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仙之源 > 第六章 除魔 下

我的书架

第六章 除魔 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此时无源道人已经是出离了愤怒!先是有人半途截杀自己的弟子,而后又出现了一个魔族,将自己的小弟子伤成这幅模样!

本源之力已经尽毁,神魂也已经残缺。虽然暂时性命无碍,但是这意味着以后再无修行的可能了!

因为神魂还有办法回复如初,可是本源之力呢?不过还好的是,元婴还在,只是已经昏迷过去而已。

想到这些,无源道人手握长剑,飞向那魔族所在之处。

那魔族此时正被四位长老团团围住,先前在这四人刚到的时候,它就对这四人动手了。本打算突破包围,然后遁走,可惜……

刚一动上手,自身的皮肤就已经被四周充斥的剑气割裂开来。如果不是对方手下留情,此时它已经被剑气撕成碎片了。

这魔族突然冷静下来了,就连眼中的暴虐都消散了一些。

是的,虽然它是很强,但是他也怕死!

按理说一个渡劫期的魔族,就算对上寻常的渡劫期修士,一个打两三个都不成问题。

可是此时他面对的,是四名渡劫期剑修。是修行界最不讲理的!攻击力高的吓人。而且都是死脑筋!

如果这四人是化神期还好说,可是他们都是跟自己一样的修为,甚至还比自己高出一线。这就很尴尬了。

这意味着,如果他继续动手的话,可能会死的非常惨。更何况远处还有一个更可怕的道人!

此时就是后悔,非常后悔!它是知道剑修难缠的,可是没想到会那么难缠!

它一开始就应该全力击杀那个元婴期的小子,不然也不会落到现在这幅境地。

跑是跑不掉的,打也打不过,只能老老实实的待在原地。它通过对方的神情来看,感觉对方虽然愤怒,但是应该还有可以商谈的余地。

毕竟自己手里掌握着很多的秘闻,还有关于魔族的起源之地,怎么来到这个界面之类的,难道对方就不好奇吗?他扪心自问,如果是自己的话,肯定很好奇!

所以此时它虽然有些惊恐,但是也不是太害怕,它在等着远处的那名道人过来。

眼看着那道人带着一身的凛冽杀气飞了过来,它突然感觉心里有点没底了。

不等无源道人到近前,这魔族已经开口:“道友……”

无源道人二话不说,当头就是一剑,打断了这魔族的话。

四名长老并没有动手,只是在旁边静静地看着,防止这魔族耍什么花样。他们知道掌门心有怒气。

他们自己也是愤怒异常!沂南那小子是他们四人看着长大的,从小就聪明伶俐,惹人喜爱。

而且对于剑道的理解、自身的修行也是悟性奇高!来的路上已经听洛羽那丫头说了,沂南剑道境界已经进入宗师之境!

这是什么概念?要知道,玄剑宗已经接近千年没有出现这等人了。就连掌门现在都没迈进那个境界,一直卡在那里。

而此时一个刚刚百岁的剑道宗师出现了!如果给他时间成长,他一定可以迈入更高的境界!

到时候玄剑宗的地位也会因此提升到另一个高度,宗门气运足以再绵延万年之久!

在这仙人不见的年代,庞沂南代表的就是最高战力,比其他同修为的人都要高出一线,谁敢不服?而且以庞沂南的资质,未必不会成仙。

结果现在就是,他们这么看好的一个弟子,就因为这魔族毁了,他们怎么能不愤怒。还有那几个化神修士,他们背后必然有其他大宗门授意。

真以为自家宗门不敢向他们动手吗?以前的试探之举,那是没有触碰到他们的底线。现如今这些人是越来越能作死了,竟然敢碰掌门唯二的亲传弟子。

他们已经决定,此事过后,如果庞沂南能够恢复如初还好。如果不能的话,那就别怪自家宗门心狠,既然做了,就要承受后果!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叫惊喜!

此时此刻的无源道人正在一剑一剑的斩向那魔头。无源道人只是将法力灌注进手中长剑,并没有再用其他的手段。

但仅仅只是这般,剑修那无匹的攻击力,也不是那名魔族能扛得住的。

只见那名魔族正在竭力的抵抗着,引以为傲的体魄,也被无坚不摧的剑气斩的鲜血淋漓,头上的双角也已经断了一根。

此时它边抵抗着边喊道:“我们可以谈谈!我愿意为你弟子做出补偿!”

无源道人闻言,手并没有停下,只是冷冷的说道:“怎么补偿?你能让我徒弟补全本源之力重新修行吗?你能补全他的神魂吗?嗯?”

“……”这名魔族沉默了一下,这玩意咋弥补,即使在魔界也没有那种方法啊。

不过它并不死心,继续说道:“虽然我没办法,但是我这里有你们人类修士想知道的信息!”

眼见无源道人无动于衷,也没有停手的意思。这名魔族的话语渐渐急切:“你不想知道我是从哪里来的吗?不想知道我是怎么来到你们这一界的吗?不想知道你们这一界的高阶仙人为何都消失了吗?”

“不想,我只想杀了你。然后灭绝你的神魂。我的徒弟已经因为你的原因,不能再修行了。所以你现在跟我说什么都没有用。除非你能解决这个问题。”无源道人面无表情。

“……这特么完全没办法沟通啊!”这名魔族直咬牙。

突然,这名魔族灵光一闪:“你先停手!停手!我知道有一种办法,可以为你弟子弥补回损耗的本源之力!”

这话果真有用,只见无源道人将信将疑的停下了手,说道:“当真?”

“当真!当真!”这名魔族此时都快哭了。想它本体在魔界也是一方大佬,今日竟然被一个渡劫期的修士如此欺辱!

无源道人看了看左面的二长老,使了个眼色。二人一起出手。两只手掌拍在这名魔族头顶,刹那间便将它一身魔力封禁。

只见这名魔族瞬间变回常人大小,二长老抬手一抓它头上仅剩下的独角,五人一魔便一起飞向洛羽二人之处。

远处的洛羽正抱着庞沂南坐在地面上,等待着师父他们到来。

眼见着自己师弟,前一刻还是生龙活虎的,此时却已经昏迷过去。

身上的白色长袍也已经变得破破烂烂,血迹斑斑。头上的束发变得散乱,清秀的脸上,沾满了血迹。

即使已经昏迷过去,手上也紧紧的握住长剑不放。 洛羽看着师弟即使在昏迷中也皱着眉头,不由得心疼的叹息一声,伸出手指轻轻的替师弟抚平。

无源道人和四位长老看见一幕,纷纷在心底叹息不已。

无源道人上前开口:“小羽,解决了,咱们先回去。”

洛羽闻言抬头看着无源道人,话语带着哭腔说道:“师父,你刚才跟那个魔族所说的都是真的吗?师弟是以后真的不能修行了吗……”

无源道人闻言,也不再隐瞒,只是叹息一声。

几位长老则急忙将那名魔族拽到面前,纷纷开口劝慰。

“没事的小羽,这王八蛋说了,有办法解决的!”

“没错,你别担心,我们先回宗门再说。实在不行还可以求助老祖出手。”

“对对对,老祖可是货真价实的仙人,一定有办法的!”

“万一老祖也没办法呢……”

………

掌门、师姐,还有其他三位长老纷纷转头,看向五长老:盯……

五长老:……

就连那名魔族都有些不能直视五长老的嘴了。这种话能是现在说的吗?没看人孩子都快哭了吗?你还在这火上浇油。

五长老被几人看的有些手足无措,随即老脸一红,一转身给了那魔族一巴掌,这一巴掌着实不轻,给这魔族打的一个趔趄。

这名魔族捂着自己被打的半边脸都愣了……心说:你特么有啥毛病吧……你自己说错话了,你打我干嘛?

五长老此时脸也不红了,看到那魔族错愕的眼神,怒气冲冲的说道:“打你怎么了?不服啊?如果不是因为你,会发生这样的事吗?你知道我们多喜欢这孩子吗?你知道这孩子悟性、天资有多好吗?啊?!”

五长老此时越说越气,猛然间抬手又打了一巴掌,说道:“你要是解决不了问题,那我就把你解决了!”

无源道人摆了摆手,说道:“好了,我们先回宗门再说吧。”一边说着,一边放出了一个楼阁般的飞行法宝。

经过五长老这么一闹,洛羽心情也平静了一些。听见师父的话之后,点了点头。紧紧的抱着庞沂南,跟随众人上了飞行法宝。

这法宝轻轻颤动一下,便向着宗门的方向极速而去。

而此时的众人都聚集在楼阁顶部的房间里,庞沂南就躺在床上。

身上破破烂烂的长袍已经换下,只穿了贴身的衣物。脸上也已经清洗过了,只是面色依旧惨白。

洛羽就静静地在床榻旁边坐着,看着庞沂南的脸,一言不发的守在这里。四位长老则坐在一边的桌子旁,唉声叹气的。

此时隔壁的房间里,无源道人就站在那魔族的面前,手里的长剑已经消失不见,换做了一柄拂尘。

无源道人脸色阴沉的看着他,话里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你先前说你有办法弥补本座徒弟本源之力的办法,我这才饶你不杀,希望你不是在骗我。”

那魔族已经被封禁了浑身的魔力,此时感受到无源道人那强悍的威压,战战兢兢的说道:“我没骗你,我真的有办法!”

“好,你说吧。”无源道人一甩手中拂尘,坐在了床榻上,就这么看着那魔族。

那魔族吸了口气,缓缓的说道:“其实我叫墨渊,本来是……”

无源道人突然举起手中拂尘,一拂尘抽到墨渊手臂上。只见墨渊的手臂瞬间变得血肉模糊,不禁惨叫一声。

无源道人面无表情的说道:“快点说,说正事。我现在没心情听你讲故事。”

墨渊心里暗骂一声:这特么不讲理啊!可是此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也没什么办法,。再说了,这一切也都是他自找的。

所以这回墨渊不敢再磨叽,快速的说道:“有两个办法。一个是请高阶的仙人,通过一种秘术,以消耗自身本源之力来弥补阁下徒弟的本源之力。”

无源道人闻言,毫不犹豫的问道:“那第二种呢?”

“第二种就是,找到那传说中可以修补本源之力的九婴灵木。”

无源道人闻言,沉吟了几声,很是无奈。第一种方法根本不可能。

所谓高阶仙人,只有金仙以上,摘得长生道果的才可以称作高阶仙人。

现在的修行界,别说金仙之上的仙人了,就是玄仙都不见。

自家宗门倒是有一尊,可也只是真仙境界而已,还低着玄仙一个境界呢。

更何况即使真有高阶仙人现身,凭什么让人家损耗自身本源来救治你一个小小元婴期弟子?

即使是心地再好的仙人,也不会做这种事的。

所以无源道人问道:“那九婴灵木是什么?真有弥补本源之力的作用?”

墨渊闻言,用力的点点头说道:“我绝对没骗你!事实上,如果用九婴灵木的话,不仅可以完美的弥补本源之力,而且还能让自身更进一步!”

无源道人沉吟了几秒,说道:“我从来没听过这个东西,在哪里能找到?”

“你当然不可能听过了,九婴灵木只有我们那个界面才有!而且也已经不多见了。”

无源道人闻言,沉吟了几秒,面无表情的说道:“所以你是在逗我?”

墨渊: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