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太子被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七天后!

  新郑难得的风平浪静了几天,天泽在元成的约束下,木有盲目的出手。

  唯一的变化,便是流沙还是选择与韩宇合作。

  准备先行铲除夜幕之患。

  韩非等人并未因元成的一番大论,便放弃了韩国,他们依旧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红色的婚车远远离去,盖聂与韩非骑马并行,望着渐行渐远的新郑,思绪万千。

  元成站在新郑的城墙上,看着远去的车队,心中也是感慨万分。

  一叶可以知秋,一叶亦可障目!

  天地之法,执行不怠!韩非的法需要一个强权的王,却要不受制于王。可惜,如果没有自己的参与,韩非会死,而且死的太早了,他用律法铸造的剑,仅只是一把残剑。

  法之天下,儒之教化,这是嬴政的治国方针,也是元成自己的,他的天下需要铸造一把天子之剑来完成他的千古一国之梦。

  但,不限于这区区一国之梦。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历史上的嬴政想用掌握的法和儒,但是两者最后却并不兼容,单一的法或者单一的儒去治国都会变得不可调和。

  那或许是,当时法的力量不足以和儒对抗,诸子百家的其它学说,当时都不足以和儒抗衡了,失去法制约的儒很可怕。

  而唯一能够平衡儒法的韩非,这个法的创始人却早已经身死,而秦国的法也已经变味,最后结果,便是人们所知的焚书坑儒。

  元成知道历史,他现在是一国之主,所以,他也想筑造自己的帝国。

  元成也不知道未来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他也只能未雨绸缪,先行做好自己认为是对的事情。

  反正,使自己的国家变得更强,变得更加安稳富强,总不会有错。

  三天后!

  已经安耐不住的天泽,终于出手了。

  和原剧情一样,目标,依旧是太子府。

  结果,百越的废太子,绑架了韩国当今的现太子。

  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韩王安大为震怒,命令韩宇、姬无夜、张开地尽早想出对策。姬无夜心怀叵测,韩宇亦同样有自己的心机。

  但是,韩非已经走了,所以,最后救出太子的重任落在了姬无夜头上。

  而且还是姬无夜主动揽下的任务。

  天泽已经失控,并未按照他们设想的那般进行行动。

  而太子,是夜幕早就准备好的王位继承人,他不允许有失。

  如果把营救太子的任务交给韩宇,姬无夜很担心,韩宇会趁机搞死太子,那么,他便是韩国未来最佳的继承人了。

  最后,营救太子的任务交给了大将军姬无夜,而韩宇协助。

  返回将军府后,姬无夜心中怒意难平。

  姬无夜端着酒杯,冷冷的对白亦非道:“既然棋子不甘心当棋子,那就‘吃’了吧!留着终究是祸害。”

  天泽的乱来,已经严重打乱了他们的部署,如果韩非还在的话,此刻太子被绑,或许也是一步妙棋。

  但现在,却变成了自己的死棋。

  白亦非站在窗边,暗淡的烛光下,血红的衣物依旧是那么的艳丽。

  白亦非道:“他身上的毒蛊还在,他不敢杀太子的,除非他愿意随之陪葬。但是,一个心中充满仇恨的人,是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性命的。”

  姬无夜道:“那侯爷的意思是?”

  白亦非道:“死棋也可以变成妙棋,如果我们能安全无虞的救出太子,而韩王却被胆大妄为的天泽所刺杀,或许,对于我们来说,才是最佳的选择。”

  韩王安虽然昏庸,但是也知道权利的平衡之道,所以,扶持张开地等人对夜幕进行掣肘。

  但如果韩国的新王换旧王,新王是无能的太子,是任由他们摆布的太子,到那个时候,夜幕或许才能真正的做到一手遮天,做到真正的大权独揽,成为韩国真正的暗夜君主。

  姬无夜想了想,心中也认可了白亦非的想法,但前提是救出太子。

  姬无夜道:“那这次,就麻烦侯爷亲自出马了。皇宫在潮女妖的掌控之下,封闭王上轻而易举,只等侯爷的好消息了。”

  太子府外!

  姬无夜派遣大军将之团团围住。

  夜幕下,血衣侯白亦非轻轻一抬手,强大的寒流气劲吹过,紧闭的大门边轰然炸开,他从容而入。

  四周的僵尸闻风而动,围靠而来,却立即被白亦非身上散发出的强大寒气给冻结冰封。成为一座座诡异的冰雕。

  寒气吹动,那一座座冰雕又立即倒塌碎裂,四溅而开。

  妖艳的焰灵姬缓缓走出,双手窜出两道赤红的火焰,随即身上燃起强大的火柱,炽热的高温席卷四周。

  白亦非巍然不动,身上也随着爆发出更加强劲的寒流,白色的寒气横扫四周,形成气柱,与焰灵姬水火相对。

  白亦非道:“像你这样的美人,不该玩火!”

  寒气爆发,将焰灵姬的火柱浇灭,一条条寒气形成的冰花慢慢盛开。

  “这个,比较适合你!”

  焰灵姬周身火气一闪,将四周的寒气驱散,道:“你太冷,不对我的胃口。”

  白亦非道:“你不靠近些,怎会知道冰冷的表面下的柔情似水。”

  焰灵姬道:“小心啊!上次说出这几个字的男人,早已灰飞烟灭。”

  这时,大门轰然关闭,天泽的声音从焰灵姬身后传来:“你来晚了。”

  白亦非道:“你的动作,比我想象中的要慢!”

  天泽冷笑道:“慢有慢的好处,今夜你亲自来访,看来,你不喜欢我给予你们回报的大礼。”

  白亦非道:“的确是意外的惊喜,我喜欢惊喜,但失去控制的惊喜会是一场灾难。”

  天泽道:“那我可以保证,灾难才刚刚开始。”

  白亦非道:“你最好小心,我很清楚你的弱点,我们既然可以把你放出来,也随时可以毁了你。”

  天泽嘴角露出一次冷笑,道:“有趣的是,我本身也是你们的弱点,如果韩王安知道我与你们的关系,他想必会很不高兴。”

  白亦非道:“没有人会相信一个作乱的百越暴徒的话语。”

  天泽道:“但我知道,你们需要我,你们需要我给韩国制造更多的恐惧。可惜,你们低估了我,低估了一个等到许久的人。”

  白亦非道:“如果你足够聪明的话,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但不是通过这种方式。”

  天泽道:“我的方式,你们不喜欢,但我不在乎。”

  白亦非取出一个小黑瓶,道:“但这件东西,你会在乎的,你身上的蛊毒,除了我们,谁也解除不了。”

  白亦非将瓶子扔给天泽道:“这是一道无法挣脱的枷锁,维持着我们之间脆弱的友谊。”

  “仇恨是一件最好的武器,我建议你,用好它。但复仇的对象,要选择正确。”

  天泽握着手中的黑瓶,冷笑道:“是吗?那你认为我应该先找谁报仇呢?姬无夜?还是韩王安?”

  白亦非道:“你是聪明人,知道我的意思。”

  说完,白亦非便转身离去。

  天泽看向焰灵姬,问道:“你来此做什么?不陪在他身边了?”

  焰灵姬把玩着手指上的火焰,笑道:“你吃醋了,我原本也只是你的属下,并不属于你,现在,大家都是一样,你最好快点转变过来。”

  天泽冷笑道:“看样子,他将你改变的很好,你似乎很认同他。”

  焰灵姬道:“那是当然了,那样神秘的男人,总是充满了各种魔力,让人想去靠近,想去了解。”

  “他是一个不错的首领,对于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

  天泽道:“所以,你相信他,相信他能给百越带来不一样的命运。我们百越人,什么时候将命运依附于他人手中。”

  焰灵姬并不想与天泽争议这些,有些事情,是需要时间的,想改变一个人的想法,很难。

  但时间会证明一切,也可以改变一切。

  当然,也有可能什么都改变不了。

  焰灵姬道:“他让我告诉你,明天如果他们强攻太子府的话,你们要保全自己为先,不要死了,人死了,想做什么,都是一场空。”

  天泽感到有些意外,道:“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在乎我们的生死,呵呵,的确是有意思的人。我原本以为,他叫你过来,是为了韩国太子。”

  焰灵姬道:“韩国太子吗?他没有交代,你自己决定吧,话已经带到,我先走了,不过,你们可别真死了,否则,我会孤单的。”

  百越,自己认识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第二天,早上!

  姬无夜带着墨鸦、白凤前来解救太子,韩宇带着义子韩千乘和卫庄来协助救援。而血衣侯白亦非却是不见踪影。

  几人站在太子府的正门前,打量四周,开始商议对策。

  墨鸦介绍道:“卑职从高处观察了整个太子府前后,府内的侍卫已经全部被贼人控住,宛如僵尸。”

  “赤眉天泽的三个手下,分别控制住了东西南三个入口。分别是百毒王、无双鬼和驱尸魔,天泽本人则不见踪迹。”

  韩宇道:“四个大门,却只守了三个入口,看来这个赤眉君天泽,不仅仅精通巫术,而且还深谙兵法。”

  卫庄冷着眼,道:“守正出奇,示弱引虚。”

  姬无夜看向四周的围墙,问道:“这些围墙呢?是否可通行。”

  墨鸦道:“对方已经布防,上面布满了各种毒素,不可逾越。”

  韩宇看向姬无夜,询问道:“将军精通兵法,也是营救太子的主事之人,不知,将军准备从哪个门攻入呢。”

  姬无夜冷哼一声,道:“小把戏而已,四公子无须多虑。本将军自有安排。”

  “天泽竟敢绑架我韩国太子,韩王震怒,决不能让其逃脱。所以,本将军决定从四个门一同攻入,不论天泽耍什么心机,他们也才四个人,绝对无法防住所有的进攻方向。”

  韩宇笑道:“姬将军言之有理。我义子韩千乘箭术超绝,可协助主攻一路。而卫庄是九弟韩非的好友,鬼谷传人,其剑法了得,亦可进攻一方。”

  “在加上将军手下的两名得力干将,刚好一人一路,从四个方向进攻,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姬无夜当然信不过韩宇,他拒绝道:“虽说是四路进攻,但是也有虚实侧重,无双鬼是天泽手下中最强的,那便由卫庄和墨鸦主攻负责;

  百毒王的毒虽然厉害,但白凤的速度极快,应该不会轻易中招,而驱尸魔只是手下僵尸众多,却是活靶子,便交由韩千乘清除了。”

  “至于本将军,则坐镇正门,我看他们如何逃出生天。”

  韩宇对义子韩千乘点了点头,也没有提出异议。

  卫庄四人开始行动!

  四人中,卫庄最强,他的实力已经到达化神境六重天;其次是百鸟首领墨鸦,他也达到了化神境二重天,而白凤稍弱一点,是化神境一重天。

  至于韩千乘,也不容小觑,也是化神境一重天。

  但天泽四人,除了天泽本人实力超绝之外,其他三人则各有所长,但实力却不及。

  无双鬼,身材异常高大魁梧,而且凶狠残暴,外貌也是恐怖非常,但是却天生怪力,而且利用巫术修炼横练功夫,将全身肉身练作盾甲,刀枪不入,寻常的剑气也难以伤其分毫。

  他全身带着巨大的铁链,拿起身旁的巨型石柱便与卫庄交战。而墨鸦却在一旁冷眼旁观,并未插手。

  无双鬼力大无穷的力量,卫庄也不敢与之正面交锋,但他的速度确是无双鬼难以比肩的。

  卫庄的鲨齿很锋利,但无双鬼一身横练硬功,正面迎击鲨齿而毫发无损,卫庄一时间也难以攻破。

  但很快,卫庄便寻思到了破解之法。

  卫庄的攻势不断,剑法狂如风、猛如浪、气势震天、杀气腾腾、又快如闪电,不给对手一丝喘气的机会。

  水滴石穿!

  在强悍的防御也是难以抵挡一次次的攻击,更何况是相同位置的攻击。

  所以,无双鬼败了!右脚被重复的攻击击碎了骨头,最后都难以支撑站起!

  墨鸦趁机身形飘动,先行进入大门,前去找寻太子。

  另一边;

  韩千乘不愧是韩宇府内的神射手,其武艺超群,箭法的确了得,射出的箭矢是根根致命,将四周的僵尸一一击毙。

  但他一路上却未见到驱尸魔。

  韩千乘未在多想,他来此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按照四公子的命令,暗中射杀掉太子。

  只要太子一死,现在的韩国,最大的得力者便是四公子韩宇。

  白凤也是一路畅通无阻,他也并未遇到百毒王,只不过,太子府内到处都设置了致命毒物陷阱,如果不小心,可是会要命的。

  卫庄看着墨鸦飞快进入疑似藏有太子的大殿,也紧随其后,并随手关上了大门。

  墨鸦看着空旷的大殿,转身对卫庄道:“你不想我走?”

  卫庄握着鲨齿道:“今天,你走不了。”

  墨鸦道:“看样子,你今天的任务是我?而不是太子。”

  卫庄道:“对!我的任务便是杀了你!”

  墨鸦道:“杀我?夜幕也有成为他人猎物的一天?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实力了。”

  卫庄道:“试一试就知道!”

  话音刚落,两人便厮杀起来。

  漆黑的乌鸦,凌厉的剑气,在这封闭的大殿内四溅飞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