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世界被入侵 > 9 营救焰灵姬

我的书架

9 营救焰灵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想要我做什么?

  杀人而已,不管目标是谁,他都可以不问缘由的将之击杀!

  这是他玄剪存在的价值!目前仅有的价值。

  元成道:“不急,会有机会让你证明自己的忠诚,如果你能让我满意,你与魏纤纤的儿子,我也可以帮你找到!”

  玄剪停下了脚步,低沉道:“魏庸将他隐藏起来了,藏得很隐秘,我花费了三年时间,依旧一无所获,或许他已经死了?”

  他与魏纤纤的儿子,其实也是他还选择留在罗网的理由之一,他们的儿子便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牵挂。

  他借助罗网的力量,进行打探,可惜……

  魏庸很狡猾,也很聪明,他知道自己的弱点,所以,魏庸把他藏起来了,当成自己的护身符。

  元轻笑一声,道:“死了?你会相信?魏庸这个老狐狸,他还没有活够之前,你儿子不可能会死。”

  “你就好好表现吧!用自己的行动来印证忠诚,你儿子的事情,我会重点派人进行调查的,如果罗网的力量还不够的话,那整个帝国的力量,足够了吧!”

  玄剪弯身感激道:“谢公子!”

  元成嘴角含笑,拍了拍玄剪的肩膀,这么强力的人物,如果能获得其人物卡,那就完美了。

  到目的地!

  再次打开一扇厚重的铁门,露出一个巨大的水晶水池。

  两人静静的看着水池,慢慢的,一个美妙玲珑的身影缓缓在水中游了过来。

  她看不见外面的来人,但是外面的人却能看得见她。

  别致的黑色长发,精美的面孔,妖娆的身材,蓝色的眼眸,给人一种深沉迷幻的感觉,让人难以捉摸。

  焰灵姬!我来救你了。

  玄剪没有多问,有些事情,本就不应该是他这样的人应该过问的,他拿出自己的武器---玄剪。

  一黑一白,玄翦双刃;正刃索命,逆刃镇魂。

  杀意一闪而过,强大地剑气向水晶囚笼斩去,将眼前坚不可摧的水晶墙壁给击穿,在墙壁上留下一个巨大的十字剑痕。

  裂纹慢慢的越来越多,在水压的冲击下,墙壁轰然崩裂。

  水流退散,冷若冰霜却异样迷人的焰灵姬呆呆这看着陌生的两人,心中也是纳闷万分,不知来人来此为何?

  难道是来营救自己的?但是,自己根本就不认识他们啊!而且,看其装束,也不是百越的装扮,那么,他们为什么放自己出来呢?

  元成打开携带的一个包裹,取出里面的衣物,扔给焰灵姬道:“穿上吧!我知道你心中有许多疑惑,我们路上慢慢说。”

  准备的蛮充分的嘛?看样子是有备而来,的确是来救自己的。

  焰灵姬乖乖听话,没有做丝毫的抗拒。

  因为对方那个拿着双剑的男子,真的太恐怖了,其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这是一个自己难以匹敌的凶狠之徒!

  焰灵姬穿好衣物后,睁着迷人的大眼睛,装作毫无心机的小女生,好奇的问道:“二位大人,认识我?”

  元成笑道:“当然认识了,大名鼎鼎的百越焰灵姬,在下可是神交已久。”

  你那隐藏在冷若冰霜的撩人柔弱外表下,有着一颗热情直接、爱憎分明的火热之心。

  就是不知道,我何时才能品尝呢。

  焰灵姬不明所以,问道:“那二位是何人?为何来此救我脱困?”

  元成道:“在下归元帝国元成,今日来此,便是专程为姑娘而来。至于为何?呵呵,美人如此多娆,本该在自由的天空绽放出最夺目的光彩,而如今,被囚禁在暗无天日的地牢内,岂不可惜可悲。”

  呵呵,原来又是一个馋自己身子的好色之徒。

  焰灵姬心中鄙视不已,但脸色却没丝毫流露出异样,依旧是那般单纯无害的样子。

  三人边走边说。

  元成道:“另外,赤眉龙蛇也快要被人放出来了,你既然是百越人,而且曾经是其麾下杀手,那么,想必你们之间应该是有特殊的联系方式吧!”

  “我想天泽会很乐意见到我,我或许才是你们百越的希望。”

  天泽想要复仇,自己愿意与之合作,想必天泽没有理由拒绝吧!

  而焰灵姬的信息也在真实之眼下显露无疑。

  人物:焰灵姬

  身份:百越人,赤眉龙蛇天泽的手下

  境界:周天境七重天

  友好度:4

  忠诚度:无

  功法:操控火焰、火魅术

  元府!

  元成带着玄剪和焰灵姬返回,看到韩非四人在此,笑着说道:“四位不是在调查左司马刘意之死的案子嘛?怎么突然有时间来我这里。”

  韩非笑道:“元兄是明知故问啊!”

  元成原本就没有想过此案会让韩非头疼,因为留下线索实在是太多了,只不过,他没有想到韩非竟然如此快速就将目标锁定了自己。

  看样子,自己的确只是普通人,其智力与天下闻名的俊杰之间,依旧存在巨大的差距。

  如果不是自己具备其他人不具备的优势,那么,想要收服这些名士猛人,那真是谈何容易。

  不过,此案也的确他任意而为,也不得值得一提,毕竟他是故意将自己暴露的,否则,凭借自己神变的神通,这个天下,谁能看破。

  元成指了指李开,说道:“这位便是原右司马李开,我从毒蝎门救出来,想必你们也详谈过了,当年之事,竟然已经查清,对于左司马刘意之死案,韩兄准备如何结案呢?”

  韩非轻声问道:“依元兄之意,此案应该如何了结呢?”

  元成道:“呵呵!韩兄没得选择,只能按照我的安排进行。左司马刘意是我杀的,兀鹫也是我杀的,但是,人虽是我杀的,可韩兄你不可能找到证据证明是我所为。”

  “除非,韩兄的法,只是凭借一番推理猜测来执行的,当然,我知道,韩兄是不可能这样做的,但你的确是没有证据。”

  韩非无奈道:“我的确没有证据,如果不是元兄故意露出破绽,我按照目前的线索继续调查下去,必将落入姬无夜的圈套,而且还会触怒父王。”

  “最后,在父王的压力下,也不得不快速结案,而且,到那个时候,事不由我,或许还可能会连累已经暴露的李开。”

  元成:“但你还是不愿意借此结案,你……究竟在坚持什么?”

  韩非:“我是韩国的司寇,是韩国的法!左司马刘意当年陷害李开,死有余辜,兀鹫更是如此,但能定他们有罪的是我,而不是元兄你。”

  “任何人都不能用自诩正义的手段去审判别人!法便是法,代表秩序、公正和正义,如果有任何力量凌驾于法之上,那么,法便会失去其意义。”

  元成反问道:“包括王权也不行?”

  韩非眼睛坚定的看着天空,回答道:“不行!”

  元成盯着韩非那坚定的面孔,突然笑道:“有意思!韩兄,我真的越来越欣赏你了,不过,你现在还代表不了韩国的法,你父王才是韩国的法!”

  “如果你真的想实现自己抱负,你便只能登上至高王位,否则,便只是空谈而已。”

  韩非走了;

  但是,元成知道,这件案子,应该还没有结束,韩非目前还不甘心。

  有些事情,有些人,不经历一些挫折,是不会成长的!

  回去的路上,

  四人都一些心事,韩非见卫庄一直皱着眉头。

  这似乎是他第一次见到,感到蛮意外的,便笑着问道:“卫庄兄?认识元成身后那个冷漠的高手?”

  卫庄冷笑一声道:“高手?呵呵,何止是高手,不过,我没有想到他竟然还活着。”

  韩非:“哦?看样子,你们之间存在一些有趣故事?”

  卫庄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元府内的管家及下人,他们身上都有一些共同点。”

  紫女率先开口道:“这些人的实力都很强,不在我之下,而且身上都有很浓的杀气,似乎不是一般的杀手。”

  张良接着说道:“他们身上或服饰上均有至少一处蜘蛛纹身图案,组织以蜘蛛为标志,天底下只有归元帝国的罗网组织”

  “听闻,罗网在七国之内,编织着一张无形的巨网,大量吸收亡命死囚,流浪剑客,加以残酷血腥的训练。”

  “将他们培养成致命的一根根毒刺,如同一只只潜伏在归元帝国阴影中的蜘蛛,时刻守候着落入网中的猎物。”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组织!比之姬无夜的夜幕,有过之无不及,不,应该是恐怖百倍。”

  “现在,他们聚集在新郑,不知所求,我们不得不防。”

  卫庄道:“天、杀、地、绝、魑、魅、魍、魉!元成身后的男人名叫‘玄翦’,越王八剑中玄翦,是罗网中最顶级的天级杀手。”

  “三年前,我还在鬼谷学艺之时,曾经与师哥一同出去完成师傅的考验,在魏国魏家庄,我们遇到了他。”

  “当时,他欲屠尽魏家庄,想杀死所有人,是一个只为复仇而来的幽灵。我和师哥两人与之交手,结果竟然陷入下风,激战良久,最后被我们用纵横合击之术击杀。”

  “没有想到,他竟然没死,而如今,他似乎变得更强了,他这样的人,竟然也能达到如此境界。不过,他的似乎记忆出现了问题,今天竟然未认出我来。”

  韩非开玩笑道:“卫庄兄三年前能与人联手击败他,现如今,他实力更胜从前,但卫庄兄想必也是不可同日而语,应该也能轻松将之击败吧!”

  卫庄停下脚步,神情依旧冷酷,握剑的手紧紧的抓住鲨齿。

  他是流沙最强的剑,他不能承认自己比其他人弱。

  强大的自尊心也不允许他承认。

  玄翦虽强,但自己不会认输的。

  紫女总结道:“所以,元成是罗网的人!那么,他将是我们的敌人?”

  卫庄轻哼一声,道:“敌人?这就要看他想做什么了,就目前而言,我倒是希望他不是我们敌人,他没有那么简单,就连玄翦这样的人,都以其为主,他的身份之高,不言而喻了。”

  “最关键的是,我到现在都没有看透他,他原本与韩非一样,都是毫无力量的文人。”

  “但现在,他不仅仅拥有了高超的易容之术,而且,举止投足之间,气势不凡,其体内明显蕴含着不弱的力量。”

  紫女道:“但一个普通人,是不可能短短几天内,就突然变成了高手,这的确是令人不思其解的地方。”

  卫庄瞄了韩非一眼,道:“他似乎格外中意你,你确定还要继续查案?就算你真的找到证据证明元成是凶手,你真的要把他绳之以法。”

  韩非停了下脚步,没有说话。

  卫庄说道:“你现在还有时间考虑,只要你认定就是兀鹫杀了左司马刘意,就算姬无夜等人不信也无任何办法,因为,兀鹫就是断发三狼,他为了宝藏而杀人合情合理。”

  “而且,你还可以借此嫁祸给夜幕,因为,兀鹫本就是百鸟之人。这些,元成早就想好了,他的安排,的确是目前最佳的选择。”

  韩非严肃的问道:“你不认同我的坚持?”

  卫庄冷笑道:“你的法,太高大上了,虚无缥缈,在如今的乱世之中,王权至上的国度,你的法,注定是镜中水月。”

  “我当初之所以答应你加入流沙,可不是因为你的法,而是因为你的野心。你的法可以让韩国变强,但是,绝对不可能主宰一切。”

  “诸子百家,各家的言论主张其实都有缺陷不足,否则,七国之中,不可能没有君主会择而不用之。”

  “法家也不例外!商鞅就是如此,成于法,却也亡于法。”

  韩非再次沉默了。

  韩非道:“我曾经问我的老师荀子。我问他,天地间,真的有一种超越凡人的力量,在冥冥中掌握着命运么。”

  卫庄道:“那荀子先生回答了吗?”

  韩非道:“他告诉我,有!但是需要我自己去寻找。我也曾经问过元成这个问题,他也告诉我有,就在归元帝国的皇宫内,只要我能加入归元帝国,跟随其脚步,终有一天,我不仅仅能见识到,也可以拥有。”

  韩非摇了摇头,感觉当初元成是在睁眼说瞎话。

  韩非继续说道:“天地间的确有股强大的力量,高山化为山谷,沧海变为桑田。夏冬的枯荣,国家的兴衰,人的生死真的是神秘莫测?十年可见春去秋来,百年可证生老病死,千年可叹王朝更替,万年可见斗转星移。”

  卫庄道:“这就是你找到的答案?”

  韩非道:“这种力量就在身边,充盈了整个天地。当静下来聆听时,她就像一首歌。”

  “生老病死,道法自然,天地之法,执行不怠,执行于王而不受制于王。这就是我的法!我的答案!”

  如果世间没有规则,那么就由我来创造!

  紫女插言道:“你们注意到没有,元成这次带回来的那个妖艳女子,似乎是百越之人。”

  百越!

  韩王的禁忌,现在接连出现,事情似乎越来越有趣了。

  韩非说道:“焰灵姬的身份,必须要调查一下,子房,麻烦你去查阅一下与百越相关的档案记录,特别是与当年之事有所关联的。”

  就在此时,

  咯哒咯哒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四人站在路边,看着韩国军队路过。

  一名肤色苍白的男子骑着宝马走在最前方。

  他白色的头发,渗出血红色的唇,白色腰封,红黑色相间的服饰外套,简约妖艳的头冠,都将他的邪魅狂狷一展无遗。

  血衣侯白亦非,回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