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默夏瑜 > 第69章 退出

我的书架

第69章 退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爸,我...我是被迫的!”

夏超惊慌失措,还想着解释,哪想到来人又拿出昨天的消费单,上面还有夏超签名的支付记录。

“夏少,华先生还让我感谢你昨晚的慷慨解囊,看在你和他趣味相投的份上,他决定指派你为三方合作的负责人。”

“什么?夏超,这你还怎么解释!”

夏建国快要气疯了,如果说儿子是被迫的,他们夏家就算拼了命,也要替他讨回个公道。

可这分明是他自己主动去那种地方的,而且还是他埋的单,那还有什么话可说的!

早就已经在崩溃边缘的夏超,此时如遭雷击,愣在了当场。

夏瑜多年来有苦说不出的感受,他总算体验到了,这种被人算计,解释不清楚的感觉,真是让人生不如死!

“哎呀,真没想到,夏超居然是这样的人!”

“是啊,一点节制也没有。”

“想到和这种人是一家人,我也觉得脸面无光。”

此时真相大白,周围的亲戚无比嫌弃夏超,甚至还有些男人摆出害怕他的模样。

哪怕他是嫡孙,还拿到了这个三家公司合作负责人的位置,可那又怎样?名声都彻底臭了!

“爸...爸!我...我可以解释。”

听着大家的言语,夏超知道这次名声是扫地了,更清楚自己是被人阴了。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华国安为何不惜自损名声,也要彻底弄死他。

啪!

就在支支吾吾半天说不清事情时,反倒是夏瑜拍桌子站了起来。

“好了,夏超,你也不用继续编故事了,也不用再搞那么多小动作了,负责人一位你想要,我就让给你!”

“同时,我也宣布退出夏家公司,不会再和你们抢什么了,以后夏家商业上的事情,我也绝不会插手!”

话音不大,偏偏字字敲打人心。

夏瑜神色高冷,转身就走,干脆利落,仿佛夏家的资产对她而言毫无诱惑力。

是的,她太累了,也觉得夏超所作所为太恶心了。

上一次,他企图搞臭她,可惜没成功,反倒让她成了负责人。

这一次,他成功拿回负责人的位置了,可惜却把自己搞的臭不可闻了。

和这种人较劲,她都瞧不起自己。

偏偏夏超看见夏瑜这样高冷离开,刚被打击得体无全肤的他,一下子因为火气上涌,精神就回来了。

“夏瑜,你这裱纸,装尼玛的清高,明明输了就是输了,现在又装作无所谓,真是虚伪,矫情的贱人啊!”

夏超因为精神和肉体都遭受了无情的打击,说话已经不像以前一样装有修养了,变得毫无底线,粗俗不堪了。

在场夏家的人,并没感觉他有丝毫胜利者的姿态,反而对他极其反感。

如果夏家以后真让这种人掌舵了,那夏家才真的是毫无希望啊!

“夏超,你给我闭嘴!”

啪地一声脆响。

夏建国一巴掌,把原本就虚弱不堪的夏超,打得直接倒在地上。

是的,夏超精神崩溃,作为他爸爸的夏建国何尝不是快到达崩溃的边缘?

这就是他多年悉心栽培的好儿子啊,那么多年书白读了。

顺境的时候还能戴上一张体面的面具,逆境的时候就完全原形毕露了,这种人能成什么大事?

“夏超!喂喂,醒醒……惨了,大伯你把他打晕了。”

“什么?快打120啊!”

办公室里面一片慌乱和狼藉,夏瑜却心静如水,转身就走。

这一刻,她以为自己对什么负责人,什么家族的期望,亲戚的目光已经完全无所谓了。

不过下到楼下后,她还是哭了。

“夏瑜!”

陈默一直在楼下等着,就连把夏超弄得身败名裂也是他的吩咐,可他没想到,老婆还是哭着走下来的。

“怎么了?夏家的人又欺负你?”陈默轻轻扶着夏瑜的香肩,眼神充满了关心和宠溺。

夏瑜抬眸看着她的目光,丝毫不怀疑,如果自己说被夏家的人欺负了,他会冲上去打人。

一股感动的暖流涌上心田,让夏瑜更是颤抖不已。

“陈默,你为什么那么宠着我?”

“你是我唯一的妻子,我不宠你,宠谁?”

一言穿心,夏瑜心田的暖流直接爆开,让她刚刚在楼上的清冷瞬间融化,忍不住主动扑入了陈默怀抱。

陈默抱着夏瑜,等她情绪稳定下来后,才安慰说道:“上车再说吧,负责人的位置迟早还是你的,夏家还有恒太集团,都会求着你回去的。”

夏瑜只当陈默是在安慰自己,根本不相信他的话,毕竟她清楚自己有多少能耐,何德何能让恒太和夏家求她回去?

她更不知道,一直宠溺着她的陈默,究竟有多大的本事。

反倒是先后两次被陈默暴虐的夏莉莉,是夏家第一个猜测到陈默可能隐藏了身份的人,否则一个被人辱了三年的窝囊废,怎么突然一下就牛逼了呢?

夏莉莉此时就来到了医院,看望被夏建国一巴掌扇晕过去的夏超。

她来到夏超病床前时,刚好夏超身边没有其他人。

“呵呵,超哥,你也很牛嘛,居然被人弄到肛裂了!”

一句话,又让夏超脸色都绿了起来,咬牙切齿怒吼:“夏莉莉,你如果是来嘲笑我的,你可知道后果吗?”

“超哥,我和你无冤无仇,干嘛专门来嘲笑你?”

“那你是来做什么的?有话就说!”

夏超从来就没看起过夏莉莉,之前和她合作搞夏瑜失败,更把责任都推她身上,要不是他推荐的人那么差劲,夏瑜早就身败名裂滚出夏家了。

“我当然是来跟你讨论一下,怎么整死陈默和夏瑜啊呀!”夏莉莉耸耸肩说道。

“哼,你以为我现在对付他们,还需要你吗?”夏超又露出昔日的倨傲神色说道:“夏瑜现在一无所有了,根本不足为据,至于陈默,我要弄死那窝囊废,和捏死一个蚂蚁一样简单。”

“呵呵,那你就等着再肛裂十次八次吧,自大狂!”

“夏莉莉,你特么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

“难道你以为,陈默真的是个一无所处的窝囊废吗?夏超,亏你总说我没脑子,其实一直以来自作聪明,最没脑子的人,是你!”

夏莉莉毫不留情的一句话,直接暴击了夏超内心。

一直以为自己很聪明的他,居然被一个公认没智商的女人说是傻子。

呵呵了!

夏莉莉也不管他什么表情,接着说道:“你知道六爷为什么会对付黄管吗?你再想想当初是谁帮夏瑜赶走六爷的?”

夏超其实不笨,只是他从来没见过陈默的逆天身手,加上惯性思维认定陈默是个窝囊废,才没有将两件事联系起来。

现在经夏莉莉这么一提醒,他当场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说,一直在背后悄悄帮助夏瑜的人,其实是陈默那窝囊废?”

“呵,你总算明白了?”

夏莉莉其实也是仅有这方面的猜测,而且还想着反过来利用夏超帮她对付陈默,才会故意这么说,其实她也不知道太多细节,更不确定陈默能量有多大。

反倒是夏超一点被点醒后,激动地叫唤起来:“下雨投资公司?夏瑜!难道说,下雨投资公司根本就是陈默的公司?华国安是因为他才来阴老子的?”

夏莉莉根本不知他说什么,只是在旁推波助澜说道:“超哥,不管真相是什么,只要我们弄死陈默,倒是要怎么弄夏瑜,还不是我们说了算?”

“切!”

夏超吐了一口唾沫,哪怕他已经推测到了真相,却依然不敢相信自己是正确的。

“陈默那窝囊废哪来十亿资金注册公司?他要有十亿,何必娶夏瑜这裱纸?外面多少美女跪着给他选啊?”

不过不信归不信,他还是想看看夏莉莉有什么办法弄死陈默的,反正他也早瞧不顺那窝囊废。

而且,到时候不就可以仔细观察,他究竟是不是下雨投资公司的幕后老板了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