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默夏瑜 > 第211章 忍不住了!

我的书架

第211章 忍不住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默掀开瓶盖就要吹了。

“喂,小子!”郭西这时拦着他了,嘿嘿笑道:“你不会为了装逼,这连命也不要吧?像你这种人,在小说里最多只能活两集!”

“实力装逼,那是我这种男主角做的事!放心,我会活到大结局的。”陈默眼神玩味,反过来挑衅:“话说你不会怂了吧?”

“哈哈,怂?我特么从娘胎下来,就不知道怂字怎么写!我这人只会顺从心意而为!”郭西勃然大怒:“只要你喝一瓶,老子就跟你吹一瓶!”

“爽快!”陈默也不和他耍嘴皮子了。

反正像他这种一挑就火的人,在小说当中最多活不过两集,所以当即拿起一瓶二窝头,就往嘴里倒。

剔透醇香的酒,像是小瀑布一般落入陈默的口中,他那喉结还非常有节奏地蠕动几下,酣畅淋漓!

在场很多女子都没想到,原来男子大口喝酒时竟是那么性感的,纷纷拍起掌来。

颜妃萱也惊呆了,大哥,那是55度的二窝头啊,你以为是农夫山泉有点甜吗?你还要不要命了!

嘿嘿,幸好陈默不知道娇妻在想啥,不然又得嘚瑟起来了。

堂堂青龙,不仅内劲高强,还懂中医,如今喝这么小瓶的二窝头,喝它几十瓶还不是呼吸一样简单。

“好喝!”

陈默转眼间已经喝掉了一瓶,顺手又拿起一瓶就倒,连续喝完三瓶后,他才觉得有点解酒馋。

只等他放下第三瓶时,才发现全场的人都傻眼了!哥,请问你喝的真的是二窝头吗?难道现在的商家真已经无良到这程度,都在水里渗二窝头了吗?

郭西也是这样想的,其实陈默喝第一瓶的时候,他还有点相信那是二窝头,可他一连吹个三瓶,蒙谁呢?那是农夫山泉吧!

“哈哈,你们李颜两家也真是的,为了装逼,居然让酒店把假酒都拿出来,太贼儿逗了!”

郭西大笑着,也开了一瓶就往嘴里倒,他要行动证明,这他丫的就是农夫山泉!

不料酒还没过喉,他就被呛得一口喷出来。

幸好陈默早有准备,拿起酒桌上的盘子,全部挡了下来,反而溅得朱由和其他富二代浑身酒水。

全场顿时哄然大笑。

“这...这怎么可能!这...这居然是真的!”

郭西又把其他酒瓶都开了,发现竟然都是如假包换的二窝头。

陈默又笑着拿起一瓶,还是像口渴了喝农夫山泉一样,一饮而尽,让郭西瞠目结舌,当场给跪了!

全场的人给陈默拍掌,这新郎真没话说,男才女貌,他和颜妃萱结合,真乃天作之合。

“哈哈,斗酒图的就是畅快,输赢没关系!”

朱由这时站起来了,拿起两个酒杯,递到了陈默和颜妃萱的面前,要和他们这对新人干一杯。

颜妃萱其实一直知道,朱由对她一直有些想法,只是柳家的大少在追求自己,所以他才不敢轻举妄动。

而且,他并不是什么有风度的人,怎么被溅了一身酒水,如今还能谈笑风生?

陈默虽然不认识他,也感觉他略微闪烁的眼神,总有一抹不怀好意,所以稍稍多看了一眼他递过来的酒水。

妈蛋,一杯放了情药,一杯放了安眠药,这种低级的药物,也想骗得过老子的鼻子?没睡醒吧!

只是作为新人,别人给你敬酒,你总不能不喝不是0fe7d6a1?

“痛快,我就喜欢喝酒!”

陈默大喊一声,亲自又给朱由倒了一杯,人家给他倒酒,他给对方倒酒,没毛病!

只是没想到出了意外,他刚站起来居然脚一歪,不小心把半小杯红酒泼朱由身上了。

“哎呀,真对不起!”陈默赶紧放下酒杯,还迅速接过他手中两杯酒放桌面,然后慌张地给他拭擦起来。

“我日——”

朱由刚想爆粗,却发现全场的目光都紧紧看着他,为了假装风度和让陈默两人把酒喝下去,他只好瞬间转怒为笑:“我意思是,身上沾点红酒,日子才能红红火火嘛!”

“哦,原来如此!”

陈默拍拍胸口,假装很慌的样子:“刚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日我先人呢!”

“怎能够?今天是你大喜日子,我要闹,也是一会闹新房嘛!”朱由顺势还将路的铺好了,就是喝完酒后,就该闹洞房了,现在做好铺垫,一会也不会唐突嘛!

他突然觉得自己实在太机智了。

“好,好!”

陈默把酒杯重新拿给他,还给颜妃萱递了一杯。

虽然他的动作很快,刚刚还趁着大家注意力都在朱由身上时,把酒杯换了位置,但细心的颜妃萱还是发现,原本他倒给朱由的酒杯,现在给了她,而她那杯酒,却被陈默拿在了手中。

“只是就我们三人喝,好像不太合适吧?要喝就一起喝!”

陈默好像有点喝大了样子,神色激动,还把自己那一杯酒平分给了其他几个富二代,最后自己又拿起一整瓶红酒道:“作为新郎,我就和你们吹一瓶,我干了!你们随意!”

说罢,他真又吹了一瓶红酒,引得嘉宾们欢呼拍掌,这新郎可以啊!

其他富二代看了一眼朱由。

按照原计划,朱由是想把陈默弄昏了,把颜妃萱弄嗨了,然后一会借着闹新房的名义,把貌若天仙的新娘给睡了。

不过如今他以为,兄弟手中的酒不过有安眠药,反正一会他们也不用持枪上阵,睡着了就睡着了,无伤大雅!

而李杖这小子就算不用安眠药,看他样子也差不多不行了,所以只要颜妃萱喝下那杯酒,他还是能按原计划进行给人戴绿帽的工作,所以对着其他人微微点头。

于是,大家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爽快!”

陈默放下酒瓶,一副喝嗨的样子,又用力拍得朱由骨头都快要断了一样。

“那兄弟们,你们好吃好喝,我们先去敬其他人了!一会我先让人安排你们去新房,准备闹洞房嗨起来!”

没想到这小子自己会安排,那朱由连口水都省了,对着他笑着道:“那兄弟敬酒了就快来,别让大伙久等了!”

陈默牵着颜妃萱,就此离开他这桌,继续去敬其他嘉宾。

没有人知道刚刚暗地里发生什么事,婚宴更因此变得气氛更浓了。

接下来,敬酒陈默的人越来越多,这小伙子一一干杯,让人不禁怀疑,他的肚子是不是装了酒精过滤器的水缸,不然他喝的那些酒哪去了?

不科学!

敬完了VIP楼层,陈默和颜妃萱就离开了婚宴现场,准备返回酒店的临时新房。

其实颜妃萱压根就没安排闹新房这环节,她不喜欢这种习俗,更主要的是,她和李杖是政治联姻,压根没什么感情,所以这种事情还免了吧,免得大家尴尬。

所以此刻,陈默坚持要带她去临时新房看,她还是觉得很奇怪的。

朱由等人早就在那里等候了,郭西的那些药,是专门用来在夜店钓妹子的,所以药效不能发作的太快,起码有半小时的潜伏期。

一开始,他们也不急,心想等那两人敬酒完了再来也没关系。

只是等着等着,他们就觉得不对劲了,怎么有一种火焰焚身,想要发泄的感觉!

然而新房里,只有他们几个大男人啊,怎么办?

于是他们纷纷看向朱由,却发现这家伙居然睡死过去了!

“妈的,等不及了!我要在酒店随便找个女人发泄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