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默夏瑜 > 第51章 搞事情

我的书架

第51章 搞事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夏瑜,你给我等着!”

夏莉莉不仅没道歉,还当众放狠话:“现在你春风得意有家族人的支持,我夏莉莉无话可说,但等那送我豪礼的大少出现,咱们的地位就会翻转过来了!”

说完,甩门就走。

“哎,这女人真是——”

夏建国一副教女无方地懊恼不已,实际心里也是有点小期盼,夏莉莉过了七夕节还觉得那礼物是她的,难道是有什么线索?

夏家的亲戚神态不一,除了个别和夏建国有一样的想法之外,其他人都觉得夏莉莉是疯了,还惦挂着那不属于她的礼物。

夏瑜更是不知说什么好,那礼物她早确定是陈默送给她的,后来在家里被人都炸碎了,她不明白夏莉莉为什么到现在还觉得那是给她的,不过反正都不在了,也没人会提及,那就让夏莉莉保持幻想吧。

反正,她喜欢就好!

下了夏家公司大楼,夏瑜发现陈默已经在那等着她了。

“夏瑜,心情还好吧?”陈默绅士地打开车门,笑着对夏瑜说道。

看见他的笑容,夏瑜就总感觉好像他知道上面发生的事情,更有种莫名的错觉,好像所有事情都在他掌控当中一样。

“陈默,六爷是你找来的吧?他为什么会替你办事?”夏瑜走进宝马车后,终于忍不住问道。

陈默仿佛早预料好夏瑜会问什么,开着车轻松笑道:“不打不相识,六爷和我有了点交情,所以才会帮我办点事。”

“哼,一点交情?我看就算是亲兄弟,也未必有那么不留遗力帮你做这种事吧?”夏瑜鼓着腮帮子,显然不相信陈默的话。

“哈哈,夏瑜你还真猜对了,六爷和我拜把子兄弟了,道上的人都讲义气,懂不?”

“我懂你个大头鬼。”夏瑜半信半疑,不过总算没继续追问下去了。

两人回家没多久,夏瑜就接到一个消息,爷爷又在医院里醒过来了,已经是绝症晚期,肌肉也开始收缩了,估计撑不了多少日子。

“陈默,爷爷决定了要回家安享最后的日子,明天我们也回去看望他吧。”

夏瑜接到了消息后,主动要回家。不仅仅因为她现在立了大功,更是想多见见爷爷。

因为整个夏家,也就爷爷一直以来对她有所期望,其他人都是势利的,有用时就虚情假意夸奖两句,没用时就一个个避而远之。

“好!”

老婆大人有吩咐,陈默岂敢不从?而且现在招惹了血手蜘蛛,他绝对要尽可能陪在老婆身边,谁知道那些人什么时候又会跳出来,对老婆出手?

第二天,陈默特意换了一套最像样的衣服,才载着夏瑜回到夏家。

没想到,在门口就看见了夏莹,还带了一个穿着高档的男人来回来。

棕红色的老人头皮鞋,皮带是古驰的,那新潮的长衣一看就是穷人一辈子买不起系列。

“杨俊?夏莹怎么把他带回家了?”

夏瑜看见这对男女,就莫名有股危机感,以夏莹的性格,今天能把杨俊带过来,肯定会比往日更趾高气昂的。

果然,在前园看见夏瑜夫妻,夏莹的嘴角就翘着比天高。

“姐姐,人家常说贵人事忙,你现在不都是夏家的贵人了吗?怎么还有空回来?不用跑工地了?”

带着讽刺口吻,而且眼神不屑。

显然话中有话,夏瑜即使再得势,也不过是夏家的人,还是要跑工地的辛苦命。

而她夏莹就不同了,马上就要嫁入柳家成少奶奶,那可是真正的花城豪门!

夏瑜不经意蹙眉,很快就散开。

她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夏莹的话,杨俊就笑容可掬地朝着她伸出手来。

“夏瑜,你好!”

语气平和,装得颇有风度,让夏瑜也只好伸出玉手,和他轻轻握了握。

碰到夏瑜玉手的一瞬,杨俊更加肯定了,这个女人的皮肤,肯定比夏莹的更滑嫩!

见他神色略显猥琐,陈默赶紧将老婆的手拉回来,故意对着杨俊伸出手。

“你好,我叫陈默,夏瑜的老公!”

切!

杨俊白了他一眼,鄙夷且带着仇恨,上次在小树林发生的事情,双方都不想说出来,但他却是打定主意要整死撑默了。

“杨俊,不用理这种人,我们进去。”

夏莹怎能不知道两个男人为了什么明争暗斗?可即使知道,她也只能装不知。

她现在是明白了,只有给杨俊足够的自由,他才有可能将自己娶进杨家。

只要能嫁入杨家,其他的都无所谓!

看着夏莹和杨俊肩并肩走进别墅,陈默也发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两个人动作虽然亲昵,却没有相应的亲昵话语。

貌合神离,不难看出两人之间的感情是表面装出来的。

“陈默,我们也进去吧。”

“好!”

陈默应了夏瑜的话后,也和她肩并肩走进别墅。

好几次,两人的手都不经意碰在一起。

夏瑜白嫩的脸也有点粉色,奈何陈默也心跳加速,就是没有鼓起勇气牵起夏瑜的手。

这一步太关键了,俗话说,女人能给你牵手,就等于能和你上床。

陈默觉得,还是要有100%把握才一举拿下。

就在陈默这么暗示自己时,反倒是夏瑜有点抱怨他不解风情,主动轻轻挽着他手臂。

就这么一个和谐的小动作,就让陈默心跳不止,天,原来老婆已经认可了和自己的关系了吗?

幸福来的太突然了,老婆居然主动破开了两人之间凝结了三年的冰!

两人走进别墅后,偌大的大厅里却佣人比客人还多。

老爷子这次回来并没有召开家宴,所以过来的亲戚并不多。

老爷子和奶奶都没有出现,大别墅里只有为数不多的夏家人在寒酸,气氛略显冷淡。

陈默和夏瑜坐在一张长沙发上,对面坐着的是杨俊和夏莹。

四个人本来就没什么共同话题,偏偏杨俊还要盯着夏瑜看,夏莹生气却又不敢管他,气氛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陈默也觉得气氛怪异,干脆走上了二楼,帮在夏家当佣人的妈妈王小娟做杂事。

“妈,我来帮你吧!”

“陈默呀,最近和夏瑜小姐的关系好点没有?”

王小娟并没拒绝,将手中的拖把交给了陈默,凑在他旁边关心儿子和儿媳的关系。

“嗯,夏瑜现在对我好多了。”陈默回答的时候,嘴角明显有一抹弧度。

堂堂龙014de4ec息青龙,谈及夫妻关系时,也有一点腼腆。

“那就好!记住妈的话,凡事都要迁就夏瑜,咱家不比夏家,是咱高攀了人家,知道吗?”

“妈,我知道了。”

陈默正在和妈妈高兴聊天,不料原本干净的地板上,突然却多了几个鞋印。

陈默抬头一看,发现杨俊居然一个人走上来了,嘴角的弧度明显多了几分优越和不怀好意。

“哟,原来你妈还是夏家的佣人啊?”

“呃?”王小娟有白内障,视力非常不太好,看不出杨俊眼神中的轻鄙,还对着他赔笑着道:“对,杨少爷,我是夏家的杂务工,你有什么事都可以吩咐我去做的。”

听着,陈默心里很不是滋味。

“哈哈,哪能呢?你们家可是夏家的上门贵客,有事我吩咐其他佣人去做就是了。”

杨俊说话讽刺,还看着陈默冷笑,没有丝毫掩饰敌意。

反正现在又没外人,两人的敌对关系早已是心知肚明了。

陈默用拖把拖干净了他踩脏的地方,不想这家伙又故意踩到了另一边,还故意用挑衅的眼神看着自己。

“对了,杂务大妈,我想抽根烟,能帮我找个火吗?还有,我的皮鞋也帮我擦擦吧!”

杨俊突然对着王小娟吩咐,刚刚还说不好意思吩咐人家,转个眼就全推翻了。

“虚伪的家伙!”陈默握着拖把的手突然用多了几分力,强忍着脾气,就看杨俊今天来想玩什么花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