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仙之源 > 第十一章 陨仙丹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陨仙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庞沂南此时正在感慨着年轻老祖的画风清奇,而老祖已经示意墨渊继续说下去。

“我王言说,此界高阶仙人早已离去,如今只是剩下一些各自传承的宗门。

不过他却担心那些仙人有什么后手留下,所以才派我来此探查。

探查之后,等待我王封印彻底解除之后,便会集结大军,入侵此界,彻底占领这里。”墨渊的声音回响在密室之中。

年轻的老祖闻言挑了挑眉,问道:“那你是怎么过来的?”

“我……”墨渊眼神一转,继续说道:“我是通过一处空间裂缝,分出一道魔气,进入此界,而后附在这个人类修士身上。”

“那这小子为何会说,你是被那个人类修士打开魔盒放出来的?”

“我事先分出了一缕魔气,浸染了他的神魂,而后借他的手,将剩下的魔气保存起来。以防止被一些大修士发现。”

“那你又怎么会出手截杀我宗门的弟子?”

“您有所不知,我附身的这个人类修士,是一家叫做化虚门之中的一名高阶执事。

当时是有人透露消息给这个宗门的人,说是贵宗有两名普通弟子要回归宗门。”墨渊小心翼翼的说道。

庞沂南闻听面色不变,只是开口问了一句:“你们知不知道是谁向你们透露的消息?”

墨渊闻言,看了看年轻老祖。年轻老祖并没有表现什么,只是含笑看着墨渊。

墨渊咽了口唾沫,继续说道:“这个宗门并不知道是谁透露的消息。不过,据化虚门掌门所说,是一个神秘人,但是修为不高。而且他身上有遮盖自身气息的法宝,可以隔断渡劫期修士的探查,所以化虚门的掌门也没看出来是谁。”

“然后呢?”庞沂南问道:“你们就真敢对我们玄剑宗出手?”

墨渊闻言都快哭了:“他们说贵宗的仙人,可能已经坐化了,所以他们打算试探一下。

而且也只是两个普通弟子,死了也就死了,贵宗应该不会追查的。

所以这才派了他们五个前来,结果没想到你居然迈入了剑道宗师啊。我也是迫不得已才暴露身份的,本以为就算你剑道境界提升了,但是自身修为不足,我有把握把你灭口的,谁想到……”

墨渊心里憋屈啊,这番话里的委屈都快藏不住了。

年轻的老祖憋不住笑意,肩膀一耸一耸的,说道:“你也是一个渡劫的魔族了,怎地如此不堪。”

墨渊闻言哭丧着脸,也不知道说啥。

老祖转头又看向庞沂南,说道:“你小子行啊,元婴后期的修为,就能拦住渡劫期的魔族,等渡劫期了,岂不是可以硬拼渡劫巅峰的修士了?”

庞沂南闻言苦笑了一声:“只是这代价太大了。”

老祖哈哈大笑,拍了拍庞沂南的肩膀。随后转头问墨渊:“那处空间裂缝在哪里?”

“在我通过之后,就已经崩塌了。”墨渊有点跟不上面前仙人的思路。

“那你怎么将消息传递回去?”

“我带了一件通信的魔宝,可以无视界面之力。”

“在哪里?”

“先前大战的时候被毁了……”

年轻老祖不在说话,而是盯着墨渊看。

过了片刻,老祖轻声说道:“既然如此,你也没什么用处了。”

墨渊闻听此言大惊失色,身体下意识的往后退,直至贴到了后方的墙壁上。惊恐的说道:“前辈!您……”

年轻老祖只是对着墨渊挥了挥手,一道无形的剑气在瞬间射进墨渊额头。

墨渊恐惧的表情变成定格,随之缓缓的躺倒,气息全无。

而后一股精纯的魔气,从墨渊的尸身上散发出来。不等魔气扩散,便被周围充斥的剑意所压制。

老祖冲着这股魔气招了招手,便将它聚拢在掌心之中。只见这团人头大小的魔气之中,还有一道小小的身影,此时正阴狠的瞪着老祖和庞沂南。

庞沂南看见这魔气中的小人后,有些古怪的说道:“还真是他,只是好像又不是他。”

这话古古怪怪的,但是老祖却听懂了。他说道:“这是因为那个魔族只是污染了他的神魂,但是并没有吞噬他的神魂,只是令他堕入魔道了而已。”

庞沂南闻言了然的点点头。

老祖也是兴致勃勃的打量着这团魔气,和其中的神魂。

过了一会,他手掌一翻,这魔气和神魂便消失不见。随后他对庞沂南说道:“我说过我有其他办法救你,但是成功率并不是很高,而且会很痛苦。”

庞沂南闻言,不假思索的说道:“既然有办法,自然要搏一搏。”

年轻老祖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很好,但是你也要记得。如果成功了之后,可是还要帮我做三件事的。

放心,绝对不会违背你的本心。不过,本老祖所托之事,可不会很简单。你可想好了?”

“只要不违背弟子本心,老祖有所差遣,弟子定当遵从!”庞沂南坚定的说道。

年轻老祖笑呵呵的说道:“好,很好。现如今也不急,你就先这歇息一下吧,我还有些东西要去准备。”

说完这些话,抬手冲着空中一点。只见虚空之中仙力涌动,凭空凝成了一个新的蒲团,落在庞沂南面前。

示意庞沂南休息之后,空中波动一起,那个盘坐在蒲团上的年轻身影,已然消失不见。

看着老祖不见了踪影,庞沂南盘坐在蒲团上。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不该高兴。

谁能想到这次回宗的过程能这么曲折呢。他是感觉到会有人针对自己,但是没想到会造成如今的局面。

庞沂南估摸着就是执法殿的那些长老出手了。也只有他们,才会跟自己过不去。

以往庞沂南都没有计较过,因为大都是小打小闹一般,也懒得跟他们一般见识。

可是这次不同了,经过刚才那名魔族所说,他可以百分百肯定就是执法殿那些人。那个神秘人应当就是某个长老的弟子了。

想到这里,庞沂南嘴角微微一动,一抹笑容浮现而出。

“如果我这次能恢复的话,那就别怪我反击了。”庞沂南闭着眼睛,嘀咕了一句。

正此时,老祖的声音在密室中响起:“你小子想什么呢?笑的这么阴险?”随着声音落下,老祖的身影出现在庞沂南对面的蒲团上,仿佛从没有动过一般。

庞沂南急忙睁开双眼,他也不对面前的年轻老祖隐瞒,回道:“我大概知道是谁走漏消息了,如果弟子幸运的恢复的话,我会亲自回敬他们的。”

老祖闻言笑着点点头:“老祖我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庞沂南闻言,故作惊恐状:“不要啊,老祖!”

“呸!”见到庞沂南这幅模样,老祖啐了一口,嫌弃的说道:“我喜欢的是面容娇美,身材完美,气质超群的仙子,可不是男人。”

“哦~”庞沂南故意拉长了声调:“简单来说就是,肤白貌美大长腿嘛~”

“嘿?”年轻的老祖闻言,脸上笑容灿烂,说道:“本老祖突然想起来,你的本源好像无法弥补了呢。”

“嗯?别啊老祖,我错了!”庞沂南立马认错,什么面子不面子的,那不重要。

年轻的老祖脸上笑容愈发深邃:“行吧,毕竟本老祖也不是什么恶人。”随之话锋一转,说道:“接下来说说正事。你如今这般情况,最好的治疗方法就是服用那魔界特产的九婴灵木炼制出的孕仙丹,然后让一位仙人出手,帮助你化开药力。借用孕仙丹中蕴含的强横的生机,恢复本源之力。

本老祖倒是可以出手,但是九婴灵木却不是那么好取的,因为现如今的修行界,没人知道怎么去往魔界。

还有一种已经失传的秘法,就是用一名渡劫期之上的魔族神魂,炼制一颗殒仙丹。

而且这神魂必须要经过一番改造,才能满足条件,并且不能有半点损伤。还要辅以一些珍贵的灵草,才能炼制出来。”

庞沂南听完这些话,说道:“老祖您收起那魔族的神魂,便是为了炼制陨仙丹?”

“没错,所以说你也算幸运,这有就有现成魔族,而老祖我也正好有那些辅助用的灵草。不然的话,你怕是只能等死了。”年轻的老祖点了点头。

庞沂南闻言,心里也是庆幸不已,低声嘀咕道:“万幸,万幸。”

他自然是怕死的。即使是修士,所求也不过是长生而已。所以,又有谁能坦然的面对死亡呢?

年轻的老祖听到庞沂南的嘀咕声,说道:“你也别忙着高兴。就像我之前说的。这危险是很高的。你知道陨仙丹是做什么用的吗?”

庞沂南迟疑的说道:“从名字上来看,应该是类似于毒药之类的吧?”

“没错。”老祖点了点头:“顾名思义,这陨仙丹是在上古时期,有魔族研制出来专门毒杀仙人的丹药!

但是因为其主材料是魔修神魂,还必须是渡劫期之上的神魂,所以其中也蕴含着生之力。”

“置之死地而后生?”

“没错。所以,你确定了吗?即使有我在旁照看,以你元婴期的修为,估计也只有两成几率能成功。

不过两成几率也算是很高了,毕竟你现在太弱了,即使剑道境界高,修为也跟不上。”

随后老祖又夸奖了庞沂南一句:“不过你的意志力倒是不错。如果意志力不够坚定的话,是不可能迈入剑道宗师的。意志坚定的话,你服用这陨仙丹也会成功率高一点。”

“我知道了。”庞沂南缓缓的吐出口气,继续说道:“我以前常说,无论做任何事情,成功率没有八成以上,那就于死无异。

不过嘛,话虽然是那么说。但是该冒险的时候,就要冒险。毕竟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可以平白得来的。”

“心性不错。”老祖笑眯眯的夸奖了一句。

“既然你准备好了,那咱们就开始吧。”年轻的老祖轻轻的说着。

随后又微笑着继续说:“因为我这里没有丹炉,而且我还需要改造一下神魂,以便提高成功率。所以就需要你去制作一个丹炉了。”

“???”庞沂南闻言,顿时一脸的纠结。这是什么?老祖的迷惑行为大赏?

既然需要丹炉,那就找宗内要一个不就好了,为什么要我去做啊!

而且我也没有炼器的经验啊!这万一炼制不好,两成几率直接减一半啊!

老祖笑眯眯的欣赏着庞沂南的表情,心里愈发开心。已经很多年没见过这么有意思的后辈了。

庞沂南纠结了一会,猛然想起来了什么,看向老祖笑眯眯的年轻面庞,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这是报复!”

“是啊!你看出来啦?”

????您都不否认一下的吗?就这么承认了?

庞沂南此时更纠结了……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