夏瑜没喝那杯酒,所以这件事不应该会有人知道的才对。

陈默不喜欢打女人,可夏艳艳的所作所为实在让他无法容忍,当即一个凌厉的眼神,吓得她娇躯猛颤不已。

“姐夫,对不起!我...我以后不敢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换做是以往,夏瑜绝对不会给陈默道歉的,凭什么呀?一个窝囊废而已。

只是之前看见他连王东也敢打,现在连陈峰也敢揍,她哪还能不怕呀?

姐夫根本不是窝囊废,而是一头沉睡的狮子啊,现在他貌似已经渐渐苏醒了!

“口头说的,也太没诚意了吧?”

陈默不用自己动手,一句话就让智商和情商都颇高的夏艳艳,自己扇了自己一记耳光。

啪的一声,看来是没有留力的。

“姐夫,这样你可以原谅我了吧?”

夏艳艳轻咬着嘴唇,显然有点火气了,从小到大,任性的她何曾这样做过?

但没办法,现在她是彻底和夏莉莉干起来了,以后如果没有陈默罩着她,她肯定会很悲惨。

再说,夏瑜在夏家的地位也提上去了,她必须要讨好陈默和夏瑜,才能在夏家有立足之地。

所以脸颊现在再火辣,她也得忍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