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仙之源 > 第二十七章 残片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七章 残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只仙鹤,也就是鹤无云。

见到白伊这番举动,略微的不屑道:“如果我想对他二人动手,你觉得你能挡住我?更何况我也不会对他动手的,你放心就是了。”

白伊闻言,笑了一下。她自然知晓鹤无云说的是实情。

被她护在身后的庞沂南闪身走了出来,冲着鹤无云行礼,而后开口说道:“多谢前辈,带我二人来此。”

鹤无云撇了庞沂南一眼,而后看向蛛巳,呵斥道:“她一个外来之妖不懂规矩,难道你也不懂吗?竟然敢如此出手?”

蛛巳此时也已经化作人身,是一个老者形象。

此时他被鹤无云呵斥的面色涨红,却不敢还口。

开玩笑,鹤无云身处玄仙境内。如果他顶嘴的话,把鹤无云惹急了,灭他一个真仙境还不是手到擒来?

所以蛛巳此时也不敢说什么,只是默默的不说话。

鹤无云继续说道:“你二人因为什么会动手?”

不等蛛巳开口,白伊已经抢先一步,将原因说了出来。

鹤无云听完之后,沉吟了一下,而后说道:“让你感觉熟悉的气息?”

白伊不经意间撇了庞沂南一眼,而后点了点头。

这个动作很微小,却正好被鹤无云看见。

于是他看向了庞沂南,而后说道:“是不是跟他身上的气息有关?”

白伊没有说话,庞沂南则是一愣:“我身上的气息?”

蛛巳此时也顾不上什么了,急忙开口道:“那个虎妖所说的气息,我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本来与她好言相商,但是她却根本不理我,反而是对我出手。”

好一个恶人先告状,白伊闻言,也没有生气,只是淡淡的说道:“如此行径,真是有违你真仙境的修为了。”

蛛巳闻言,怒气上涌,刚要开口呵斥。鹤无云已经开口:“蛛巳,你什么心性我还算了解。”

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蛛巳依然是没有话说了。

而后鹤无云继续说道:“拿出来吧。”

蛛巳还想挣扎:“什么拿出来?”

“那个残片。”白伊在一旁开口说道。

蛛巳闻言,立马瞪向白伊,那模样仿佛要生吃了白伊一般。

旁边的鹤无云舒展了一下优雅的身躯,而后说道:“别逼我跟你动手。”

蛛巳闻言,也知道大势已去,那个残片已非自己所能掌握的了。

于是他单手冲着自己额头一点,而后口中生涩的吐出了几个音阶。

随后就见他身上黑光爆发,而后一股浓浓的蛮荒气息散发出来。

在场的人、妖都被这股气息包裹,鹤无云神色激动的看向蛛巳。而白伊则是看了庞沂南一眼,眼中现出了果然如此的神情。

庞沂南则是呆呆发愣,他太熟悉这气息了!这不就是他体内的镇仙钟的气息吗?

果然,就在这股气息刚刚出现的时候。庞沂南的体内突然出现了一只金色的小钟,而后传出来一声钟鸣。

这钟鸣声空灵、悦耳,却又震慑心神,令在场的人、妖都只感觉神魂仿佛被这钟声摄走了一般。

鹤无云、蛛巳、洛羽一人二妖听闻这钟声后,齐刷刷的转头看向庞沂南!

鹤无云眼中是激动、欣喜,蛛巳眼中则是嫉妒还有一丝不解,而洛羽眼中则是纯纯的迷茫。

她不知道这钟声代表着什么,也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自己师弟的体内。

此时,蛛巳已经停止了动作。只见他身上突然爆发出一点金光。而后这一点金光迅速扩大,直至将他身上涌动的黑光完全覆盖。

一眼望去,蛛巳仿佛披上了一件金色羽衣。而庞沂南体内的钟声连绵不绝的响起,浩荡出不知多少万里。

这整片树林中的生灵,都听到了这浩大,空灵的钟声。

而后,一道巨大的金色光柱从庞沂南的头顶冒出,直冲云霄。金色光柱之中,隐约可见一个圆形钟的轮廓。

就在这金色光柱出现之后,蛛巳体表的金光突然狂涌而出,转瞬间化作了一个金色的迷你小钟,小钟内还能看见一个圆形的残片,只有巴掌大小。

这小钟震荡一声,而后裹挟着巴掌大的圆形残片,唰的一声冲向了庞沂南,而后一闪而逝的进入了庞沂南的体内,融进了镇仙钟的本体之内。

而后庞沂南便感觉到,体内的镇仙钟多出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神韵,仿佛多了灵智一般。

庞沂南这时略微尝试了一下,将法力注入到体内的镇仙钟本体。随着庞沂南法力的注入,镇仙钟震荡出的声音中,突然多了一种欣喜之意,只不过转瞬即逝。

庞沂南一见,先是一喜,而后便疑惑的嘀咕道:“这是……镇仙钟缺失的部分吗?”

现在他突然有些明白,为何这么久以来,自己一直在体内找不到镇仙钟的痕迹,更别提使用它了。

原来这自己体内的镇仙钟还有残缺,现在回归了一个残片,镇仙钟也发生了变化。

只是不知道还有多少残片没有回归,也不知道恢复完全的镇仙钟到底是有多大的威力。

庞沂南心里是非常期待的,毕竟是开天辟地之时,能定一界之宝!

可是庞沂南也知道,想让镇仙钟恢复完全,也不知何年何月了。

就在这时,庞沂南头顶的金色光柱已经消失,而体内的镇仙钟本体也隐去了。

鹤无云率先开口,已经不复之前的那股平淡之意,此时声音急切:“小子,那件宝物在你这里?”

庞沂南倒是想抵赖,可惜刚才发生的一切都被这位大佬看在眼里,所以此时他也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回答:“是的。”

于此同时,他暗自给白伊和洛羽传信,如果情况不对,让白伊带着洛羽逃走,不用管他。

鹤无云歪了歪头,看了一眼白伊和洛羽,而后突然消失不见。

不等几人查看,刚才鹤无云消失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美貌的女修。

看她面容大约二十七八岁,生的明眸皓齿,沉鱼落雁。而眉间有一个红色的仙鹤形状的印记,更增添了一抹风情。

此时身穿一件红色的长裙站在那里,看着庞沂南三人。风姿绰约,亭亭玉立。

相比较白伊的妩媚,洛羽的冷艳,这鹤无云化作的人类形态,更是多了一丝成熟的韵味,更增气质。

这自然就是鹤无云的人类形态,此时她笑着看向庞沂南,说道:“人类,可否去我洞府一叙?”

声音柔媚,仿佛令人浑身瘫软一般。

不等庞沂南回答,洛羽突然冲上来,一脸的冷漠的看着鹤无云。

鹤无云一见,微微一笑,倾国倾城。庞沂南急忙一拉洛羽,怕她惹恼了面前的这个玄仙境的大妖。

庞沂南躬身行礼,开口道:“不知道前辈想跟晚辈说什么?”

鹤无云笑着回道:“自然是有关你体内那个物件。”

而后鹤无云微微一顿,继续说道:“当然,还有那边那个虎妖,和这个人类女修,也可一同前去。”

听闻这话,庞沂南略微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下来。

此时已经由不得他了,他们三个人捆成一团,说不定都不够面前这个玄仙境大妖一只手打的,即使有白伊在也无济于事。

所以他很明智的答应了下来。

见到庞沂南点头答应,鹤无云满意的笑了笑,而后转身看向被众人、妖无视了半晌的蛛巳。

鹤无云收敛起笑容,冷冷的说道:“蛛巳,此事我不与你计较了,你好自为之吧。另外,管管你的那些子孙,它们最近太过‘活跃’了。”

蛛巳闻言,也不敢说什么狠话,只能默默的点了点头。

而后,鹤无云迈步走向庞沂南三人。香风涌动,莲步轻移。

来到三人身边后,鹤无云一摆手,一团白云凭空出现,瞬间将两人两妖包裹起来。而后清风浮动,转瞬间便消失不见。

此时这里只剩下了蛛巳自己。蛛巳见鹤无云消失不见,终于忍不住心里的磅礴怒气,大发雷霆。

发泄过一番之后,蛛巳心里暗自嘀咕:“那个人类身上的到底是什么?”

他不知晓镇仙钟之事,但是他却知道那个残片的作用有多大!

他也是凭借着那个残片的功劳,才能修成真仙境的。

如此一想,他心中嫉妒之意不由得更盛:“那个人类小修士身上的,很有可能是那个残片的本体,如果自己能夺来的话……”

随后他又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有鹤无云在,此事基本是不可能的。

而且看鹤无云的神情,她是知晓那是何物的。况且她对那个人类修士的态度,也很暧昧啊。”

所以,虽然他很不甘心,却也只能放弃了。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

…………

另一边,鹤无云四人已经来到了她的洞府之中。

鹤无云的洞府就在那处温泉之下。四人分宾主落座,而后鹤无云开口:“人类,你叫什么名字?”

庞沂南恭敬的回道:“回禀前辈,晚辈名叫庞沂南。”随后他一指白伊和洛羽:“这位是白伊前辈。这位是我的师姐,洛羽。”

白伊和洛羽分别对着鹤无云点了下头,不过白伊是笑嘻嘻的,而洛羽则是一脸冷漠。

鹤无云也不在意,只是点了下头,而后说道:“庞沂南,你应当知道你身上的那物是什么吧?”

庞沂南闻言沉默了一下,而后说道:“晚辈是知道一点的。”

“哦?”鹤无云突然好奇起来:“是谁告诉你的?”

庞沂南恭敬的回道:“是晚辈宗门的老祖,也是白伊前辈的师父。”

“嗯。”鹤无云点了点头:“知晓这个宝物的来历,难道是上古之时留存下来的古修吗?”

庞沂南闻言看了一下鹤无云,没有回答。鹤无云也没有继续这个问题问下去。

而是话锋一转,鹤无云突然问道:“你打算将此宝如何?”

庞沂南被稳定的一愣,拿镇仙钟如何?这自己还真没想过。

见庞沂南半晌没有回答,鹤无云继续说道:“你既然知道它的名字,自然也知道它本来的用处是什么。”

庞沂南点了点头:“晚辈知晓。”

鹤无云继续说道:“不过镇仙钟此时应当是在你体内吧?”

庞沂南继续点头。鹤无云一见,脸色略微有些犹豫,半晌没有开口,好似是在犹豫什么。

…………
sitemap