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世界被入侵 > 15 各自的谋划

我的书架

15 各自的谋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凤带着神色萎靡的韩国太子走出,姬无夜急声问道:“太子怎么了?”

  白凤回答道:“禀将军,太子无碍,可能是受了惊吓,现在还未缓过神来吧!”

  韩宇看了眼缓缓走出的义子韩千乘,他背上的箭匣已经空空如也,也没有多说多问。

  不管如何,太子是活着救出来了。

  随后,墨鸦也出来了,只不过,他的情况似乎不太好,身上有好几处剑伤,他与卫庄的比试中,还是吃了大亏。

  人没有死,便是不错了!

  白凤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墨鸦摇了摇头,姬无夜阴森的问道:“何人所为?”

  墨鸦行礼后,禀告道:“属下与卫庄在搜寻太子时,一是技痒,彼此切磋较量了一番!结果是属下技不如人,输了!”

  墨鸦并未实话实说,因为毫无意义,卫庄是韩宇的人,如果没有真凭实据,他是无法让卫庄吃亏的。

  就算是夜幕,也只能在暗中进行杀戮,朝堂交锋,也是时而处于被动的。

  姬无夜顿时明了,冷笑道:“看来,这个鬼谷传人的确了得,有机会,本将军倒是要见识见识了。”

  卫庄依旧面无表情的从太子府走出,没有理睬阴森恐怖的姬无夜,站在韩宇身旁,无视其存在。

  韩宇笑着岔开话题道:“姬将军,既然太子已救出,那此事便圆满成功了,这可是大功一件,父王绝对会另有重赏。”

  “不过?”

  姬无夜问道:“不过什么?”

  韩宇道:“韩宇很好奇,营救太子的任务未免太简单,而天泽本人及其另外的两名手下,似乎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

  姬无夜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因为,天泽很有可能出现在皇宫了。

  不过,天泽本就仇视夜幕,而太子本就是重要的筹码,天泽是不可能如此轻易的舍弃,就算他另有谋划,也不可能扔下太子不管。

  除非!他还有后手。

  想到这里,姬无夜转身又仔细的查看了一下太子的身体状况,越发觉得太子的精神不正常,两眼无神,到现在还是昏沉沉的。

  莫非,天泽给太子下了蛊毒!

  以百毒王的下毒手段,这是轻而易举的。

  所以,天泽并非是舍弃了太子,而是他依旧掌控着局势,就算他们救回了太子,如果不能解除太子身上的蛊毒,那么,依旧要与他交易。

  以太子的毒蛊解药,交易他身上的毒蛊解药!

  这就是天泽的如意算盘吗?

  想到这里,姬无夜立即道:“快,快将太子带回皇宫,请太医立即进宫查看太子的病情。”

  说完,姬无夜也没有理睬韩宇,带着韩国太子,携带大军快速离开。

  韩宇见此,露出一丝笑意。

  事情,似乎对自己有利了。

  韩千乘道:“公子,看样子,太子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太乐观啊!”

  韩宇笑道:“太子吉人自有天相,想来应该无恙,我们也进宫瞧瞧,顺便关心关心父王的身体状况。”

  然后转身看向卫庄,道:“卫庄先生,你是一同还是?”

  卫庄冷语道:“四公子的确应该进宫关心关心韩王,太子被绑架,韩王不管不问,却突然闭关封禁,不见任何人。想必其中的猫腻,四公子应该很清楚吧!”

  韩宇收敛笑容道:“韩宇清楚!如果太子被救,而父王却突然出现身体问题,那太子便可辅国。”

  卫庄道:“呵呵,这是其中一种结果,而且是偏好的结果,最坏的结果便是,韩王暴毙,而太子康在,便可直接登基为王。”

  韩宇道:“的确,可惜啊,今天的谋划并未成功。”

  韩千乘立即告罪道:“是我的过失,请公子责罚!”

  韩宇扶起义子韩千乘,笑道:“千乘也已经尽力了,不要自责,往后,还有许多机会。”

  卫庄道:“不过,事情出现似乎出现了转机。”

  韩宇道:“卫庄先生说的是天泽!”

  卫庄道:“太子绝对是中了蛊毒,天泽是聪明人,不可能放弃太子不管不顾,所以,未来的韩王是谁?还真不好说了。”

  “不过,我觉得四公子还是立即进宫为妙,此时,韩王是绝对不能有丝毫差池的。在下便不去凑热闹了,四公子请便!”

  卫庄走后,韩千乘轻声道:“义父,此人虽然本事非凡,但是,恃才傲物,似乎并不好收服。”

  韩宇道:“这就是俊才的通病,不过,卫庄此人的确不错,不愧是鬼谷传人,如果能真心为我所用的话,是韩宇之幸,是韩国之幸。”

  另一边;

  天泽的确是偷偷的潜入了皇宫,三人一路潜行,的确是想乘机杀了韩王安,替百越死去的子民报仇雪恨。

  天泽知道白亦非等人的谋划。

  但是,天泽不在乎,他此刻,并不介意是否会成为他人利用的工具。

  他现在只想报复,只想杀了韩王安。

  但是,皇宫内禁卫森严,护卫极多,就算被姬无夜刻意的调走许多,也不是轻易能潜入的。

  果不其然,天泽等人刚刚潜入到皇宫的中部,便被侍卫发现了,天泽无奈,也只好大开杀戒,带着驱尸魔和百毒王,一路杀入皇宫内部。

  驱尸魔的手段特殊,他修炼的是赶尸巫术。

  运用咒语,召唤出巫蛊尸虫,那些密密麻麻的巫蛊尸虫席卷四周,撕咬那些靠近的士兵,进入其体内,将其控住,使其成为了僵尸。

  他摇动招魂铃铛,发出清脆的铜铃响,四周的僵尸听到声音,便仿佛听到了指令,全部依照指令,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向曾经的同袍杀去。

  不过,僵尸虽然不惧死亡,但速度缓慢,如果四周的士兵能战胜未知的恐惧,便丝毫不惧。

  可惜,面对那些诡异不死、难死的僵尸,就算是兵器精良的皇宫禁卫军,也是难以遏制住内心的恐惧。

  这也是驱尸魔,为什么能成为百越隐巫之首的原因。

  他或许并不是最强的,但是,却是天泽不可或缺的得力助手。

  而百毒王则简单多了,他只擅长制毒和用毒,也喜欢用毒蛊发动“百毒之咒”,让敌人陷入幻觉之中,在幻觉中被恐惧包围,在恐惧慢慢被毒死。

  他随手挥舞着蛊毒,无数的毒雾随风飘散,吞噬着迎面而来的士兵生命。

  看着眼前的杀戮,天泽也露出冷血黑暗的一面。

  他开始狂笑,也开始了无边杀戮。

  背后六根蛇头骨装锁链,便是延伸出来是六道“触手,是六条毒蛇,快速的吞噬四周一切敌人。

  天泽三人一路杀入皇宫内部,距离韩王安的寝宫越来越近。

  潮女妖-明珠夫人站在寝宫前,她穿着紫色抹胸裙,上衣上绣着许多图案,颈上用白金项链带着一颗珍珠,耳上带有耳坠,打扮的极为妩媚。

  她是韩王安最亲近的女人,甚至比一些重臣更受韩王安信任。

  她善于调制百越熏香,控制人的神志,并结合百越熏香和家族传承还有自身的能力,用幻术制造梦境从而读取人的内心想法 。

  所以,每天晚上,她都会通过幻术来催眠韩王,从而控制他的精神,进而掌控韩国朝政。

  也因此,她才是这座皇宫内院里的真正主人,所有的人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掌控下,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女人。

  这次,也是她使用厉害的蛊术,让韩王安龙体不适,陷入昏睡,然后,便掌握住其生死。

  现在,她便在等到最后的指示,韩王安杀?还是先不杀呢?

  明珠夫人弯着腰,看着自己的表哥白亦非,道:“表哥,那座冷宫你已经去过许多次,可寻到宝藏的线索。”

  断发三狼之一的兀鹫,他在找寻的宝藏,不仅仅是姬无夜感兴趣,白亦非也同样感兴趣。

  所以,白亦非便先行一步取得了兀鹫的尸体,交由明珠夫人进行搜寻记忆,结果,通过尸体上蕴含的记忆片段,潮女妖还真的获得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火雨山庄的宝藏,竟然与传说中的“苍龙七宿”有关,而苍龙七宿的秘密线索,竟然就在韩国那座神秘的冷宫内。

  白亦非道:“那座冷宫是春秋首霸郑庄公昔日的王宫,昔日热闹的所在如今却是残垣断壁,一派凄惨冷清的模样,实在令人感慨啊!”

  明珠夫人道:“所以,你怀疑昔日郑庄公称霸春秋的秘密,便是因为他解开了苍龙七宿的秘密,获得了强大的力量,只不过,那只是一个传说而已。”

  白亦非道:“但那是真实的传说,对此,天下许多人都深信不疑。我很想知道,那股力量究竟是什么。”

  明珠夫人笑道:“其实,我们可以换一个思路,既然在冷宫里一无所获,那左司马刘意曾经获得的‘火雨宝藏’究竟去了哪里?”

  “如果,我们能直接找到丢失的火雨宝藏,那里面隐藏的秘密,或许就能解开了。只不过,杀死左司马刘意取走宝藏之人,依旧是谜啊!表哥可有线索。”

  白亦非道:“有!蓑衣客传来的情报,当初韩非调查案件的时候,不知不觉中将方向放在了一个人身上。”

  明珠夫人道:“谁?”

  白亦非低沉道:“元成,新郑突然出现的神秘人物,如今已经确认是罗网的大人物,极有可能是罗网的新任首领。”

  明珠夫人道:“苍龙七宿的秘密,归元帝国想必也是势在必得,他们不会轻易放弃的,如果东西落入罗网的手中,那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白亦非背着双手,注视着下发的杀戮,眼神冰冷异常,毫无人性,那高高在上的贵族气质中,却隐藏着对平民视若草芥的冷漠。

  白亦非道:“苍龙七宿的秘密,他们解不开,火雨宝藏他们是不会交出的,不过,有些信息或许是可以共享交易的。只要他们愿意开价......”

  明珠夫人看着下方,道:“表哥,王宫内的侍卫都快被杀光了,你还不出手吗?鲜血都流了一地,血腥味很浓的,可不好闻了。”

  皑皑血衣侯-白亦非,依旧带着那顶简约妖艳的头冠,身穿红衣,他冷冷的注视着逐步靠近的天泽,道:“姬无夜的信号还未传来,看来是有了变数。”

  明珠夫人道:“哦,难道太子死了?那韩王安那个老东西,便让他再活一些时日了。”

  白亦非道:“天泽不敢!鱼死网破的时机还未到,他还舍不得死,所以,他才不得不来皇宫。”

  “不过,韩宇或许出手了!你先稳住韩王安吧,我这就去善后。”

  明珠夫人无奈道:“好可惜啊!又要陪那个老东西玩耍了。”

  白亦非边走边道:“不用可惜,计划继续,此次机会难得,有天泽当挡箭牌,韩王中毒病危未亡,也是在我们的掌控中,至于韩王什么时候突然病情加重亡故,也是随我们操作。”

  白亦非取出自己的双剑。

  这曾是他的母亲的遗物,左手剑是红色剑刃、白色剑格;右手剑是白色剑刃、红色剑格。

  白亦非握着双剑踏步前行,每走一步,脚下便留下一个寒霜脚印。

  他自身仿佛是一块万年寒冰,雪白的皮肤,不断向四周散发出雪白的寒气,慢慢的形成一条条冰蔓,按照主人的心意,向前方蔓延。

  “赤眉龙蛇”天泽,手下败将而已!当年能抓住他们第一次,这一次,也不例外。

  只不过,计划出现了变化,原本他是准备在此将之击杀的,算是给‘亡故’的韩王陪葬了。

  白亦非靠近道:“你总是那么不听话,不听话的人,总会失去很多的。”

  天泽得意的大笑道:“我说过,我喜欢给你准备惊喜,我准备的惊喜,不管你喜不喜欢,都只能默默接受。”

  白亦非也懒得废话,夺命化枯骨,凝血染白衣,杀戮本就是他最拿手的事情。

  无数的冰晶开始凝聚,一块、二块.....越来越多,寒气蔓延下,四周已经耸立着不少巨大冰晶,是那么的美丽,也是那么的危险。

  天泽身后的六根蛇头骨装锁链,轰然出击,轰轰声响起,锁链蛇头不断的击碎靠近的冰晶。

  四溅而来冰晶散开了一地,又慢慢凝聚成新的冰晶,血衣侯白亦非的身影隐藏在冰晶之中,宛如镜中人在不断的靠近。

  是那么的诡异,也是那么的窒息,强大的压迫感让天泽有些毛躁起来。

  天泽不断出击,越来越多的冰晶被撕裂,散落的冰晶不断浮现出白亦非的身影。

  也慢慢的露出白亦非的真身。

  机不可失,天泽全身运转力量,六个无坚不摧的锁链蛇头便向敌人袭杀而至。

  但白亦非的实力很强,他达到了真武境二重天,而且修炼的武功极为特殊,能操控寒气和寒冰。

  这种力量,就算与同级别的高手交锋,也是丝毫不落下风。

  白亦非腾移闪过天泽的凌厉攻势,全身的寒气又开始爆发,将迎面而来的锁链蛇头冰封,雪白的寒气并极快的顺着铁链,袭向天泽。

  天泽猛然拉回铁链,将附着在上面的寒冰震碎,并再次攻击。

  但天泽的确不如白亦非,他是被白亦非完美的压制了,不管是天泽的巫术被克制,还是实力上的压制。

  白亦非就是比他强,宛如天泽的天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