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仙之源 > 第九章 落日峰内隐仙踪

我的书架

第九章 落日峰内隐仙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无源道人双手横抱着昏迷的庞沂南,刚刚迈进落日峰内。只感觉眼前一阵恍惚,再回过神来,已经出现在了一座密室之中。

只见这密室里之中布置极为简陋,只有一张石桌摆在左前方处,而石桌后面的墙壁上,则贴着一副铺满了整面墙壁的画。

无源道人的心神不由自主的便被那副画所吸引。

只见那画中之人身材修长,脸部却模糊不清,仿佛有一层云雾阻隔。

在其右手中倒提着一柄长剑,左手并起剑指横在胸前,此时正微微仰头,作望天状。

无源道人只感觉一股绵延无尽的剑意,从画中冲出,弥漫在整个密室之内。

这剑意并没有那种凌厉之意,反而给人一种,虽显温和却不失霸气之感!只感觉体内的金昀剑一阵躁动,直要冲出体内一般!

无源道人赶忙调动法力,压下这股感觉。此时眼神一偏,看向了墙壁的右下角。

只见那里还有一个蒲团,而蒲团之上正盘坐着一个年轻人。

在看那年轻人,身穿着一袭黑色道袍。年轻的脸庞上,透露出一股莫名的气势,居然令无源道人都有些不安。

而这年轻人身上,正有一种莫名的神韵散发而出,仿佛跟密室中弥漫的剑意融为一体般。

就在无源道人打量他的时候,这年轻人突然睁开双眼,一种莫名的气势爆发,冥冥之中仿佛有一声剑鸣响彻虚空一般。

无源道人激灵灵打了个冷颤,急忙低下头,不敢再看这年轻人。

而这年轻人突然轻笑了一声,身上的气势随着笑声收敛起来,四周归于平静。

“我这里已经有数千年之久没有人来了,你倒是第一个。”这年轻人突然开口,声音中带着一丝丝的孤独之感。

无源道人急忙将庞沂南轻轻的放下,而后躬身施礼:“拜见老祖。”

这年轻人轻轻点头,随后目光转到庞沂南身上,开口说道:“这小辈就是你所说的剑道天才?”

无源道人直起身来,急忙说道:“是!”

“嗯。”这年轻人点了点头,冲着地上的庞沂南轻轻招了招手,庞沂南便缓缓的向着他飞了过去。

待到庞沂南飞到身前,这年轻的不像话的老祖抬起一只手按在庞沂南小腹处,随着一股精纯的仙力注入,庞沂南眼皮轻轻颤了颤,马上就要醒转的样子。

不过片刻,随着一声轻哼,庞沂南缓缓清醒过来。

就在刚刚醒转的一瞬间,庞沂南便感觉到一股温和且霸气的剑意将自己包围。

自己本来因为自毁本源,而跌落的剑道境界,竟然也在缓缓的上升之中。

庞沂南不由得一阵疑惑,自己这是在哪?回到宗门了吗?

这年轻的老祖见庞沂南醒来,便收回手臂,笑着说道:“站起来吧。我有些事要问你。”

正自感受着这些的庞沂南,听到这个年轻的声音,急忙睁开双眼,入目的便是一个年轻的脸庞。

剑眉星目,俊朗不凡。此时这帅气的面容上,正挂着温和的笑意,让人如沐春风。

感受到这年轻人身上的气势,庞沂南不敢托大,急忙起身站好,并且对着年轻人深深施礼:“拜见前辈。”

年轻老祖笑了一声,没有说话。无源道人在后面急忙说道:“沂南,这是宗门老祖!”

庞沂南闻言一惊,回头看向自己师父。

这……这是那位仙人老祖?这也太年轻了!跟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啊!

看到庞沂南震惊的样子,这年轻的老祖笑意更盛:“不必惊讶,成仙之后,身躯经受过仙力的滋养,返老还童并不是什么难事。”

庞沂南闻言,收敛脸上的表情,点头应是。感受着一股精纯的力量在自己身上游走,自身所受的伤势都在渐渐地愈合。

就连损坏的根基和耗尽的本源都仿佛在修复一般。

年轻的老祖此时就在打量着庞沂南,随后笑呵呵的说道:“小伙子长的不错嘛,有我年轻时的神韵了。”

庞沂南和身后的无源道人闻听此言,都是一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庞沂南心里更是在疯狂吐槽,吐槽这老祖画风不对!

眼见二人脸上的神情,这位年轻的老祖就知道他俩在想什么,不过他也不在意。

咳了一声,他开口问道:“你叫庞沂南?你知道你自身现在的情形有多严重吗?”

“晚辈知道的,根基尽毁,本源之力消耗殆尽,神魂也有些损伤。”庞沂南恭声回答。

“呵呵。”这年轻的老祖闻言轻笑一声:“你还落下一个,你的元婴已经要消散了,如今有我仙力护着,才勉强维持。”



随后,这名年轻的老祖不等庞沂南回答,便对着后方站立的无源道人开口说道:“哦,对了!你把那个魔族带来见我。”

随后,他对着无源道人一挥手,一阵仙光闪过,无源道人便不见了踪影。

此时密室之中只剩下这位年轻的老祖和庞沂南二人。

庞沂南此时有些手足无措。想着面前这名老祖刚才所说的话。心里有些不安。

老祖见到他这幅模样,笑呵呵的看着他,说道:“我是骗你的。”

???庞沂南一脸问号的看着面前这个看起来比自己还年轻的男子。这满嘴跑火车的主,真的是那位活了上万年的隐世的仙人?

在他的想象中,这种以千年为单位的仙人,不应该是白胡子白发,面容苍老,说话之前,先咳嗽两声,然后再摸摸胡须在说话的吗?

虽然心里吐槽不已,可是感受到对方身上的气势和神韵,庞沂南就知不假。

所以庞沂南松了一口气似的,开口说道:“老祖吓到我了。”

面前这位仙人老祖突然抬手打断了他的话。随后单手冲前方一点指,一阵仙光涌动,里面现出了无源道人和墨渊的身形。

墨渊出现的一瞬间,便感觉一股磅礴的剑意将他包围!这剑意温和却霸道非常,虽说没有任何杀意,但只是将他包裹在其中,就已经令他呼吸不畅。

墨渊顿时身躯一抖,险些站立不住,心里恐惧不已。

随后看到面前的庞沂南背影,还有那个盘坐在蒲团上的年轻身影。

这……这特么是一尊仙人啊!还是一个跟自己本体修为想差不多的仙人!

这这这!墨渊当时就蒙了。无源道人此时开口说道:“老祖,人已经带来了。”

这位仙人老祖点点头,含笑打量着墨渊。虽然眼神温和,但是墨渊也胆战心惊的,身上冷汗直冒。

短短半刻钟的时间,墨渊就跟刚从水里出来一般,身上都快湿透了。

好在,那个仙人已经挪开了目光,不再看他。

仙人老祖看向庞沂南,说道:“讲讲吧。前因后果。”庞沂南闻言点点头,便开始讲述起来,从自己离开酒楼开始。

一炷香后,庞沂南喘了口气,说道:“就是这样,老祖。”

“嗯。”仙人老祖点点头,随之看向墨渊说道:“我记得你们魔界有一种天材地宝,叫做九婴灵木,对吧?”

墨渊闻言紧忙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你身上有没有?”

“我……”墨渊闻言,哭丧着脸说道:“那东西对我们魔族没用,所以我身上也没有啊。”

这位年轻的老祖闻言皱了皱眉头:“那就有些麻烦了啊。”

无源道人一听这话,禁不住开口请求:“老祖,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沂南他的元婴真的……”

年轻的老祖没有回答,不知道在想什么。

庞沂南则是开口安慰师父,道:“师父,看开一点,刚才老祖是在跟我开玩笑。

而且就算以后不能修行了,我这不是还有几十年可活吗?没事的。”

正在沉思的老祖闻听,突然回过神来,笑呵呵的看着庞沂南说道:“我刚才可不是跟你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

你现在根基尽毁,本源之力一点都没有,而且体内经脉也已经损坏的不能再坏了。此时是靠着本老祖给你渡入的仙力,才能这么活蹦乱跳。

这仙力最多也就能维持两个月,到时候你可就真的是油尽灯枯,回天乏术了。”

本来还笑呵呵安慰师父的庞沂南,一听这话。先是有些发愣,随后便笑了一声。

老祖有些奇怪的问道:“你怎的还能笑出来?难道是没听懂我刚才所说的话吗?还是以为我还是在逗你?”

庞沂南笑呵呵的摇了摇头,说道:“老祖刚才说的话,弟子当然听懂了。不过就算只有两个月,也足够了。

如果不是当初师父将我带回宗门,我早已经成为林中野兽口中之食了。

如今这百年时光,也算是在天地之间偷来的一般,我又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这位年轻的老祖听完庞沂南这席话,不由得点了点头,眼神发亮,心里对这个后辈弟子喜爱不已。

只听得庞沂南说完这些话,又突然叹息一声。年轻老祖开口问道:“你叹息什么?”

庞沂南愁眉苦脸的回道:“话说的倒是轻松,可是心底终归是有一些不甘心的。况且我还没回报师父的恩情,宗门的恩情。”

“哈哈哈哈哈哈。”老祖闻言大笑起来。

无源道人则是面色苍白,心疼的看着庞沂南,也不知该说什么。

年轻的老祖笑了一阵,突然说道:“若是我有其他的办法救你,但是需要你答应老祖三件事,你怎么说?”

无源道人在旁边听见这话,禁不住狂喜。

庞沂南则是想了想,说道:“那还要看是什么事了。如果不违背我的本心,那是可以的。。”

“嗯。”老祖笑眯眯的点了点头,随后对无源道人说道:“你先回去吧,这小子就先让他在我这里住下了,我自会想办法的。至于这魔族也留在我这里,我要他还有些用处。”

无源道人有些迟疑的看了看老祖,又转头看向庞沂南。

庞沂南则是对无源道人眨眨眼,说道:“师父您放心,老祖他老人家既然说了有办法,那就一定有办法。”

无源道人这才点了点头,对着老祖躬身行礼,说道:“老祖勿怪,弟子也是关心则乱,并不是不相信老祖。那弟子就先告退了。”

年轻的老祖摆了摆手,并没有在意什么。挥手送无源道人出去之后,老祖冲着墨渊招了招手,说道:“近前来。”

墨渊战战兢兢的走上前来,恭恭敬敬的站住,不敢多说话,生怕那句话惹的眼前仙人不快。

“嗯,魔界来人。说吧,你来此是为了什么事?”

墨渊在这名仙人面前不敢说谎,只能一五一十的把来此界的目的说了出来。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