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默夏瑜 > 第203章 甜掉牙

我的书架

第203章 甜掉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然是要游湖呀,再不游湖就要天黑了!”陈默笑着,就去售票处包游艇。

他刚走开,又有一个大师走到夏瑜面前,行了一礼。

夏瑜知道飞来湖很多修道的和尚,所以也没多意外,对着大师微微一笑以示礼貌。

“小姐,我看你眉目粉俏,该是桃花要开了,贫道就结个善缘,将这条姻缘线送赠给你,只要你今天和心中的那个他绑着超过888秒,以后就能永结同心了。”

看着大师递过来的红线,夏瑜有点好笑,这年头,大师都与时俱进嘛,还知道三个八呢?

对方一片善意,夏瑜也就顺手接过来了,不过是一条普通红线。

随后对方又把一个募捐善箱递过来时,她才发现自己上当了,这压根不是什么善缘,居然要十块钱一条红线,和抢钱差不多。

“去,死秃驴居然骗到我老婆身上了?看我去拿回来!”陈默买票回来,刚好看见这一幕,气得不行,这可是行骗呀!

“算了,十块钱就当结个善缘吧。”

夏瑜知道陈默是开玩笑,可看见他的样子也忍不住好笑,赶紧道:“票买到没有?再不上船真要天黑了。”

“哎,买到了!可惜人太多没法包船了,只能和另外两人共一艘了。”陈默拿出两张票道。

夏瑜倒没什么关系,当即就去排队上船。

没想到两人上船后,才发现和自己夫妻并船的两人,居然是仇东海和赵冷玉。

赵冷玉今天出来游行,为了方便行动,特意穿着紧身弹力裤,显得长腿和翘臀更加吸引人。

而且裤子还有奇怪图案,陈默出于好奇,忍不住顺着她腿部一直往上看,不仅仅看到一个“放屁”的图案,还看见仇东海黑乎乎的脸。

“我就说要并船的话宁可不玩,就一条破湖有什么好看的?现在还要和一个土鳖一起游湖,简直拉低本少的逼格!”

仇东海以为陈默在偷看赵冷玉屁股,却又知道自己打不赢陈默,可总不能无动于衷不是?打不过老子就鄙视你!

打架陈默不敢说自己天下无敌,可论嘴炮,老子也是强项呀,你要坏老子心情,老子岂能容你?

“老婆,你看他全身上下有格吗?”陈默故意对着夏瑜问道。

夏瑜本来就对仇东海没喜感,听他刚刚如此羞辱人,当即也瞧也没瞧他直接摇头:“我什么也没看见。”

“我也是。”陈默也随意道:“没有格,那就只剩下B了,而且还傻乎乎的。”

仇东海当即拳头紧握,跺脚而起:“臭小子,你说谁是傻13呢?”

“呃...”陈默莫名其妙地抬头,看着他无辜道:“我没说你呀,我怕天底下的傻13有意见,哪敢说你?”

噗!仇东海感觉胸口中了一箭。

这混蛋骂人怎能那么隐晦呢,他就不能像个男子汉,堂堂正正骂自己傻13吗?拐弯抹角的算怎样?

太可恶了!

陈默也不知道他想什么,试问一个正常人又怎能想到有人渴望自己骂他是傻13呢?

不科学!

此时,游艇也启动了,仇东海想下船也来不及了。

赵冷玉只顾补妆,压根就没理他的暴跳如雷,反正所谓的培养感情也是走走形式而已,到时候婚礼一办,他继续他的风花雪月,她继续她的阳春白雪,连个家族互取所需,他们除了名义上是夫妻,其他毫无关系!

夏瑜也没管他们两人,难得抽空来游玩,她也全身心放松,美眸已经在欣赏美丽的山湖景色,心旷神怡。

“老婆,我带了些自制的糕点上来,咱来一边吃一边欣赏湖光山色吧!”

陈默把背包拿下来,从里面拿出便当盒打开,微风徐徐,糕点的香气也吹到了其他人面前。

“好香呢。”负责开船的中年女子也忍不住笑道,随后又看向夏瑜:“美女长得那么漂亮,你老公肯定很爱你吧?我还是第一次看有男人为他老婆做糕点的。”

夏瑜礼貌性地笑笑不说话,陈默确实是一个挺完美的暖男,只是她以前不懂欣赏,现在才知道自己有多幸福。

“那还用说!”陈默挺起胸脯,眼神有意无意地扫了对面那一对,骄傲说道:“女人就是用来疼的——来,老婆,我喂你!”

“好甜哦!”中年妇女又忍不住调侃,平时搭讪游客,让他们身心愉悦也是她的职责。

夏瑜也是第一次谈恋爱,当然没大胆到让陈默当众喂食的地步,所以拍开他的手自己来。

他们甜蜜的一幕幕,让赵冷玉内心越变越冷,她真的好羡慕夏瑜,有一个全心全意对她好的男人。

仇东海却咬牙切齿,这对狗男女肯定是故意在自己面前秀恩爱的!还有他刚刚是故意讽刺自己对赵冷玉不好吗?

岂有此理!

“切,只有娘娘腔才会亲自做糕点给女人,老子有的是钱,买下几个糕点店送女人也不是问题。”

仇东海说完,还自我感觉良好地笑起来,以为很霸气。

哪料众人直接无视了他,赵冷玉更是不屑冷哼,这种男人也就这点儿品位了,根本不懂什么叫情调。

没人理睬,仇东海从大家的眼神中感觉自己受到了羞辱,更是咬牙切齿。

“美女,我看你吃都觉得好甜哦!”中年妇女又对夏瑜笑着搭讪:“也就长你这样的才有这待遇吧?哎,我们这些丑女就别指望喽。”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

一直对着镜子的赵冷玉突然就玉眉紧蹙,什么叫我们这些丑女?难道在大妈的眼中,夏瑜属于美的,她和大妈属于丑的?

仇东海也忍不住蹙眉,这大妈怎么说话的?特么的老子要娶的女人,居然还比不上这小子的女人?太丢人了...“大姐,别说笑了,不如你也尝尝吧,他的手艺确实很好。”夏瑜是个聪明的女人,在外人面前夸自己的男人,不仅让他高兴,也显得自己有眼光。

“那谢谢了,让我也像你那样甜掉牙吧,呵呵...”大妈接过糕点,笑颜满面。

“吃、吃、吃!什么时候轮到你吃了?”仇东海本来就怒,陈默这对男女花式秀恩爱就算了,这低贱的大妈凭什么配合他们来羞辱老子?

啪的一声,他就把大妈手中的糕点拍下了湖里。

大妈的表情顿时凝固了,一脸大写的难堪。

“好好开你的船,快特么开一圈给老子上岸,一点敬业精神都不懂,小心老子下船投诉你,让你丢掉工作!”

仇东海不敢对陈默动手,不代表他不敢欺负大妈。

欺软怕硬一直都是他这个有钱大少的“优良品质”,再说,他们业内不叫欺软怕硬,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打不过还去打,不傻帽吗?能欺负的不去欺负,还当什么有钱大少?还有什么优越感可言?

“你——”陈默实在看不过去,站起来就想揍这混蛋,却被夏瑜拉住了。

她知道五羊城的仇家,势力比起柳家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她不想陈默再树立强敌。

大妈叹了口气,对着夏瑜歉笑,就继续开船。

仇东海忍不住得意,他不敢揍陈默不错,可瞧他们也对自己有所顾忌,总算觉得有点面子。

“看,好大的鱼!”

游艇来到湖中央,竟然许多大鱼在周围游荡,甚至在抢食。

夏瑜和陈默肩并肩俯身看着,觉得很有意思,有很多鱼的品种他们也是第一次见,算是涨姿势了。

“你们要是想喂鱼,可以投点食物下去的。”大妈又笑着道:“很多情侣都很喜欢在湖里喂鱼,还有专人在这里给旅客拍照的,你们长得那么好看,一起喂鱼的样子一定好看极了。”

难得夏瑜也有心情,可她还没来得及说好,仇东海又怒骂大妈道:“你凭什么叫他们喂,却不叫我们?”

大妈很无奈,你刚刚那么凶我,我哪还敢很你说话呀?

可是现在不说话也不行,于是她苦笑着拿出一包东西道:“要不你们也喂喂吧,你们要买鱼粮的话——”

“买你妈!”

仇东海直接一脚踢掉大妈的鱼粮,嚣张怒骂:“他们喂就甜掉牙美如画,老子两人喂就会把鱼毒死是吧?敢鄙视我仇东海?你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