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仙之源 > 第十三章 讲故事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讲故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前有一座山,山上有一座庙,庙里呢,有个老和尚……”

一望无际的草原上,一座破败的茅草屋前,并排坐着一对少年少女。

此时那少女正满眼期待的看着旁边的少年,欢喜异常的听着他给自己讲故事。

“那个老和尚正坐在宝殿前,给一个小和尚讲故事……”

听到这里,白伊逐渐觉得哪里不对,眼里的欢喜也渐渐变成了疑惑。

就听庞沂南继续说道:“老和尚讲的故事名字叫……”

白伊突然在旁边冷冷的接口:“名字叫庞沂南的一百种吃法。”

庞沂南闻言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感觉一股杀意从身旁的那个少女身上涌出。

“等等等!白前辈!”庞沂南急忙开口解释:“讲故事呢,要先铺垫,这样的故事才有趣不是吗?”

白伊闻言,缓缓收敛起身上的杀意,有些迟疑的开口:“那你先前所讲的就是铺垫咯?”

庞沂南擦擦额头的冷汗,点头说道:“当然了!”

白伊闻言,脸色顿时发红,歉然的说道:“对不起,误会你了。”

庞沂南侧头看着白伊红红的脸蛋,突然内心泛起一股愧疚感。

他没想到白伊修行了这么多年,竟然意外的单纯。

其实他哪里知道,白伊当初还没开启灵智时,便被晏缜带到了这里。

晏缜帮她开启灵智,而后教她修行,也算是她半个师父。只是晏缜的性格就决定了,他并不是个什么正经师父,所以二人的相处方式也很奇怪,师父不像师父,弟子不像弟子。

而后她便一直在这里了,虽然已经修行了数万年之久,但是哪里会知晓这些事。

其实过往的几万年,晏缜都会来陪她聊聊天。虽然每次白伊都会被气的恨不得咬晏缜一口,但那也是一种乐趣,而且也是她唯一的娱乐。

只是后来晏缜来陪她的时间越来越少,甚至每次都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她猜想应该是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晏缜并不告诉她。

而这处空间,是那位赫赫有名的旬阳仙人亲手布置的,打开空间的方法就在晏缜手中,以白伊自己的能力根本出不去,除非她的修为超过了旬阳仙人。

所以,如果晏缜不许她出去的话,她也没有办法。

不过就算出不去,以前还有晏缜来陪陪她。可是这最近的几千年中,晏缜一次都没有来过。

而这片空间虽然广阔,但是却没有几个生灵。仅有的几个生灵,就是远处那湖泊旁的麋鹿。

但是它们虽然开启了灵智,却还不会说话。而且它们还好像很害怕白伊,根本不敢靠近过来。

白伊就这么在这片空间独自孤独了几千年之久,直到这次庞沂南出现。

其中缘由,可能真的是晏缜特意如此,让庞沂南来陪陪白伊。

庞沂南此时正在绞尽脑汁的想,想一些前世所听过的故事,或者看过的书,打算给白伊好好的讲一个故事。

突然,庞沂南灵光一闪,对着白伊说道:“白前辈,有了!”话刚出口,庞沂南便感觉不对,猛然闭嘴。

白伊却没有明白是什么意思,好奇的问道:“怎么了嘛?”

“没。”庞沂南淡定的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想起了一个故事,我讲给你听。”

“好!”白伊一脸期待的说道,随后又突然问道:“还是那个老和尚吗?”

庞沂南闻言一脸尴尬:“不是了,那个不用了,我重新给你讲一个!”

“好!”

“话说,那是宋朝的时候。”

“什么是宋朝?”

“……这你不用管,听就行了!”

“好。”

…………

一转眼间,半个月过去。两个人就这么坐在茅草屋前,一个讲一个听。

就在这一日,二人身后悄无声息的出现一个人影。

一身黑色的道袍,面容俊朗,俊逸不凡。正是那位玄剑宗如今的仙人大腿,白伊口中的晏缜。

晏缜出现的时候,二人谁也没有感知到。只听庞沂南正在声情并茂的讲着:“杨过站在绝情崖前,望着那面石壁上的十六个字,不由得悲从中来。

想他杨过,这短短二十多年的时间,竟然都没有几天的快乐日子,可是如今竟然还要承受这生离死别之苦。”

而旁边白伊听到这里的时候,不由得眼圈一红,轻轻的说道:“如果我认识他就好了,我一定能把他夫人的毒解掉,然后传给他们修行的功法,让他们一辈子都快快乐乐的在一起。”

庞沂南闻听此言,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感觉总有一种违和感是怎么回事……

于是,他只能跟着感慨一句:“是啊。”

这时候,晏缜则是有些奇怪,这俩是在干嘛呢?

于是好奇的出声问道:“杨过是谁?绝情崖又在哪里?我怎么没听到过这个地方?”

二人突然听见晏缜的声音,突然都蹦了起来。回头一看,这才松了口气。

随之白伊便飞扑过去,怒气冲冲的问道:“说!你这几千年都干嘛去了!怎得都不来陪我说话解闷?”

庞沂南则是拢起双手,站在原地笑呵呵的吃瓜看戏。

晏缜一见白伊气冲冲的样子,不由得一抚额头,解释道:“我这不是闭关了嘛。我本来打算是闭关几十年,然后再来陪你。结果一下子突破了,所以才延误这么久!”

白伊闻言,疑惑的问道:“真的?”

“真的!”晏缜肯定地说道。

“好吧,那我相信你了。”白伊又笑了起来,两个酒窝醉人心神。

庞沂南则是啧啧的低声嘀咕道:“还真是单纯啊。”

晏缜和白伊同时看了过来,只是一个是单纯好奇的眼神,一个却是威胁的意味十足。

庞沂南急忙闭嘴,呵呵干笑一声。倒是一时之间,忘了这二位都是货真价实仙人了。

此时晏缜不着声色的转移话题:“对了,你二人刚才是干嘛呢?谁是杨过?绝情崖又是哪?”

白伊一提起这个,立马兴高采烈的说道:“庞沂南刚刚再给我讲故事!杨过就是故事里的主人公,绝情崖是他跟他妻子分别的地方。”

晏缜闻言挑了挑眉,看向庞沂南。

庞沂南向前几步,行了一礼,然后起身说道:“我看白前辈实在太无聊,就说了些家乡处的故事与她听。”

“哦。”晏缜点点头,也不再追问,而是说道:“陨仙丹已经炼制好了,进屋再说吧。”说着,便带着白伊走向那破败的茅草屋。

说起这个茅草屋,庞沂南在这半个多月里,还真的进去过几次。

他本来想着,这么一处灵气浓郁之地,这茅草屋应该没有表面那么简单。可能里面会有一些意料之外的惊喜。

结果他进去一看,那里面的情形,好家伙,家徒四壁!就连刘禹锡见了都得连夜删了陋室铭。

还真对得起表里如一这个词,不过里面的空间却是很大!最起码能装下一个现出原形的白前辈。

虽然心里疯狂吐槽,但是他也琢磨。这么一处空间,不可能真的就把一个快要塌了的草屋放在这。而且这里空间还如此巨大,这里面一定有自己不知的隐秘。

如今老祖把地点选择在这里,就更加证明了自己的猜想。

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于是他兴致冲冲的走了进去,就看到晏缜和白伊二人正坐在一张石桌边,喝茶聊天。

二人身后的位置是一张石床,床上还摆放着着一个蒲团。看这样,应该是给庞沂南准备的。

庞沂南也不管这床,桌子,茶都是哪来的,毕竟是两位仙人,从储物空间中拿出点东西不正常吗?

正常!太正常了!

见到庞沂南进来,晏缜停止了跟白伊的交谈,对庞沂南说道:“这处草屋,是当初旬阳真人的结庐之地。那张床,是用北极星海特产的星辰石所打造而成,可以增强你的身躯,提高你成功的几率。”

庞沂南闻言点了点头,问道:“还需要弟子做什么吗?”

晏缜摇了摇头:“不需要了。你只需要把陨仙丹吃下去就可以了。不过在你吃之前,我会收回注入你体内的仙力,不然会阻挠陨仙丹发作,也就激发不出来里面蕴藏的生机之力。

不过我虽然会收回仙力,但是也会亲自出手,这点你放心就是。如果你准备好了,就可以服下陨仙丹了。”

晏缜说完这些话,左手掌中出现了一个玉瓶,并且用仙力送到了庞沂南面前。

庞沂南双手接过这玉瓶,心情突然平静下来。随后便走向那星辰石打造而成的石床。并且在那蒲团上盘坐下来。

此时晏缜已经收起了石桌和茶具,几步走到床边,一只手按在庞沂南小腹处,收回了那股仙力。

白伊此时也走了过来,站在另一边,以防万一。

仙力收回的一瞬间,庞沂南便感觉自身瞬间虚弱下去,头发在飞速变白,脸上的皱纹也在增加。

只是短短一瞬间,整个人便苍老了数十岁,已是风烛残年之态。

体内元婴也已经摇摇欲碎,不过因为先前那仙力的滋养,此时还能坚持一下。

庞沂南感受到自身的变化,深吸了一口气,打开玉瓶,倒出来一粒手指肚大小的黑色丹药。

这丹药刚一出现,一股奇香便散发出来。令人心神摇曳,只想赶紧吃掉它!

而此时庞沂南也确实是如此做的,只见他一点迟疑没有,手一抬,便将陨仙丹送进口中。

这丹药入口即化,化作了一股黑色的雾气,流淌进丹田之中,而后便好似一把刀子一般,在丹田内疯狂搅动!随后便将庞沂南的元婴淹没,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感作用到庞沂南身上。

庞沂南疼的轻哼了一声,随即便忍住。只是双眉越皱越紧,脸上肌肉疯狂颤抖。

旁边的白伊一见,脸色焦急,立马便要出手。可是晏缜将他拦了下来,轻声说道:“再等等,现在还不是时候。”

听到晏缜的话,白伊迟疑了一下,相信了晏缜。

而晏缜在阻拦住白伊之后,抬起一只手按在了庞沂南的头顶处,仙力含而不发,等待着时机。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