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仙之源 > 第十章 风水宝地

我的书架

第十章 风水宝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无源道人回到元明殿之后,跟几位长老还有洛羽交代了一声,让几人都回去等待。

随后又带着大长老前往执法殿中,去见那位仙林宗的使者。

进入执法殿中,云长老急忙迎了出来,带着掌门还有南宫大长老进入其中,见到了那位使者,还有执法殿的那位李长老。

几人落座之后,无源道人直接开口问道:“贵宗打算如何做?”

使者闻言回道:“除了我们四家之外,还有四境之中的一些其他大宗也会一起,就当做给弟子的一次历练。”

无源道人闻言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如此定下吧,我们玄剑宗没什么意见。”

使者闻言起身行了一礼,说道:“那我就启程回宗,禀告掌门去了。”

随后这名使者又对着在场的几人行了一礼,而后由其他弟子送出宗去。

此时执法殿中,只剩下无源道人,长老殿的南宫大长老,执法殿的云长老、李长老四人。

一时间,几人都没有开口说话。李长老左右看了看,突然开口说道:“掌门,五十年后的除妖历练,不知打算让哪位弟子前去?”

不等无源道人开口,大长老接口说道:“当然是让沂南前去了。这也算是接任掌门前的考验。”

云、李二位长老闻听此话,不由得眯了眯双眼。

“掌门,沂南他如今根基损坏,本源之力尽毁,修为尽废,派他前去怕是不妥吧?”

无源道人和大长老一听这话,浑身气息一凝。无源道人淡淡的开口,说道:“哦?云长老是在哪里听来的这般闲言?”

“呵呵。”云长老干笑一声,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道:“不如这次让正海前去吧。正海是我的亲传弟子,一身修为也是元婴中期。”

无源道人闻言,脸色一冷,周身剑意涌动,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在问你,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这……”两位执法殿的长老从来没看到过掌门这般模样。

李长老急忙开口解释:“是……是听一些弟子说的。”

“是哪些弟子?叫过来见我!如此诋毁下任掌门,该当何罪!”

云长老听无源道人口口声声的说着下任掌门,不由得眼睛一眯,开口说道:“掌门是否太心急了?庞沂南是否接任掌门之位,还要我们三殿同时确认才好。”

无源道人没等说话,南宫大长老冷声说道:“云长老是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云长老淡淡的说道:“我只是提醒一下掌门而已,莫要坏了宗门规矩。更何况还是为了一个已经废了的弟子!”

大长老冷哼一声,阴声说道:“你如此肯定沂南之事,莫非是你们出的手?”

云长老长老闻言,冷声说道:“南宫道友可不要血口喷人!”

李长老也紧忙辩解:“没错!我们在宗门数千年,为了宗门忠心耿耿,岂能任由你如此污蔑!”

大长老闻言只是冷笑一声,说道:“最好不是你们。如果被我找到证据,证实跟你们有关的话,就别怪我拆了你们这执法殿,剁碎了你们。”

云长老闻言,怒声说道:“南宫长老,此话有些过了。你莫非就认定是我们所为了?”

大长老则是不再搭理他们。

云长老看向掌门无源道人说道:“掌门,南宫旭如此行径,是在挑拨我们两殿之间的关系,已是触犯门规!还望掌门重罚于他!”

说完这话,云长老掌中光芒一闪,出现了一个不知材料的令牌。这令牌只有巴掌大小,其上光华闪烁,浩荡出莫名威压。隐隐约约间,在空中凝成两个大字——执法。

云长老继续说道:“执法令牌,乃是数百万年前的开派祖师——旬阳仙人亲手所铸之物。执法殿创立的意义就在于监管宗门上下,处罚宗门犯错之人。”

无源道人和大长老一见云长老拿出执法令牌,纷纷起身对着令牌施礼。

随后,无源道人眼神一凝,说道:“收起来吧,本座自会秉公处理的。南宫长老。”

大长老急忙上前,躬身行礼:“在。”

无源道人淡淡的开口:“你虽是为了维护本宗核心弟子,新晋剑道宗师。

却因话语不当,导致两殿关系不睦。现今在旬阳祖师所铸令牌前,本座罚你二百年的宗门俸禄,闭门思过二十年,你可有异议?”

大长老闻听此言,心里都快乐开花了。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一脸严肃的说道:“谨遵掌门令。”

“嗯。”无源道人点点头:“一会回去之后,你便在洞府思过吧,二十年内不可出洞府。”

随后,无源道人看向云长老,说道:“云长老,执法令牌收起来吧。”

眼见着无源道人如此包庇南宫旭,云长老和李长老二人恨的牙根都痒痒,但是也不能再说什么。

见到云长老收起令牌后,无源道人继续说道:“如今沂南正在老祖处修行,身体已经恢复。五十年后的除妖历练,就让沂南、洛羽,于正海和陈志四人前去吧。”

云长老和李长老对视一眼,都点头答应下来。

待到无源掌门和大长老走后,云长老开启殿内阵法。李长老疑惑的说道:“老祖居然亲自出手了?”

云长老阴沉着脸回道:“看掌门和南宫旭的神情,此事应该不假。”说完此话,云长老拿出一个传信玉符,说了几句话。随后玉符飞出执法殿,不知去向。

一炷香后,殿外传来声音:“师父,弟子已经到了。”

云长老打开阵法,将于正海放进殿内。

只见这于正海身穿红色长袍,面容端正,正气凛然。给人第一印象便是,正直。憨厚。

不过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什么性格,虽然表面看起来如此。其实内心阴暗,善妒,心机深沉,且手段阴狠。

此时来到殿内,对着云长老和李长老施礼:“拜见师父,李长老。”

云长老笑眯眯的点了点头,李长老则是笑呵呵的说道:“免礼。正海啊,过来坐吧。”

于正海起身走到二人下首端坐下来,疑惑的问道:“师父,不知您给弟子传信,召弟子前来,有何事吩咐?”

云长老手指轻轻敲打桌面,缓声说道:“为师赐给你的雾针是否还在你手中?”

于正海闻言,一拍腰间的储物袋,唤出了一蓬白色的雾气,仔细观看,里面有点点精光闪烁。

“当然还在啊。怎么了师父?”

“嗯。”见到雾针还在,云长老松了口气,说道:“此前所谋划的事情,已经被怀疑了,我怕你会留下什么线索,被人发现。”

于正海阴森森的笑了一下,说道:“师父您放心,弟子做事向来周全。”

“我自是对你放心的。只是此次莫名出现了一名魔族,让人心里不安啊。”云长老先是夸赞了徒弟一句,随后又有些无奈。

李长老在旁劝说:“云兄,咱们这次做事极其隐秘,也没有出手。

全都是另外三个宗门动的手,而且那三个宗门也不知道是咱们透露给他们的消息。就算暴露了,也查不到咱们身上。

而且于师侄的法宝也没有暴露出去,应该无事的。”

云长老闻言点了点头:“李兄所说在理。”

随后便对于正海说道:“正海,五十年后的除妖之事,你会跟陈志、洛羽、庞沂南三人一起前去。到时,可做些文章。”

于正海了然的点点头,说道:“师父放心!弟子知道该怎么做。”

“很好。”云长老笑着道了一句,随后又叮嘱道:“切记不可暴露自己!不然,为师恐怕保不下你,明白了吗?”

“弟子明白了。”于正海脸色肃然的回道。

“好,那你先回去修行吧。也不用为此事太过担心。那庞沂南虽说被送去老祖处,但是本源之力岂是那么好弥补的?说不准都活不到五十年后。”云长老冷笑着说道。

于正海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随后起身行礼,便走了。

执法殿中瞬间寂静下来,两位长老也不再交谈,各自沉思,都不知在想些什么。

…………

此时落日峰内,这位年轻的老祖正在听着墨渊说话,而庞沂南也已经穿上了一身白色长袍。

“我来这里也是为了我王的命令,我王命令我探查一下各个宗门的实力。”墨渊有些颤抖的声音回响在密室之中。

老祖皱了皱眉,打断道:“他的封印已经解开了?”

墨渊闻言,恭敬的回道:“还没有全部解开,但是距离完全解开封印,也不过千年的时间了。”

老祖闻言,叹息了一声:“这下麻烦了啊。”

庞沂南此时也是忧心忡忡,如果那个魔界的王真的解开了封印,到时候一定会大举进攻此界。

这一点,从那个魔界的王,派人来调查此界宗门之事上,就能看出来。

如今高阶仙人仙踪不显,谁能抵得过那个可怕的魔王?那可是当初一群高阶仙人出手,才勉强压制,封印的存在!

老祖此时也是紧皱眉头,密室之中安静下来,只有一股温和且霸道的剑意流转其中,将一仙、一人、一魔包裹其中。

不知过了多久,老祖出声打破了平静:“还有千年时间,或可准备些后手。”

庞沂南沉默了一下,说道:“这后手是指,选择一处风水宝地吗?”

老祖闻言禁不住噗嗤一声,随后赶紧忍住,骂道:“小兔崽子,瞎说什么大实话!”

庞沂南一捂脸!得嘞,这老祖也是个不靠谱的主。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