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世界被入侵 > 2 考验?机缘!

我的书架

2 考验?机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御书房内!

  元成站在桌前,右手拿起毛笔在白纸上缓缓的写上六国、匈奴、百越天泽、聚散流沙、夜幕、权倾天下吕不韦和域外天魔等十几个大字;

  (注:纸张是汉朝才出现的,但这里不是历史世界,请勿较真,动漫中本就出现了纸张密信)

  这些关键词,便是他获得的任务考验,这次《天行九歌》世界入侵后,天道给予他的任务考验。

  既是考验,也是机缘!

  因为,完成这些任务考验之后,他便可以获得天道奖励,当然最重要的是可以增加对世界的掌控度。

  考验与世界地掌控度挂钩,想想其实也是很正常的。

  权倾天下的相国吕不韦,他不仅仅大权在握,其门客爪牙遍布帝国各地,而朝廷内部的一些关键性官职也在其控制中。

  最主要的是,吕不韦还掌握着罗网的力量。

  罗网,“天罗地网,无孔不入“的罗网!

  这个的势力范围遍布七国,七国之内都有罗网的爪牙。而且,罗网似乎对帝国也抱着自己不为人知的目的……

  所以,这把已经锋芒毕露的利剑,必须牢牢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否则,自己将寝食难安。

  但现在,罗网现在的主人是吕不韦。

  他会轻易的放下手中“利剑”,束手就擒嘛?

  相权与王权的冲突,他已经是帝国的阻碍。

  消灭?还是收服?

  但不管如何,元成必须牢牢的占据绝对的主动,握剑的手,必须在自己的手中。

  所以,出现与吕不韦相关的任务,元成是一点也不感到意外。

  而当消除了吕不韦的威胁,元成对于归元帝国的掌控力便会得到提升。

  而稳定好帝国内局势后,灭六国是不可避免的了。

  这是天下大势,也算是大势所趋吧!

  嬴政以卫鞅、韩非的法家学说为主,又兼采阴阳家和儒家学说帮助自己行政,可以在短短的十年内便可兼并六国,实现一统天下的征服之旅。

  元成当然也不可能就此放弃一统六国的机会。

  如果他真的做到了,那么这个大一统的国度将会爆出怎样强大地力量呢?

  而且,这对于王权至上的封建世界来说。君权天授,代天牧狩天下,提升一些对世界的掌控度,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然后便是匈奴了!

  强大的北方游牧民族,一直以来便是中原大地的心头之患。

  从西周开始,便一直开始建造的万里长城便是为了防备他们的入侵。

  就算是秦灭六国统一天下后,秦始皇也不得不花费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去连接和修缮战国长城。

  所以,如果元成能消灭或征服匈奴势力的话,那将是何种功绩,给予一些世界掌控度也是情理之中。

  至于百越天泽、聚散流沙、夜幕!

  也是三股强大地势力,更重要的是《天行九歌》的核心剧情势力,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这些任务的考验,的确是一种合理的机缘吧!

  放下毛笔后,元成看向王翦四人,沉声道。

  “现如今,帝国内部风起云涌,吕不韦大权在握,更有罗网为其爪牙,帝国的王权岌岌可危,你们四人皆为我归元帝国的肱股之臣,也是我极为信任的心腹之人。”

  “如此危局,四位将军,不知可否有良策,助我转危为安,稳定帝国局势。”

  四人之中,满头白发的蒙骜年纪最大,他原本是齐国人,后来投靠秦国,现官至上卿,人生阅历极其丰富,对于现如今的帝国局势,心中也是一目了然。

  对于帝国目前的王权危机,蒙骜早就与王翦将军暗中有所商议,心中也有自己的盘算与对策。

  他与王翦对视一眼,见王翦点头示意,心中安稳,便出口回道。

  “王上安心,此事的处置并不困难,吕不韦看似一手遮天,朝中爪牙极多,但是,我归元帝国的根基深厚,吕不韦看似强大,却也不敢太过于放肆,更不敢伤及帝国的根本。”

  “而且,帝国大势一直在王上这边,想要铲除掉吕不韦,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王上大可放心。”

  元成:“根基?蒙老将军所说的是指军权。”

  蒙骜道:“是的,王上!自从商君变法以来,我归元帝国的根基便在军权。而我们帝国之所以是七国之中最强大的存在,便是因为士兵好战,军强马壮,而且只尊王权,可堪大用。”

  商鞅变法后,帝国采取了军功换取爵位的做法。士兵斩杀的首级越多,获得的爵位就越高。

  在军中,爵位高低不同,每顿吃的饭菜甚至都不一样。

  三级爵僭枭有精米一斗、酱半升,菜羹一盘。两级爵位上造的只能吃粗米,没有爵位的普通士兵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

  军功爵是可以传子的。如果父亲战死疆场,他的功劳可以记在儿子头上。一人获得军功,全家都可以受益。

  这才是帝国喜战的原因!也是历史上秦军战斗力强大的保障!也是秦始皇能够一统六国的根本所在之一。

  元成这才想起来了,历史上的吕不韦似乎就是被嬴政轻而易举的罢官铲除了,这其中,或许军权在握的因素是极大的。

  元成立刻问道:“那现如今,我归元帝国的军队,能听从王权号令的,约有几人几分?王翦将军是帝国上将军,不知又能约束几分?”

  王翦起身道:“王上,帝国内有近百万大军,绝对的忠诚于王上,而王上想要速战速决,一劳永逸的话,只需王上一道旨意,臣便立即亲率三千大军入城,将其一举铲除。”

  蒙骜立即打断道:“不可!王翦将军之意虽然不错,但王上,此事不能急啊,吕不韦虽然可恶,但毕竟是我帝国的相国,且曾经有功于社稷。”

  “如果,王上没有任何理由的查办吕不韦,可能会引起更大的动乱!吕不韦的生死其实就是王上一句话的事情,但王上绝不可操之过急啊!”

  闻言,元成若有所思。

  历史的吕不韦似乎是因为嫪毐叛乱而受到牵连,被罢免相邦之位,最后因绝望之中饮鸩自尽的。

  但现在呢?

  赵姬是皇妃,自己的女人!

  嫪毐不仅仅没有出现,而且就算是出现了,自己也不可能给予机会,绝对会一刀砍了他。

  而因为赵姬的身份发生变化的缘故,元成也不知道她与吕不韦之间是否存在猫腻。

  赵姬?吕不韦?

  他们之间或许还有利用的空间。

  想到这里,元成对四人道:“既然这样,那就等待机会吧!”

  “不过,吕不韦不可不防,王翦将军等会拿着我的手谕接管城外10万帝国铁骑,并秘密排查吕不韦军中的党羽。”

  “蒙骜将军坐镇咸阳城,控制住护城军,并派人死死地盯住吕不韦,如若有异动,可便宜行事。”

  “至于守卫皇宫的五千禁卫军,便交由蒙武将军了,寡人希望皇宫内禁卫森严,没有寡人的指令,任何人不得私自出入皇宫,蒙武将军,可明白!”

  禁卫军统领,那可是王上的近臣,蒙武如何不明白王上对自己的信任与厚爱,立即行礼道:“臣蒙武领命,绝不让王上失望。”

  演武场上!

  元成握着身侧的天问宝剑,看着一名风度翩翩的年轻剑客正在演示高超的剑术。

  剑客脸庞俊秀,一双炯炯有神的双眸,闪烁着年少时的青涩不羁,但是剑术却极其了得,他正是盖聂,自己身边的首席剑术教师,也是他的贴身护卫。

  元成感叹道:“苍生涂涂,天下燎燎,诸子百家,唯我纵横!”

  “七百年来,春秋五霸,战国七雄,每一国每一朝兴衰的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鬼谷”

  “历代鬼谷子虽一人之力,却强于百万之师,一怒而诸侯惧,安居则天下息!”

  “想当年,苏秦合纵六国,佩六国相印,逼迫帝国废除称帝的计划,张仪雄才大略,瓦解六国的联盟,帮助帝国称霸乱世,庞涓勇武过人,所向披靡,使得原本弱小的魏国雄霸中原,孙膑智者无敌,围魏救赵,计杀庞涓,著旷世兵书流传后世。”

  “鬼谷,当真是英雄辈出啊!”

  “听闻,鬼谷横剑攻于计,以求其利,是为捭;纵剑攻于势,以求其实,是为阖。捭阖者,天地之道。捭是开,阖是闭,一阴一阳。捭阖者,纵横之道。”

  “而盖先生师承鬼谷派,剑法超绝,其百步飞剑神乎其技,就不知当代鬼谷子又是如何的风华绝代,寡人无缘一见,当真是遗憾万分啊!”

  盖聂收剑道:“王上过誉了!鬼谷派人数稀少,名动天下者也不过渺渺数人而已,相对于儒家、兵家、墨家、道家等豪杰层出不穷,我鬼谷纵横便显得不值一提了。”

  “至于家师,他隐居山林久矣,习惯了清修隐世,估计是不会出山的,只能让王上失望了。”

  元成笑了笑,问道:“听闻你师弟卫庄也已经出山,此刻潜龙在渊,正在等到出仕的时机,不知此人,能否能投靠帝国?如果能成,你们师兄弟二人精诚合作,扫平这乱世。也算是一段佳话了。”

  盖聂:“王上可能要失望了。”

  “我们鬼谷每代传人,目前还未出现效力于一国的情况,而小庄是韩国人,性格孤傲偏执,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可以做任何有必要的事情。”

  “而现在,韩国的强大便是他的理想,或许强韩后,而吞六国才是他一生所愿吧!”

  元成笑了。

  卫庄和韩非啊!两个痴人罢了!

  竟然以为建立一个流沙组织,将可以铲除“夜幕”组织等奸邪,拯救韩国,甚至使韩国称霸七国。

  这是何等的痴心妄想啊!

  元成道:“强韩谈何容易,而我们也不会给予机会和时间了,帝国想要灭六国一统天下,韩国便是第一目标。”

  “不知道先生是否愿意替寡人出使韩国,帮寡人看一看韩国到底还能硬撑几年?还有那些乱世英杰?当然,也请先生随便帮寡人处理掉一些小事。”

  盖聂:“可以!不知王上以何事为由,让在下出使韩国。”

  元成:“听闻韩王有一位美丽动人的女儿,名曰红莲公主,寡人心中爱慕,特向韩王求亲为妃,以结两国友好。”

  “呵呵!就是不知道,韩王安会不会同意呢?”

  盖聂坚定的回声道:“会!韩王会答应,他不敢拒绝,也不会拒绝。”

  “当今天下,帝国独大。韩国积贫积弱,面对帝国带来的强大压力,韩王或者韩国,没有底气拒绝。”

  元成:“弱小便是原罪!这个世界只有强者才有话语权和决定权。既然如此,那就麻烦盖先生明天出发吧!”

  盖聂:“好!不过,除此之外,王上还需要我在韩国国都处理那些小事呢?”

  元成:“呵呵,此事不急,等盖先生抵达韩国新郑后,去一趟新郑内最大的娱乐场所---紫兰轩后,会见到一个令你感到万分意外之人后,你就明白了。”

  盖聂疑惑的看了眼自己的效忠对象,对方在卖什么关子,他虽然好奇,却也没有多问。

  反正谜题,等他抵达紫兰轩后,就会揭晓。

  随后,两人简单地交流了几句,便让盖聂回去准备了。

  元成叹道:“天子已死,诸王纷争;逐鹿中原,乱世七雄;春秋逝远,寒冬将至;天下无常,聚散流沙;逝者如川;天行九歌。”

  波澜壮阔的乱世七国,又将呈现何种的异彩呢!

  夜幕降临后!

  皇宫温泉浴池内!

  水汽氤氲;

  元成靠着玉石壁上,微闭着眼睛,四周只有几名宫女陪同在侧服侍。

  “你们下去吧!王上由我服侍。”

  一道充满诱惑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只见赵姬一袭红衣,扭着细腰缓缓而来,精致的面孔洋溢着笑意,充满了诱惑力。

  四周的宫女领命离开后。

  赵姬慢慢的走向正眯着双眼,注视着自己的男人。

  她每走一步,身上的衣衫慢慢滑落,渐渐地露出迷人雪白的身躯,让人沉迷。

  此时此刻,到处烟雾弥漫,恍若身临仙境。

  美人入水,水声缓缓,凌波飘散,美人宛如水中仙女,夺人心神。

  “王上!”

  赵姬轻呼一声,被男人拉入怀中,顿时娇羞不已。

  随后,两人就在这温泉浴池中慢慢戏耍起来,欢笑声带着异样的声音响起。

  还真是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赵姬靠着元成的怀里,双手环抱着对方,异响渐渐平息后。

  元成闭着眼睛,仿佛进入了贤者时间,全身放松,失去了任何的警戒心。

  就这此时;

  突然,赵姬眼中凶光一闪,右手猛然抓住头顶上的金钗,对准元成的头顶狠狠的刺入。

  哼!

  元成猛然张开双眼,闷哼一声,嘴角溢出鲜血,身躯软软趴在这个刚刚与他亲热的女人身上,身体慢慢的失去了温度。

  成功了!!!

  赵姬心中大悦,满脸的笑容,有些得意至极。

  她缓缓松开怀中的尸体,看着眼前的男人慢慢的深入水中,又慢慢浮出水面,最后静静漂浮在温泉浴池内。

  等了片刻,见无任何异状,这才确定,对方是真的毙命了。

  赵姬笑道:“呵呵,没有想到任务竟然这么简单,身为世界之主,你竟然如此的粗心大意,丝毫没有警惕之心,看来,这个世界合该是我的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