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火雨玛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幕降临后,元成离开了,韩非也离开了。

  紫女与卫庄站在窗口,看着朦胧的夜色,两人都没有说话。

  卫庄道:“元成的来历是一个谜,我会想办法探知其底细,此人是敌是友,我们不得不防,我们对其一无所知,现在他竟然主动寻上门了,看样子,反而对我们知之甚多。”

  紫女道:“不急,他总会暴露出真实意图,至于弄玉哪里,我会交代清楚,相信会有所收获。”

  卫庄:“韩国,此刻是风雨欲来,元成的出现不得不令人深思,此人是一个异数,我总感觉会给我们带来许多麻烦。”

  紫女:“或许吧!但我们目前也只能见招拆招了。听闻归元帝国的圣上也姓元名成,同名同姓,而且都是归元帝国之人,他们是不是存在某种关联。”

  当然,紫女并不认为刚才的元成便是归元帝国当今的王上,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也没有人会相信。

  不过,女人的直觉告诉她,或许事情并非那么简单。

  特别是对方那双自信满满的眼神、一切尽在掌握的眼神,真的让人难以忘却。而且还拥有那样的非凡眼见学识。

  元成!还真是令人好奇的奇男子。

  卫庄:“归元帝国的王上极度神秘,他没有兄弟姐妹,也没有任何的亲属、宗亲,是真正的孤家寡人。”

  “而元姓是极其稀少的姓氏,在归元帝国内也是小姓,但却很尊贵。而这个元成,竟然与当今王上同名同姓,却毫不忌讳,呵!不得不让人臆想连连。”

  目前信息太少,他也无法作出合理的判断。

  紫女:“看样子,我们要加快脚步了,希望韩非不要让我们失望。”

  因为元成的出现,已经打乱了他们的布置。

  原本,今天晚上,卫庄是不准备露面的,而是要等韩非经过他给予的考验后,才会见面正式合作。

  半夜时分,归元帝国,皇宫内!

  元成独自床边,逼着眼睛,集中精神,开始与副体分身进行交流对话。

  因为,分身与本体同思同源,思维共享的缘故。

  两者之间密不可分,所以,可以集中精神,通过精神意念进行远距离的交流。

  有些类似打电话、聊微信。

  只不过,这种交流只局限与他们自身之间,而且是无声的心神之音。

  元成:“剧情开始了,你认为我们该不该参与其中。”

  元成虽是在与副体交谈,其实就是在问自己。

  元成在犹豫,如果参与剧情,那么他是站在韩非一方呢?还是姬无夜一方呢?

  如果帮助韩非消灭姬无夜,虽可以获得韩非等人友谊,但也是在支敌。

  因为韩国如果失去了姬无夜,而让韩非等人真的掌握住足够强大的权力,那么,对于归元帝国而言,则是强大的绊脚石,想要在消灭韩国,或许会消耗更多的力量。

  所以,从长远来看,限制韩非的发展,拥有姬无夜的韩国,才是对帝国是最有利的。

  但是,如果帮助姬无夜对付韩非的流沙,看是对大局有力,但元成已经定下收服“流沙”的策略。

  现在也不想在更改,元成也相信,如果能收服“流沙”,那么未来,它将是自己强有力的武器。

  副体道:“既然还未下定决定,那便不下决定。”

  元成:“行,那就不参与剧情了,其他事情不变,依旧以弄玉为突破口,尽量收获韩非等人的情谊。”

  “另外,罗网即将收服,我将会派遣玄翦等高手前往韩国新郑协助你,再加上盖聂,这样一来,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你也可放手而为了。”

  副体元成道:“很好!随之而来的百越天泽剧情,我也好认真布局安排了。嗯,我在韩王宫内,遇到了有意思的女人。”

  元成出声提醒道:“你现在,最好选择离开韩国皇宫,潮女妖是一个狠角色,我们现在依旧没有自保之力,你不要去碰她,也不要轻易暴露自己是分身的事情。”

  “我们拥有的底牌越多越好,我们敌人以后会越来越多,所以,有些底牌能不暴露便不要轻易暴露。”

  暴露出来的底牌,就失去价值了,我们的敌人可不是一般人啊!

  鬼兵劫饷案!

  自己便当做是一个看客吧!

  姬无夜作为韩国大将军,虽然权倾朝野,但却处处受到相国张开地的制衡。而姬无夜为了除掉政敌张开地,亲手策划了让人闻风丧胆的鬼兵劫饷案。

  要知道,在古代这个封建时期,人们还是十分相信鬼神的。

  所以,即便是贵为相国的张开地也是一筹莫展。而张良看到祖父整日忧愁,特地向他推荐了公子韩非。

  韩非作为儒家宗师荀子最出色的学生,虽然空有一身抱负,但却郁郁不得志。而这次的鬼兵劫响案正好是他一展抱负的机会。

  所以,韩非很爽快的就答应要加入到这场权力的游戏之中。

  其实,张良之所以向祖父推荐韩非,除了是钦佩韩非的才学外,还是因为韩非特殊的身份。

  韩非作为韩王九子,即使是姬无夜也要投鼠忌器。更何况这次案件的两个重要人物是安平君和龙泉军,他们作为亲王,即使是相国张开地德高望重也很难审理。

  所以,由韩非介入是最好不过的主意。

  韩非虽然知道张良的良苦用心,但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还是义无反顾地加入到这次角逐中。

  第二天,正式入局的韩非开始行动。

  元成则来到紫兰轩,开始跟随弄玉学习琴艺。有这样的一位美女老师在,元成倒是不缺乏乐趣。

  没有元成地参与,域外天魔也早早毙命,所以,这次的鬼兵劫饷案依旧有条不紊的按照命运的方向进行着。

  韩非不愧是当世绝顶俊杰,不愧是先秦七子中最年轻的一位。

  在这迷雾重重之中,利用“囚徒困境”的原理,使自己的两位王叔招供,而使得姬无夜不得不杀人灭口。

  然后便是以退为进,利用“三姬分金”的游戏羞辱姬无夜,使其动怒。借机告知他已用会发光的药粉做好记号,随时可以找到消失的军饷。

  有勇无谋的姬无夜果然中计,准备连夜转移军饷。却将被等候多时的卫庄抢走。

  元成站立山峰之上,看着快速远去的卫庄,望向邀请自己来吹风看戏的韩非。

  不由自主的感慨道:“那姬无夜还真是一个莽夫啊!这样计策竟然也能中计。这样的蠢蛋,竟然也能被称为韩国百年来最强之将,不过他的武功的确强悍,其横练功力之深,估计卫庄兄也难以将其击杀吧!”

  韩非端起酒杯,说道:“这个天下,无德无才之士却居高位,的确是一个国家的悲哀。”

  元成道:“所以,这个天下才需要法!”

  青涩低调的未来谋圣张良问道:“法?健全法制,依法治国?看来元兄非常推崇法家,难怪韩兄认为元公子是其知己。”

  元成与韩非对视一笑,对饮一杯。

  军饷案成功解决。

  韩非如愿获得司寇一职,但同时意识到韩国的未来危如累卵——姬无夜不除,韩国必亡。

  在见识到张良、卫庄、紫女等人的各自的才能、胆识后。

  韩非心动了。

  他想要改变了,他要改变正在等待死亡中的韩国。

  而他一个人力量终究太弱小,所以,他需要同伴,需要一些志同道合、才能突出的同伴。

  韩非很自信,近乎迷之自信,他非常坚信自己可以通过变法后会使原本弱小的韩国有机会称霸七国。

  最后,卫庄等人同意协助韩非,因为他们的处境类似,都是空怀抱负而难以施展,所以,他们需要抱团。

  所以,“流沙”组织从此成立。

  在此过程中,他们都没有提及元成,也没有想过邀请他加入。

  因为,志不同道不合,他们注定只能成为朋友,却不能成为“同伴”。

  另一边;

  元成轻轻的扣动琴弦,叮当声响起,其琴艺最近有所长进,但还是不堪入耳。

  曲调错乱了不少,但弄玉却没有及时制止。

  元成看着身旁不远处,也在抚琴的弄玉。

  她纤尘不染的长发,温润玉色的面容,永远望不尽心事的眼眸……似乎隐藏着千言万语。

  曲调已乱,她心不在焉!

  二天前,她的房间内突然有一封信,是给她的。

  上面写着她的身世之谜,其真实程度极高,让弄玉难以入眠。最后通过与紫女打听交谈,更加印证了信上所言非虚。

  自己竟然是前右司马李开与百越火雨山庄胡夫人的独生女。

  至于信是谁写的?

  为何告诉她这些?弄玉还未想明白,不过,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世,也知晓自己的仇人是谁。

  元成看向她腰间挂着的火雨玛瑙,心中顿时明了。

  元成重重的扣动琴弦,杂音惊醒了弄玉。

  元成说道:“你身上这颗火雨玛瑙颇为不凡,可有来历?”

  弄玉低垂着眉眼,默默抚琴道:“这是我父亲的遗物。”

  元成:“遗物?那可就有意思了,令尊李开未死,何来的遗物。”

  闻言,弄玉猛然抬头,直勾勾的盯着元成,不可置信的颤声问道:“公子,你这话是何意?”

  此时此刻,性格温婉善良的弄玉,也难以保持平静。

  元成装作高深莫测的说道:“你是想问,我为何知道你父亲是右司马李开呢?还是想知道一个死去之人,为何还活着?”

  弄玉心境大乱,久久难以平复。

  元成也没有在挑逗弄玉,他说道:“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故事的主角就叫李开,想必你会喜欢听的。”

  “十几年前,韩安侯(今韩王)为了登上王位,煽动百越人叛乱,然后带着姬无夜和血衣侯白亦非率军前去平叛,并屠灭了百越王室,抓了百越太子天泽,韩安侯因平叛有功继位为韩王。”

  “右司马李开是血衣侯手下将领,也跟随前去百越之地平定叛乱。李开在百越火雨山庄那里结识了火雨公的大千金,并心生爱慕之情,将请人雕火雨玛瑙一对作为定情信物送于她。却遭副将左司马刘意嫉恨。”

  “李开因美人情义,违抗军令不参与血衣侯他们的勾当,但是,左司马刘意却是一个小人,他违背了李开的命令,并将其陷害死于乱军之中。”

  “李开‘阵亡’之后,刘意便掌握军权,一家独大。随后暗中勾结当地剧盗断发三郎,屠灭了火雨山庄,霸占了走投无路的火雨公大女儿。并劫掠大量宝物,后来为了独吞宝物又把断发三郎灭口。”

  “而你的母亲,知道左司马刘意并不是什么好人,更知道她刚刚出生的女儿如果留在身边,则有大祸。她决定将孩子送走,并将一枚火雨玛瑙留给了自己亏欠良多的孩子。”

  此刻,弄玉也慢慢的平静下来,她平静的盯着手中的火雨玛瑙,开口道。

  “公子真乃神人也,对弄玉的身世竟然了如指掌。”

  “不过,公子也说了,我父亲右司马李开当年已经死在卑鄙小人刘意的陷害下,如今,公子又说他还活着,这不是前后矛盾嘛?”

  元成道:“故事还未结束,弄玉姑娘不要着急,细细听我说来。”

  “本来这些往事都应该被尘封,但是出现了意外,李开和断发三郎当年都没死。”

  “断发三郎隐姓改名为兀鹫,暗藏于夜幕下的百鸟组织中,这些年,一直在寻找当年火雨公的宝藏。”

  “李开当年也侥幸未死,只是被叛军重伤毁容,如今身残成为乞丐,颠沛流离的回到韩国。现如今,他们都隐藏在新郑之中,侍机找刘意报仇。”

  元成起身问道:“故事已经讲完,那么弄玉姑娘,你现在想不想报仇呢?”

  弄玉抬头看向容貌非凡的元成,睁着明亮如星辰的星眸,轻声问道:“公子有备而来,不知公子想要什么?”

  元成走到弄玉的身前,注视对方,柔情道:“弄玉姑娘明知故问,我来紫兰轩为何,不是早就告诉你了。”

  “像姑娘这样的美人,其实本不应该手染鲜血,更不应该转入权力的漩涡之中,最后成为权力的牺牲品。”

  “所以,我只要你,我可以帮你报仇,可以帮你杀了左司马刘意,也可以帮你杀了兀鹫,报仇这种事情,交给我这种不择手段的小人就行了。”

  “想你这样的美人,还是应远离风波,远离尘嚣,在个清净的地方,永远的给我抚琴助兴便可。”

  弄玉轻笑一声道:“呵!公子还真是妙人,小女子本就是一介琴姬,身份低微,公子为了弄玉也算是煞费苦心了。垂怜公子喜爱,只要公子帮弄玉达成所愿,弄玉愿永远陪伴公子左右。”

  元成伸手抬起弄玉下巴,有些轻浮的笑道:“好!那便一言为定,以后你便是我的了。”

  说完,元成便要轻吻下去。

  弄玉顿时大慌失色,连忙退后闪开,未让元成得手。

  弄玉惊慌道:“请公子尊重!”

  元成耸了耸肩,说道:“好吧!是我唐突了,那便等我解决了问题,在一品美人芳泽了。”

  弄玉羞红了脸,低着头,没有接话。

  元成继续说道:“断发三郎此人比较威胁,为了宝藏可能会找上你,你最近晚上,最好与其他人同住,以免出事。等我解决了危机,你便可安心。”

  “今天晚上,我便去一趟左司马府,会一会刘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