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世界被入侵 > 8 告罪书,黑白玄翦

我的书架

8 告罪书,黑白玄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毒蝎门驻地,尸首满地,整个毒蝎门被人早先一步给团灭了。

  卫庄站在毒蝎门门口,眉头一皱。

  “看样子,你也来晚了一步。”

  一道霸气邪魅的身影出现在屋顶上,一身黑衣,蓬松的黑色羽毛披肩尽显其雍容冷傲的特质。

  他叫墨鸦,夜幕“百鸟”的首领,同时也是姬无夜的第一近卫。

  一身黑衣的卫庄,遇到同样一身黑衣的墨鸦,两个同样霸气外露的男人,彼此对视一眼,周身都洋溢着令人无法忽视的危险气息……

  卫庄冷然问道:“看样子你也来晚了。”

  “听说你叫墨鸦,速度非常的快!”

  墨鸦道:“被你这样的人记住名字,是一件不愉快的事情。不过,你们得罪了将军,夜幕已经降临,梦魇已经开始,我给你一个忠告,现在能逃多远就逃多远吧!”

  卫庄:“梦魇?”

  墨鸦道:“当它来临时,也许很多人都会后悔,韩非会如此,你也会如此。”

  卫庄嘴角翘起,道:“哦,就凭你这句‘忠告’,今天我不杀你,你回去告诉姬无夜,以后每天最好睁着眼睛睡觉,一旦闭上眼睛,很有可能就再也睁不开了。”

  墨鸦道:“好,我一定传到,告辞!”

  墨鸦身形飘散,几片黑色的羽毛随风飘落。

  卫庄没有在意,缓缓走入死静的毒蝎门内,蹲下身体开始检查尸体上的伤口。

  都是剑伤!

  都是一招毙命!

  来者的剑术很高,很强,有种熟悉的感觉,这种剑伤在哪里见过呢?

  带着疑惑,卫庄返回到紫兰轩,见到了等候多时的韩非、张良等人。

  韩非和张良查案回来,并带回了密室中的百越之箱,因他打不开……

  但有人能打开。

  卫庄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就打开了百越之箱,发现箱中有百越记号。

  并且,看到宝箱内的一封密信。

  卫庄拿起密信,冷笑道:“有意思!”

  说完,却没有私自拆开看,而是扔给了韩非。

  韩非也有些感到意外,立即拆开密信,查阅内容。

  玩世不恭的笑容也慢慢消失,神情越来越严肃。

  韩非看完后,递给其他人查阅。

  这竟然是一封告罪书,是左司马刘意的告罪书。

  上面详细的记录着当年他陷害李开、勾结断发三郎血洗“火雨山庄”的经过,自知罪恶深重,罪有应得,请王上恕罪,并请不要追究其死因。

  他竟然预感到了自己的死期?然后留下了这封告罪书。

  韩非道:“事情的确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卫庄兄,你怎么看?”

  卫庄道:“这封信是凶手故意留给我们,正确的说,是他故意写给你的。”

  “这封信上的内容,十之八九是真的,因为如果是虚假的信息,是经不起调查的。”

  紫女疑惑道:“但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他完全可以什么都不做,这样更容易让我们难以入手。”

  张良道:“因为凶手不想让我们为难,也不想让我们慢慢的调查,他在告诉我们,他是来报仇的。但是……”

  卫庄道:“但是,当年之事是王上的禁忌,不可深究。所以,凶手给韩非留下告罪书,便是让我们快点结案,连替死羔羊都替我们准备好了。”

  韩非问道:“兀鹫就是当年的断发三郎之一?”

  卫庄道:“对!本该死去的断发三郎出现了,那么本该死去的李开又在那里呢?或者说,是被谁提前救走了呢。”

  紫女:“毒蝎门抓住的那个百越人就是李开?”

  卫庄:“十之八九了!所以,事情越来越有趣了,本该死去的人都出现了,本该被尘封的往事却被一纸道破。”

  张良分析道:“既然李开早就被毒蝎门抓走了,那么,是谁杀了左司马刘意和兀鹫?”

  “另外,我和韩兄发现,刘意的尸体弯曲不正常,应该是死后被人装入过木箱。”

  “而且,其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其死亡时间,我们推算至少在三天前。但是,古怪的地方就在这里。”

  “这几天里,左司马刘意明明未死啊!他不仅仅参加过朝会,朝中大臣也都可以证明,而且,其行为举止都很正常,不像似被人易容顶替的,其夫人和下人也都证实确认了。”

  卫庄嘴角翘起,露出一丝感兴趣的笑容,道:“哦,竟然是这种情况,离奇的事情还真是越来越多了。”

  “不过,很高明的易容术,是可以做到完美无瑕的,就连枕边人一样难以察觉。”

  韩非笑道:“看来卫庄兄与我的看法是一致的。”

  卫庄道:“那么,你准备如何做?是去找那名已经消失在新郑的凶手,还是就此结案。”

  这封信,这封告罪书,其实也是一个台阶,给你破案的台阶。

  它可以给此案盖棺定论,可以给韩王一个交代,也可以让姬无夜不敢在追究了。

  因为,左司马刘意是兀鹫杀死的,但是一个罪大恶极的凶徒---断发三郎,他是被谁杀的?没有人会关心,至少韩王不会关心。

  韩非,你会怎么选择呢?

  韩非收敛情绪,严肃道:“当然是……先喝酒压压惊了。”

  就在此时,韩非又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问紫女道:“弄玉姑娘呢?”

  紫女疑惑的看着韩非,道:“你找她干嘛?”

  韩非道:“我记得弄玉姑娘身上也曾经带着一枚火雨玛瑙!”

  什么?

  难道此事与弄玉有关系?

  韩非说道:“而且,相似的火雨玛瑙,我今天在胡夫人身上见过,并询问了此事,她告诉我,这火雨玛瑙是她一个重要的人送给她的,世间只存在两枚。”

  “而这个人,应该就是当年的李开了,而火雨玛瑙便是他送给胡夫人的定情信物,但这样的东西,为何剩下一枚在弄玉姑娘身上。”

  紫女不悦道:“你怀疑是弄玉是李开的女儿,而左司马刘意和兀鹫都是弄玉杀的?这不可能,弄玉没有那个本事。”

  卫庄冷道:“她是没有那个本事,但是,元成可就未必了。他身上的秘密,到现在,我们依旧没有探知清楚。”

  紫女想了想,犹豫了片刻,开口道:“几天前,弄玉曾经向我打听过左司马刘意的事情,我当时并未留意,现在看来,的确是有些问题。”

  卫庄:“最近几天,元成似乎也很少来紫兰轩了。”

  其他三人若有所思。

  紫女道:“紫女现在不在紫兰轩,元成在外面购置了一处房产,弄玉陪他出去了,以后他们或许便不会回来了。”

  “有意思!那我们便去拜会拜会老朋友吧!”

  说完,卫庄转身带头离开,其实三人也从容跟上。

  元府!

  没有花费多久,韩非便找到了元成新的住处。

  “小心!里面不对劲!”

  卫庄抬起握剑的手,进入警备状态,双眼冷观四方。

  韩非遥看四周,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对,便问专业人士卫庄,道:“怎么了,又什么不对嘛?”

  紫女手中的链蛇软剑也开始微微蠕动,宛似正蓄势待普的蟒蛇,紫女回道:“四周有杀气,很强烈的杀气。”

  卫庄道:“是高手!而且还不少,不过,对方似乎是在防护这座府邸,而不是要出击杀人。”

  片刻后,卫庄和紫女收回了防备,因为对方收敛了杀机,危机消除了。

  府邸大门被打开,一个陌生中年男子走出,对着四人行礼道:“四位可是韩非公子、卫庄先生、紫女姑娘和张良先生,我家主人有事外出,不过主人走前有过吩咐,如果四位贵客来访,可让入内等候,四位贵客请进!”

  韩非问道:“元兄出去了?不知是去哪里?”

  陌生的管家说道:“不清楚,我家主人离开前,并未说明。”

  韩非带头向府邸内走去,边走边问道:“弄玉姑娘可在?”

  管家回道:“在!”

  韩非道:“那便劳烦了。”

  四人跟着管家向偏院走去,在此过程中,卫庄都没有放松丝毫的警惕心。

  没有过久,他们便见到了弄玉以及她身侧陌生男子。

  此刻,弄玉正端着碗,在喂陌生虚弱的男子吃药。

  韩非露出自信的笑容,等弄玉忙完后,走过去开门见山的问道:“可是原右司马李开李大人?”

  原右司马李开起身行礼道:“正是李开,拜见韩非韩公子。”

  几人入座后,韩非道:“当年的事情,不知李大人是否能详情告知。”

  另一边;

  一座阴暗的地牢内,惨叫声此起彼伏,渐渐的归于平静。

  铁链声响起,厚重的牢门缓缓升起,缓缓的走入两个身影。

  一个优雅的俊俏少年和一个潇洒不羁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一身蓝衣,着装干净利落,修长挺拔的身姿,蓝色抹额配红带随意绑着的乌发,留有几缕发丝飘散,和那红色飘带一起飞舞,颇为轻盈,加上腰间黑色腰带装饰,更显潇洒不羁。

  他叫玄翦!黑白玄翦,“罗网”中的顶尖杀手,天下绝无仅有的玄翦。

  他刚刚受命来到韩国新郑,原以为是准备开启新一轮的疯狂杀戮。

  但有人却不喜欢无畏的杀戮,也不喜欢毫无意义的杀戮血腥。

  他没有出手反驳,因为对方竟然是当今“王上”,手中握有罗网首领身份的令牌!

  那是他难以反抗的存在。

  玄翦搞不清楚,眼前之人为何与王上如此相似。也搞不清楚,他今天为何带着自己来到这里,似乎是准备救人。

  他是准备救人,而他玄翦则是来杀人的。

  他也只会杀人了!

  元成知道身边的玄翦很强,但是也很危险。

  不过,元成相信玄翦是一个聪明人,知道在怎么凶狠的利剑,一旦会噬主,则会被折断。

  人物:玄翦

  身份: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大盗,罗网天字一等杀手,八玲珑本体(唤醒)

  境界:真武境二重天

  友好度:13

  忠诚度:64

  功法:未知;绝招---正刃索命·逆刃镇魂

  真武境二重天,不愧是大名鼎鼎的剑豪,其实力是元成到现在见过中是最强的。

  元成边走边说道:“如果你能献上自己的绝对忠诚,我可以考虑取消与魏庸合作,让你手刃仇人。”

  玄翦道:“魏庸?好久远的名字啊!”

  一个虽然久远,但是却难以忘怀的名字,这个名字是他悲剧的开始。

  魏家庄的族长、魏国大司空的魏庸,看似位高权重,忠心耿耿,实则阴险狡诈,是一个应该千刀万剐的无耻小人。

  可是,他却曾经有一个善良美丽的女儿,自己这一生都时刻铭记于心的妻子---魏纤纤。

  元成道:“哦?不感兴趣?还是不信我?”

  玄翦冷冷的说道:“三年前,在魏家庄,我本可以杀了他的,但是,你们阻止了我,就只是因为魏庸选择投靠了罗网。”

  “所以,这些年来,魏庸一直活得很好,你现在能舍弃魏国这枚极其重要的棋子?”

  元成笑道:“棋子!既然是棋子,终有一天就会失去其作用,也许是三年,也许是5年,当帝国不在需要他的时候,当帝国的大军可以消灭魏国时,他魏庸,又有什么价值呢?三五年的时间,我相信你等得起。”

  报仇是需要有耐心的!等待便是报仇必不可少或缺的因素。

  玄翦道:“这些年来,魏庸似乎替帝国做了不少肮脏的事情,可谓是劳苦功高啊!对于帝国来说,他也算是功臣,等魏国被消灭后,他这样的人?这样的功臣?你们都选择清除?”

  元成道:“只是合作而已,互相各取所需罢了,因为罗网的帮助,他才能稳稳当当的做魏国位高权重的大司空,他的命本就是我们恩赐的,将来在收回来,本就是公平的事情。”

  玄翦问道:“忠诚?呵呵,忠诚本就是最大的谎言,当有足够诱惑的利益时,它便是最凶狠的噬主利器。你这样的大人物,竟然也相信这个!”

  元成道:“相信,我为什么不信,冰冷锋利的凶器看似冷漠无情,但只是隐藏起来而已,越王八剑同样如此。”

  “每一个加入罗网的高手,都有自己的原因,但不论如何,既然选择了罗网,便是我手中的剑,但剑握久了,其实也是有感情的。”

  “罗网中的每个人,都是一把双刃剑,都有可能伤到执剑人的手,但是,在厉害的凶器,如果不能认主的话,那留之何用?”

  “你曾经公然违抗过命令,应当知晓罗网的手段。但其实,我并不喜欢这种手段,我其实更喜欢互利。”

  “宝剑虽利,但也是需要主人爱护保养的,两者之间互相信任,彼此间默契配合,可能发挥出令人想象不到的威力。”

  玄翦问道:“很有意思的言论,公子似乎也很懂剑。不过,忠诚?呵呵,是忠诚于你,还是罗网?或是王上?”

  元成道:“当然是王上!王上才是帝国的主宰,罗网也不例外,但我的命令便是王上的意志,也是罗网的意志。”

  “绝对的忠诚?你想要我做什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