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默夏瑜 > 第46章 陈默出手

我的书架

第46章 陈默出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夏瑜,去车上等我,一会这里的画面,可能不适合你继续观看。”

陈默回眸,对着夏瑜微笑,眼神带着一丝宠溺。

场面太过震撼,而且逆转的太快,夏瑜现在还没彻底回过神来,咬着粉唇,揪着陈默的衣服不肯放。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陈默又趁机轻轻弹弹夏瑜的小琼鼻,很享受现在这种感觉。

“嗯,那你小心点。”

夏瑜这才松开,一步一回头地走了。

让手下护送夏瑜离开后,六爷才恭敬的问道:“陈老板,现在怎么做?要不要开打?我们人数占绝对优势!”

“哈哈,六爷,你也别吓唬我,虽然今晚你们人多,但我就不信你真敢对我们烈火派动手!”

黄管突然笑了起来,但掩不住内心的惊慌,色厉内荏咬牙道:“还有,你是不是疯了?居然会替这么一个窝囊废办事?”

六爷根本不屑回答他的问题,有钱就是爷,昨天他只是问陈默拿200万,谁也不知道陈默最后转了多少钱给他。

而且陈默还告诉六爷,只要他乖乖替自己办事,以后绝对能让他发大财。

以前六爷的确不敢动黄管,虽然他不是烈火派什么有头有脸的人物,但背靠大树,动他等于动烈火派,花城谁敢轻易向烈火派开火?

但今晚形势不一样,除了黄管做的事不符合烈火派的规矩之外,更因为陈默和六爷说了,他要自成一派。

换做是其他人,六爷肯定会嘲笑他,花城灰色地带格局已定,新兴的势力哪有那么容易起来?

可他不敢不相信陈默有这本事,有钱有能力,这样的男人要是不做大事,那才让人觉得奇怪!

因为陈默,又唤醒了六爷年轻时称霸的雄心,所以他决定放开手脚跟他干,今天把黄管这一窝给端了,好给自己壮胆!

黄管见六爷突然不回答他的话,以为他怕了,又恢复得意的神色。

“六爷,既然不敢和我们烈火派开战,那还不带上你的人滚蛋?”

话音刚落,陈默此时却亲自朝着他走过去“你想干什么?”

见识过陈默的身手,黄管不自觉地后退,额头渗出冷汗。

几个忠心手下当即挡在他面前,做好开打的姿势。

“不怕死的,你们就一起上吧!”

陈默眼神尽是不屑,还对着几人勾了勾手指,他一定要亲手教训黄管,才能泄愤!

“干掉他!”

黄管终于承受不住来自陈默的压力,大声叫喊。

他的手下一拥而上,就像饿狗扑食一样围攻陈默。

偏偏陈默就如进入狗群的雄狮,举手抬足之间,就将几个人狠狠放倒,平均一人半招!

“太...太厉害了!”

看见陈默如同天神下凡的身手,黄管崩溃了,内心痛骂是哪个混账王八蛋说陈默是废物的?尽管站出来,看老子弄不死你!

如果陈默这身手还被称为废物,那全花城的人岂不是都是废物?

此时此刻,黄管才知道后悔了!

不过事到如今,他也只能脸色发白地继续恐吓:“陈默,夏家的势力在烈火派面前根本不值一提,我劝你还是别太——”

啪!

陈默根本不等他把话说完,直接一拳打掉了他两颗门牙。

黄管双手捂着嘴巴,大晚上痛得发出猪叫声。

这一幕要是被夏家人看见,肯定会不敢相信,陈默在他们脑海里是窝囊废的观念早已经根深蒂固,给他们十个脑子,也不敢想他们都不敢招惹的烈火派头目,此刻居然被陈默血虐!

当然,最震撼的还是黄管,亲身体验了陈默的凶狠暴戾后,他甚至怀疑眼前这个陈默,和他以前听说到的那个陈默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

难不成这家伙是任督二脉突然打通了?还是被雷劈了获得什么超能力?

不会有小说那些狗血的剧情吧?

又一脚踹得黄管五脏六腑都翻滚,陈默才单手把他给揪起来:“是不是有人花钱雇佣你,在我老婆负责的项目上搞事情的?”

黄管被他胖揍了一顿,心里还憋着气,咧嘴露出血红色的嘴巴冷笑:“陈默,你有本事杀了我,不然你等着项飞哥将你手脚全废了,下半辈子当个彻底的废物吧!”

陈默对着他失望滴摇了摇头,又随手甩地上,对着六爷吩咐。

“给我打,我倒看看他是有多傻,嘴巴能有多硬!”

六爷闻言,有点怂。

他敢和烈火派开战,是有陈默牵头,还仗着人多,可他没想到陈默会那么狠,居然敢把黄管打成这模样。

看来,今天的事情是没法回头了。

“怎么?还不动手?”

陈默对六爷的片刻迟疑有点不满,眼神一凛间,尽是冰霜之意。

六爷这才叹了口气,既然已经决心跟陈默撼动花城的灰色势力,而且事情已到这地步,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一念及此,六爷才亲自抬起一张椅子就朝着黄管走过去。

黄管的手下见势不妙,直接屁滚尿流就跑了,心里和黄管一样的想法,这陈默真是花城那有名的窝囊废吗?怎么连六爷也听他的话?

他奶奶的,究竟都是谁传出来的谣言?差点害死他们了!

“六爷,你特么真敢动我?”

啪,一板凳敲下。

“六爷,你真不怕项飞哥替我报仇?你现在住手帮我揍那小子,我可以既往不咎!”

啪,又是一凳子。

“咳咳...说,我说了,别再打了!”

黄管终于肯招了,还暗自骂自己是傻子,为了区区一个夏超吃这些皮肉苦,真特么的何必呢?

陈默此时才不屑一笑:“早说就不用吃苦了,你说你是不是脑残?”

黄管此时已经泄气了,被陈默讽刺也软绵绵的,根本没法生气了。

爬起来吐干净嘴巴里的血后,他才哆嗦着道:“是夏超花了一百万,让我捣乱你老婆项目的,连让我上了你老婆也是他的主意,真不是我本意啊!”

“果然是夏超!”

陈默气得拳头握得紧紧,发出骇人的响声,吓得黄管连连倒退。

就连六爷等人也发现,陈默这男人真是让人觉得可怕啊,明明拥有深不可测的实力和财力,偏偏还能隐藏得那么深,简直就是花城最大的潜龙!

陈默没空管他们的目光,脑海里只想着怎么弄死夏超。

如果仅仅是争夺夏家的财产,陈默可以放过他,但他把居然想着让自己老婆声誉扫地,身败名裂,那他绝对不可饶恕!

“将他绑起来。”

陈默一声吩咐后,大步离开了包厢,心中已有了决定,让夏超痛苦不一定要折磨他的身体,而是折磨他的内心。

让他失去最想得到的东西,眼睁睁看着它落入夏瑜手中,那才是对他最大的打击!

俱乐部外面,夏瑜一直忐忑不安,很害怕今晚会闹出什么大事。

她不过是恒太集团区区一个项目经理,如果没有陈默,她哪敢和烈火派叫板呀?

幸好,看到陈默安然无恙走出来,她才松了一口气,打开车门走了下来,情不自禁抓着陈默双手。

“陈默,你没事吧?”

“有你的关心,我就算有事也变没事了。”

夏瑜看见陈默笑着说出这句话,雪嫩的脸颊顿时红粉菲菲,没谈过恋爱的她,除了心跳加速之外,还觉得气氛有点尴尬。

“回家吧。”

“回家?事情解决了?”

“解决了。”陈默又是略显神秘一笑。

“真那么容易?”

夏瑜有点不敢相信,烈火派在陈默面前,难道都是能轻而易举解决的存在吗?

还有,六爷带了二百多人过来,难道都是陈默提前安排的吗?他哪来那么大的本事?

回家的路上,夏瑜多次欲言又止,正准备回家再问清楚。

哪想到陈默回到家,检查了一番别墅里外没有异常后,就把自己关房间里了,不知道搞些什么勾当。

“他究竟隐藏了多少事我不清楚的?”

夏瑜真想冲进去问清楚一切,可是想起结婚时的协议,终于还是又忍住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